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一次患病的经历

马  金

 

我的身体还算好,平时很少到医院看病,住医院的次数更少,回忆起来,只在年轻时因贫血住过一次医院。然而,人的身体状况是说不定的,一周前,我患了感冒,咳嗽了几天,咳嗽过后觉得心窝有点痛,便跨进了久没光顾的医院大门。我向医生诉说心窝有点痛。门诊医生建议我马上住院,说也许是心脏有问题,要进行24小时心电图监测,以防意外发生。我手里拿着那张住院通知单,经过一番思考,认为自己的情况并非医生说的那么严重,身体的状况自己是有感觉的。于是,我没按门诊医生的吩咐立即进医院留医。

次日,我的心窝的疼痛没有减轻,便到了另一家医院(全市公认最好的一家)再次看病。听我说是心窝痛(我说明了早几天因感冒引起过咳嗽),医生的诊断与昨天那家医院的医生说的很一致:怀疑我的心脏有问题。两位医生都这样说,我有点相信他们的诊断了,很是担忧。虽然成语有“三人成虎”的说法,我大概没必要再看第三位医生了,这是市里最权威的医院啊。

心脏有事可是不能大意,我接受了医生的建议,马上住进了这家医院。接下来是例行的全身检查。首先是做普通的心电图检测,没有发现异常心电波。主治医生说:你躺着不动做出来的心电图不一定准确,还需做一次动态的心电图检查。接着我又做了平板运动心电图(人站在一个跑步机上一边跑步一边检测),脚下的皮带越转越快,我也越跑越快。每当变速,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医生就会问我:“身体有不舒服的感觉吗?”我答:“没事,我经常爬山锻炼的,那运动量比这大多了。”我在那台机器上跑了约15分钟,结果出来了:心脏还是没问题。

主治医生见到这次的心电图检测报告后说:医院里还有一种尖端的检测技术:核医学的发射单光子计算机断层扫描仪,利用这套核元素设备可以检查出人体中比花生米还小的早期肿瘤。既然我的病源这么隐蔽,只好安排我做这种叫做ECT的放射性核元素检查了。我知道这核医学是尖端的科技,但它又是双刃剑啊,它既能检查出人体的癌症,可它本身的幅射又是致癌源。我有些为难了,心里很不愿意作这种检查。可是医生说:“不必害怕,做ECT之前喝杯牛奶、吃两只鸡蛋吧!”想到自己既然住院了,就要配合医生的检查和治疗。我的血管里被注射进了一针筒放射性核制剂,然后按医生的吩咐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两只鸡蛋(牛奶和鸡蛋能否防止核射线对人体的伤害鬼才知道)。我躺上那架被我称之为“死亡机器”上面,大有英勇就义的气概。医生躲到隔壁的房子里遥控着那个紧紧地罩着我的核能设备一口气为我拍了十几张不同方位的心脏照片。随着那台机器的不停转动,我的心脏被那些无形的射线切割成了每块一厘米厚的若干个横断面,在核医学装置的控制屏上显示出十几幅清晰的心脏解剖图像。我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但我无法动弹了,身体被那台巨大的钢铁机器紧紧地罩住,有如牲口被抬上了案板,只能任人宰割。

除此之外,在住院期间,我还被安排拍X光胸部照片一次,彩色B超一次,抽了3次血作化验。在住院的五天里,我每天要进行4-5小时的静脉点滴注射(手臂因长时间注射而产生肿胀)。折腾完了,医生宣布我的身体正常,心脏没事,我胸部的疼痛是咳嗽引起的(住院第二天我的症状已减轻,第三天就不疼了)。此次住院的总费用是三仟多元。

我平安出院了,然而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只想快点离开那鬼地方,那感觉犹如在纳粹的集中营里受了一系列人体生化试验后逃跑出来似的。走出医院的大门,我便头也不回地急忙逃回家中。

此后,我是再也不敢生病了(当然,这有违自然规律,几乎不可能)。

写于20054月17日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