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当 年 知 青

马  金


 

据有关统计资料中的数字表明,自1962年至1976年上山下乡运动结束时止,全国上山下乡知青达1776.48万人。我是其中的一名。
    自从家里有了电脑,我就开始在网海中冲浪,因特网是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让人相见恨晚。由于自己曾当过知青,搜索得较多的便是知青网站,别看当年的知青文化低,由他们办起的网站还真不少,真不赖!在这些站点中载有许多文章,写的都是知青们的亲身经历,有些故事文笔简朴,内容却流露着真情实意;有些文章笔法细腻,情景描述得淋漓尽致。总之,这些文章所提及的知青往事应有尽有,可歌可泣。我带着寻梦的目的浏览网上的文章,那
蹉跎岁月的生活片段又历历在目。时过境迁,无论是读文章抑或是回忆往事,我已不觉得苦涩与辛酸,一切仿佛离我很远;我始终保持着一种静默的、缅怀往事的心态看这些网页。
    在网际遨游中,我结交了很多朋友,
其中多是当年的知青,虽然我们下乡的地点天南地北,但毕竟走的是同一条路,易于沟通。赵玲(网名夏雨),是我最先认识的一位网友,她是天津人,七十年代曾到围场县牌楼下乡插队锻炼,回城后通过努力学习和工作,已在承德文物局担任重要职务。因工作关系赵玲与历史文物结下了不解之缘,专门研究古代庙宇建筑,她多次前往斯里兰卡、泰国、缅甸等国家访问和考察,写过不少专业文章,介绍各地的历史文物。近期她又与外籍专家共同撰写《承德寺庙》书籍,负责历史背景部分,所以经常在各历史文物景点辛勤工作,拍摄了许多珍贵的照片。说她是我们知青族中的一位才女并不过分。前年末,她与一帮承德知青一起建立起“热河泉边”,网站办得很活跃、充实。
    我认识的第二位网友是邢金白,他创办了“老知青网”,为当年的知青有一处温暖的“家”而默默地工作,得知我也是知青,金白热情有加地接待我,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当时我正在摸索着制作个人主页,
得到了他的不少帮助
    还要提到的是王玉朋(网名荷萍),我在他办的“荷萍网”上见到了《知青之歌》,便“偷”了回来,放到自己的主页里,我留言感谢他,想不到却让他顺藤摸瓜追到了我的巢穴(个人主页),他给我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留言,就这样,凭着一首《知青之歌》我们交上了朋友,如今已是亲密无间的挚友。玉朋兄下乡回城后做过许多工种,当过钳工,也当过教师,认识他的人都亲切地称他“王老师”,他办的网站有声有色,他的建站宗旨是启发和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另一位网友是清平,我是在她主持的“老三届诗联会”上认识她的,我很喜欢上那里,诗联会办得很热闹,层次也较高,他们的主张是品位一定要高,要求网友们发表诗词和对联尽可能符合格律,因为诗词和对联是中国一大文化瑰宝,必须发扬光大,不能同化于自由体的新诗歌。两年来清平已集结了四十辑《网友诗词对联汇总》,成绩是显而易见的。
    “承德知青网”创始人之一的秋风,是承德知青中出色的朋友,几年前,眼见京、津沙尘暴日益严重,他和另外二十位承德知青一起回到当年插队的丰宁县,群策群力,经历了难以言表的一番艰辛工作,在坝上建立了一座“重绿”碑(现已列为县级保护文物[1]),并亲手种上一批树木,发出保护环境,绿化祖国的呼吁。这是一次壮举,有着深远的环保教育意义,重绿碑唤醒人类善待自然、保护家园的良知。像这样由当年知青牵头办的好事还真不少呢!
    老狼、老流和西里村等知
青办的“老三届”网站,武汉的“老知青之家”,上海的“上海知青”,还有“华夏知青等等都是内容丰富、人气旺盛的知青站点,经常让我流连忘返。
   
几年的网际生涯,结识的网友很多,有承德的春雷、冬雪、柳絮,有上海的野兔,有哈尔滨的画家微风,有盘锦的天娇,还有制作网页的高手悠闲等等,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想起这些知青族中E时代的弄潮儿,我真是感慨万千:那些昔日抓锄头、镰刀的手,此刻都在敲打着键盘,知识的更新换代并没有难倒这些“大老粗”,曾经战天斗地的人们,亦能紧跟形势,没让历史的车轮甩掉,更有许多顶尖儿顽强地站在潮头,笑迎春风!可不是吗?当年的知青现在许多已是国家干部和各条战线的精英了,当了作家、画家的也不少,这里无法一一列出。这千千万万名走过上山下乡之路的知青,现在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由于他们经历过艰辛的生活磨练,生活环境的改善更加激励起他们的工作热情,使他们继续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贡献自己的力量。我衷心地祝愿知青们一路平安、幸福!

2002年1月22日

[1]:丰宁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在2000年9月29日发:丰政批〔2000〕16号文件中,将“重绿”碑列入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划定了保护范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