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海南三景点

马  金

 

跨过琼州海峡,就是祖国的第二大岛——海南岛。今年秋天,我邀了挚友,再度踏上了琼岛那片热土。三十多年前,作为知青的我,十六岁就来到这岛上开荒垦殖,苦熬八个春秋。时过境迁,这回我是以旅游者身份重返炎州,可以轻松如意地欣赏宝岛旖旎的风光。

我们的汽车开上海南岛东线的高速公路,前面一马平川,路的两旁椰林遍野。进入万宁县地界,迎面而来的是一座远看不起眼的小山,这就是东山岭。小小的山峦,却素有“海南第一山”和“海外桃源”等美誉。我们来到山脚,才仰望到山上树冠掩映中有奇石无数,大大小小、千姿百态。从“云路初阶”始,一条淡青色花岗岩铺垫的石阶山径直通山巅。石板阶梯并不宽,只可两人并肩而行。

我们沿着青石板阶梯拾级而上,约至山腰,在我开始微微喘气之时,抬首便见一座寺庙。这是潮音寺,是为纪念南宋抗金名将李纲而修建的。熟悉历史的人当然知道:李纲就是岳飞的老师,因奸臣诬陷而被流放到琼州。传说,有一天李纲来到东山,遇到一高僧,两人言谈十分投契,高僧知道李纲的抱负,便对他说:“你不要气馁,此后每天早晨到此山沿山径走走,运气就会改观。”李纲依言而行,数日后,果真被朝廷诏回京去,重新起用。正巧此山名为东山,有这段故事,人们就把它与《晋书•谢安传》中“东山再起”的典故套上,加以宣传,更是增加了这座名山的声望。李纲走过的山径名为“青云路”,取“青云直上”之意。东山岭上怪石嶙峋,洞穴幽深,整个景区还包含有七峡巢云、瑶台望海等东山八景,其它大小石景更是不计其数,原本就是名山胜地,再加上这“青云直上”和“东山再起”蕴涵着人所期望的好兆头、好运气,于是,这座名山一年到头游人络绎不绝,山上的庙宇也是香火不断!

虽然山并不高,因是踏着云路而上,上到山顶就使人有着登上了云端之感觉,心胸豁然开朗,眼界骤然开阔。我们站在高耸的山石上,放眼四周,见到许多擎天巨石上都有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题词。为了看清这些涂上了朱红的先辈留下的字迹,我们沿着千回百转的山路游览,欣赏那目不暇接、比比皆是的篆、隶、楷、行、草字体,有“海南第一山”、“洞天福地”、“东山耸翠”等,字体大的每个字直径近两米,小的只有几厘米。东山岭上这大量的摩崖石刻,堪称历代书法宝库,令人叹为观止。光为一睹这琳琅满目的石刻,我已不负此行。

次日,我们继续驱车前行,寻找世外仙境。在位于三亚市以西40余公里处的南山西南偶,矗立着连成一片的巧夺天工的神奇怪石,这就是大小洞天景区。群石之中,只见有一块巨岩就象一只倒扣的大贝壳,卧于海岸上,巨石上雕凿有“小洞天”三个大字,无疑就是小洞天的洞府了。巨石旁有一低矮洞口,我们躬身进洞后,只见里面的洞穴稍为宽敞,可容数十人直身站立。人们穿越过一段曲折的穴道,就会看到一道亮光,这是洞穴的另一出口。我们迎着光线走出石洞,眼前是浩瀚的大海和耸立的海岩石群,真是别有洞天。

海浪拍击岩石时而发出的隆隆声,时而发出哗哗声,加上海滩上奇形怪状的巨石,给人们增添了不少神秘感。我们有时专门不沿供游人步行的小道行走,觉得走在那些建有护栏和石级的小路上没意思。我们互相搀扶,你牵我拉的攀崖爬石而行。这样一来,真的可用兴致勃勃来形容我们的行动呢。每当我们艰难地绕过一块挡路的巨石,看到绿树掩映、山海相依的美丽景观突然呈现眼前,我们就会高兴得拍手大叫:哈哈,好一处蓬莱仙景!有时,挤进窄小的石罅也能“曲径通幽”,一处静谧的所在会令人不想再走,此时,我们干脆坐到岩石上,静静地欣赏眼下这绚丽的山海风光,看近处那位渔翁在垂钓,看远处那几位游人在拾贝……在这远离尘嚣的幽静中,我体会到了闲云仙鹤的至高境界,领略到了“别有洞天”的真正意蕴。

查阅道教经典,讲到世上有十大洞天和三十六小洞天,这些洞天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三亚这大小洞天是否在此数之内,就不得而知了。至于三亚南山的大洞天确切位置在哪里,至今仍是一个迷。听说有不少执着之人,仍在努力寻找这史有记载的地方,他们披荆斩棘,爬崖潜水地搜索,遗憾的是至今仍一无所获。

顺便提一下:大小洞天所处的南山也叫“鳌山”,因其山势斜斜地延伸入海,山水连接处的岩石象一探海的鳌头,才得此名。历朝历代,应考前的学子们便纷踏而至,在此鳌头前烧香许愿,希望自己能在考试中独占鳌头。

第三天,我们游览的是天涯海角,这是著名的景点,说起来许多人都熟悉,亲临过其景的人也不少。旧版的2元人民币背面的图案就是天涯石。

三亚市位于海南岛的最南端,古称振州或崖州,是历史悠久的地级州郡。走出三亚市,往海边行约二十多公里,就到达马岭山下的海边,这里就是闻名遐尔的“天涯海角”。站到海岸边,眼前是一片茫茫然望不尽头的水域,海风呼啸,巨浪翻涌,有一种到了绝望境地的感觉在我心中涌出,无限悲凉……哈哈,我是试着以古代那些被流放的“逆臣”的心情来感受眼前的景物。

天涯海角,本意就是天之边缘、海之尽头。古代水、陆交通不便,要到达这“飞鸟尚需半年程”的琼岛,是十分不易的,及至靠步行穿越整个海岛,来到这人烟稀少,荒芜凄凉的崖州,更是要历尽艰辛了。被封建王朝流放的“逆臣”来到此处,眼前再无去路,那感觉是可想而知的,当然只有望洋兴叹了。宋朝名臣胡诠哀叹道:“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若烟正断魂”。唐朝宰相李德裕被谪为崖州司户参军时,用“一去一万里,千至千不返,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的诗句说出了作为谪臣到此的心境。

现在的景况不同往日了,天涯海角景区风景如画,游人如织。一辆电瓶车把我们轻轻松松地送到了景点的中心地带,此处游客更多,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我们想在天涯石旁单独留影也无法做到,背景总是有穿梭来往的、或摆着姿势留影的游客。

秋风阵阵,阳光明媚,这是最好的旅游季节,我们的游兴蛮高。我偕同挚友兜兜转转,看那座几人高的、刻着“天涯”二字的岩石和位于其后的另一块矗立海边的、刻着“海角”二字的岩石。我们牵手爬上一块巨石上面,只见水绿沙白,海天一色;沙滩上人群欢声笑语,天空中海鸥自由飞翔……一点也没有那种处身于天地之尽头的压抑感!

据说,从古到今,官场中落败的人,倘若还有行动的自由,许多人都会带着虔诚的心意到东山岭的青云路走走,期盼自己能东山再起;处于宦途曲折之中,官位似乎难保的人,就会迫切地到大小洞天转转,希望前程别有洞天;至于天涯海角嘛,那是为官的断断不想踏足的地方。

 

写于200412月12

点击小图可放大照片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