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创作是自然流露的情感世界

马  金

 

 

我从小就喜欢文学,很敬重懂写作的人,因为他们很有学问、很有才华。进入青年时期,我开始觊觎文学的殿堂,跃跃欲试的我写过几首抒发情感的诗歌,投到报刊去,结果那稿件是捎去又捎回。从此,文学领域在我的眼中高不可攀。有自知之明的我不做文学梦了,但看书的兴趣丝毫不减。步入不惑之年以后,文学那神秘的面纱在我眼前悄然褪去。在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中,我只挑选真情流露、朴实自然的文章来阅读,再也不看那些故弄玄虚或无病呻吟的东西。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一只爬得像蜗牛一样慢的猫(modem)带着我闯进了互联网,我接触到了网络文学。这新兴的文学模式让我很感兴趣,我认为这是一条通往光明和自由的文学道路,一个人能无拘无束地抒发自己的情感不是最好的吗?虽然我也带着挑剔的眼光看网络里的文章,但我却认为别人的褒贬并不重要。网络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上面的文章自然良莠不齐。可我相信,每个作者都会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收获——不管他的文章质量如何。

我几乎是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写作的。读了文学网站里那些坦荡不拘、直抒己见的文章,我的心情十分畅快,于是不由自主地也写了起来。自己的心中也有许多感慨和情感故事,我写了《心灵中的珍品》、《阿诗玛之缘》等散文和随笔,发表在自己常浏览的文学网站上(保存下来的部分文章现已收进《马金文集》:http://www.zhmajin.net/majin/mj.htm)。我本不是爬格子的人,根本没把这种随意而写的行为当成创作。然而,我的这些情感的结晶在网上的反映还不错。不久,河北承德的一本出版物《热河泉边》把我的散文《雨中秋游》等篇章收录了。当我收到从承德邮寄来的文集,心中很欣喜。

20019月份,我创办了一个以文学为主题的网站,站名为“马金文苑”(http://www.zhmajin.net/),目的是让自己所结识的文友们发表随心所欲地写的诗词或文章。

建立网站之后,我就是版主了,网友们尊称我为站长。作为一个文学网站的版主,我不得不继续写文章。可幸的是,我写文章不觉得辛苦,我把创作视为一个自然流露的情感世界。我从不强迫自己被动地写文章,那样会使自己觉得肠枯思竭,要写,必是心有所想才写。灵感来时,我就坐到电脑前,一串串的文字在我的手指弹动下欢快地跳跃到屏幕上。

我进行了一段时间零打碎敲的“创作”行为之后,继而把十几年前写的短篇小说《寒光仙子》改为中篇小说,紧接着,又动手写起了大部头,这就是以自己年轻时期的一段经历为题材而创作的长篇小说《旧梦,遗留在霸王岭下》。就像报刊里的小说连载般,我是每写完一章就粘贴一章,放在自己的网站上。我没给自己限任务,心绪宁静时才写;有时,十天半月也写不完一章。草拟提纲时我把全书分为六十章,文章贴到三十章以上时,许多读者留言追问故事的结局,我这才加快了写作速度。五十万字的书稿我断断续续写了两年有余。该书杀青之后,已由珠海出版社出版发行。

勤阅读,善思考,厚积薄发,这是我的写作心得。我将继续走我的写作之路,让自己在这个自然流露的情感世界里快乐而充实地生活。目前,我在创作另一部长篇,写企业家创业的故事,同时探讨人应该如何对待婚外情感的问题,大概在春节过后就能脱稿。

于2006年12月15日

 

注:早些天,我接到《珠海特区报》“海天连载”文艺栏目主编王海玲老师打来的电话,说要在她主编的栏目里把我作为本土文人来向读者介绍。明知自己并非文人,但我的心里仍十分高兴,我知道王老师是在鼓励和栽培我,心里甚是感激。按王老师的要求,我要写一篇约1200字的文章谈谈自己的创作经历。于是,我写了上面这几段文字。

2007年1月3日,“海天连载”文艺栏目真的把我当作本土文人来推介,还配有一幅画家包泽伟先生为我绘画的漫画像(见上图),我的这篇“创作经历”也在同一版面发表。在此感谢王海玲老师和包泽伟先生。

2007年1月20日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