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挑水喝的日子

马  金

 

我出生在广东沿海的一座小城镇里。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们那小镇大多数家庭仍然靠挑井水作为日常用水。城里的街道边都挖有水井,用花岗岩铺砌了漂亮的井台;还有一些水井建造在私人庭院里,这样的就是私家井了,水井虽然属于私人拥有,但邻里之间因为有着几代人和睦相处的渊源,所以一般来说左邻右舍仍可以进到庭院里去挑水。

在我家附近就有这样一口私家井,产权属一家姓林的大户人家。附近十几户居民都进林家的院子里从那口小井里挑水喝。我家离这口水井的距离约莫300米,家里的生活用水全靠妈妈从这口井里挑回来,然后贮在厨房里的一口大水缸中。我们用水时,就拿一只木勺从缸里舀起来。缸里的水用完了,必须等妈妈放工回家,挑回水来才有得用。我上小学以后,在母亲没空时就帮她做这挑水的活,瘦削的小肩膀上负着一根竹扁担,两只灌满水的小铁桶挂在扁担的两端,小小的身躯便承受着几十公斤的重量摇摇摆摆地一步一步往家走。马口铁桶里的水在颤抖中洒满一路,我挑着水回到家时,倒进大水缸的水只剩大半铁桶了。要装满一水缸的水,得挑上十几趟才行,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在干旱的季节,井里的水少而浑浊,好多人在井边排队等待汲水,想挑两桶水要等老半天,挑回的水还得澄清后才能饮用。

帮母亲干家务之后,小小年纪的我知道了做家务活的繁重艰辛,其中挑水一项更是深有体会。上课时,从老师的口里得知:大城市的家庭都装有自来水,人们需要用水时,只要拧开水龙头,水就会从那“龙嘴”里流出来。虽然象是神话般的传说,但我相信真有其事,因为我从电影的镜头里也看到过这种水会“自来”的现象。我多希望自己家里也装上这种有一只“龙头”的自来水啊。可是,我只有眼巴巴的盼望而已,什么时候幻想才会成真呀。幻想归幻想,我依然要继续帮母亲挑水。当那两只小铁桶的边缘让我磕磕碰碰撞得凸凸凹凹时,我的力气也渐渐练了出来。

直到我小学将毕业的时候,我们那小城镇才普及了自来水设施,家家户户从此用上了从锌铁管里哗哗流来的洁净的江河水。神话终于变成了现实!我多高兴啊。那支竹扁担当即被我扔上了阁楼里作为“古董”存放起来。悠悠岁月,一口井、一担水、一支竹扁担,刻下了生活的痕迹。在井边,我是汲水的过客;在妈妈身边,我是懂事的孩子;在岁月的长河里,我有如那支柔韧光亮的竹扁担,只为完成短暂的使命。

生活条件在逐年好转,城市的建设日新月异。自来水的供应几乎不会停顿,因此,挑水喝的日子便渐渐离我远去,似乎再也不会想起了。

直至几年前,当自己嫌那间单位分给的88平方米的宿舍太窄小,想买套新房屋时,这久违的挑水喝的情景又跳跃到我的眼前,勾起了我那遥远的记忆!梦样的回想似苦犹甘,因而使我渴望再现从前的情景:以年近半百的老身躯挑上两只大木桶,步履蹣跚地挑水回家……

那是在一次大型的商品房展销会上,几十家房地产发展商在国际贸易中心宽敞的大厅摆开了各自的阵地,以五花八门的宣传口号和制作得十分漂亮的楼房模型的展示来拉拢买主。我们一家大小,也挤在人潮中四处观看,希望找一个合适的小区买套新房。五颜六色的标语、横幅和宣传海报挂满展厅,宣扬着各种各样的小区建设主题:文化艺术型(在小区里设置一些雕塑和诗文镌刻)、休闲娱乐型(有健身房和娱乐会所)、园林式设计(楼房旁多种几棵花草树木)、海景别墅、半山山庄等等,看到那些文字,我就能估计到八、九分内容了。突然,有一条标语吸引住了我的目光:“让你回到挑水喝的日子……”。我们走到该展台前向接待人员咨询其内涵,才知道那是一个建设在山边的生活小区,每家每户当然通电、通水、通煤气,但是除此之外,依山而建的小区还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清澈的山泉!居民可汲取溪水回家煮汤沏茶,过上返朴归真的日子。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让你回到挑水喝的日子”就把我的脚步留住了,我真佩服房地产开发商挖空心思设想出来这句口号!因而认为其它展台已不须看。乘上实地看房的车子,我来到这个已有大半楼房竣工了的小区。这个生活小区有十来幢楼房,楼房被两座相连的小山环抱着,一口泉眼就在两山之间的山坳中。山坡上的树木虽是次生林,但却郁郁葱葱,环境相当好。看过样板房后,我就认准了这里的一套房子。当我接过售楼小姐手中的合同书,知道那楼房售价不菲。我咬咬牙,依然交下了购房的定金。我心里清楚,自己是冲着那股清澈的泉水选择在这儿居住的,真想不到,这挑水喝的日子竟然有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接下来是交房款换取房门钥匙和请工程队装修。不久,我们一家就住进了这自认为还理想的住处。推窗见青山,入夜闻蛙声。溪流飞瀑,林荫竹影。我过上了一种居于城市中的田园生活。陶翁那理想的桃花源离现实太远,与世隔绝是难以办到的,而他在另外的一首诗中写道:“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诗里的意境我是十分欣赏的,其“心远地自偏”的心态自我调节的观点我也很赞同。闹中取静,利用自然,这是开发商明智的做法,陶翁的理想所在在这个生活小区里得到了某种程度的体现,所以我认为这确是闹市里的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宁静而致远,淡泊以明志,我喜爱如此的生活环境。每当假日的清晨,我早早就起床了,走出楼房,迎着朝雾,沿着曲折的山径爬上山顶做做手脚的运动,然后来到溪边挑上两桶泉水回家。不管是煮饭还是泡茶,我均能品出那种清甜纯净的山泉特有的味儿……生活,就这样容易地让我得到了满足,心境恬静安然,日子也就悠悠自得了。

我所居住的城市地理位置在珠江出海口,每年的冬季,江水流量减少,海水便涌进江口,此时,靠江水作为来源的自来水便有了微微的咸味,人们谓之“咸潮”。在咸潮来临的日子,整座城市的居民都在饮用这稍微变味的自来水,而我可以悠然地挑着水桶,汲上清泉挑回家中……于是,更让我感到“回到挑水喝的日子”明显的优越性,证实了自己当初购房此处的毅然决定没有错。

生活真是作弄人,在摆脱了那种贫困落后的挑水喝的日子后,过了近半个世纪,又绕了回来,我重新肩负扁担,挑起水桶。然而,此时的感受不同以前了,对于挑水,我是乐此不疲,成为每日必做的事情,既可享受那山泉的清洌甘甜,又能锻炼身体,它再也不是艰难沉重的家务活。

写于20051月1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