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缅 怀 夏 雨

马  金

 

 

 

2001年,我刚接触互联网,兴趣所致,做了一个小小的网站,以站长的身份,开始在网际间走动。夏雨就是我此时结识的,是否第一位网友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是最先认识的几位网友之一。那时的夏雨,正与承德一帮知青朋友热火朝天地建设一个网站,名为“热河泉边”,也就是承德知青网。网站由一位名叫“悠闲”的朋友作技术维护。围聚在“热河泉边”的朋友都是一起下过乡的人,原本就有一段不解之缘,在这虚拟的空间安营扎寨之后,大家更是紧紧地凝聚在一起,于是各自起了一个网名:春雷、夏雨、秋风、冬雪地排序下来。

交上朋友,我才知道夏雨的真名叫赵玲,当时的职务是承德市文物局副局长,兼避暑山庄保护协会副秘书长,避暑山庄研究会理事,中国文物学会理事。夏雨原本是天津人,只因下乡在承德,离开农村之后便在承德工作了。在这虚拟的知青村里,朋友们选举她为村官,给她一个“村长”的昵称,甘愿做她的“村民”。

承德知青网诞生一周年之时(2002118日),由夏雨牵头筹办一个网上庆祝活动,在碧海银沙网站租了一个语音聊天室,供庆祝晚会使用。夏雨邀请我参加,并要我拿出一个节目。因为自己国语说得不好,我说列席参加得了。她却和气地说:我请人当你的鸟语(粤语)翻译,你一定得发言。于是,我写了一首贺诗,这首藏头诗是即兴之作,写得没有深度,只为凑足那“热河泉边周年庆典”八个字。在晚会上,我用带着浓重南方口音的蹩脚普通话朗读了一遍。夏雨和在场的朋友们没有笑我,还给了我掌声鼓励。为了配合周年庆典,夏雨还安排编辑、印刷了一本三百多页的《热河泉边》文集,收录了围聚在热河泉边的朋友们的作品,其中有我的散文《雨中秋游》。

2003年,夏雨带着承德避暑山庄的部分文物到香港和澳门展览,回程时路过珠海,在珠海宾馆下榻。她想与我会面,可一时找不到我的联系电话,便在我的网站里给我留言。遗憾的是,我见到留言时已是第二天了。她已护送着文物匆匆赶回承德。

大约一年之后,夏雨去上海。上海的网友叶儿给我电话,说正和夏雨在一起,大家说起我来,就拨通了我的电话。夏雨接过电话和我聊了起来,问了我的近况。我说很想念她,真希望此刻就和她们在一起喝茶谈天。夏雨说我的普通话好了许多。我笑着说:我想到承德看望你,便刻意练习讲国语啊。

虽然盼望与夏雨见面,但由于工作忙,一直分不开身。时光一晃就是好几年。2007年的金秋十月,我到秦皇岛出差,便借此机会绕道承德,希望见见夏雨和承德的其他朋友。我给夏雨和春雷各发了一条短信,夏雨回复说:“欢迎你到承德来!到时再联系。”春雷回复说:“安排在阿啦酒家接风”。由于公路塞车,我和几位同事到达承德已经是晚上八时了。承德朋友在酒店里等我足足两个小时。见面后春雷给我一一介绍:秋风、柳絮、风云和蜗牛,承德“八大金刚”中的“五大金刚”来了。我为迟到让朋友们久等而深表歉意。承德朋友们却以大杯、大杯的美酒表示他们的大方、好客和豪爽。春雷说与夏雨联系过,夏雨今天可能赶不回来,她还在北京呢。柳絮立即拨通了夏雨的电话,然后让我接听。夏雨在电话中为自己没能到场表示歉意,并让柳絮代她向我敬酒。

在承德观光两天之后,我便乘上火车折往北京。我刚到酒店,夏雨便赶了过来。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在酒店大堂里互相之间远远地就认了出来,毕竟是七、八个年头的好朋友了。她握住我的手说:“我在附近转了一圈,想找个雅座招待你,结果没合意的,不如就在你们落脚的酒店给你洗尘吧。”我忙说:“好的,我只想与你坐下好好聊聊,在哪里就餐是无所谓的。”

我已经听春雷介绍过,说夏雨身兼数职,工作十分繁忙。想不到她还为找合适的雅座招待我而四处奔忙。刚坐下,我就给上海的叶儿去电话:“我正和一位朋友在一起,你猜猜是谁?”说完,把电话递给夏雨。叶儿当然能听出夏雨的话音。她俩便嘻嘻哈哈地笑谈起来。

席间,我们互换了名片。见到夏雨的名片,我才知道她如今的职务比从前又多了好几个:河北省博物馆副理事长,圆明园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世界文化遗产理事会常务理事,清宫史学会副会长等职务。我们一边小酌一边谈话,这时我才知道,她现在已经调到国家清史编委会,进行清史编纂工作,但仍然兼任承德文物局副局长的职务,所以不时还要回承德去。她在北京已经购置了住房,承德也有一个家,所以经常两边跑,生活繁忙可想而知。

谈起工作,她介绍说:每个朝代都要重新整理上一朝代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做这件必须做的工作,直至2003年,国家才正式成立了“清史编委会”,预算拨款七亿元人民币进行这项庞大的工程,在十年内完成。现在财政部每年按计划拨下7000万元给清史编委会做经费。席间,夏雨很少动筷,只是久不久喝一口啤酒,她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清代史,几代皇帝的正史逸事,她都如数家珍。稍停一下她又说:大家都知道北京是京城,但没多少人会想到其实承德是清朝的第二个京城。自从建好避暑山庄之后,皇帝每年有好几个月是呆在承德的,此时全国的官员都奔避暑山庄来上朝。因此,要整理清代史,避暑山庄这一环是不可或缺的。

我和几位同事听得津津有味。我这井底之蛙叹道:“整理一套史书要七个亿,我的天哪。”我的同事们也不由得齐齐举杯,向夏雨敬道:“赵研究员:任重而道远,辛苦您了!”

我们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但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临走时,夏雨送给我一册她主持编撰的《遗产保护与避暑山庄》,还关心地问我们明天想去哪儿玩。我多次到过北京,长城、故宫等景点都去过,不想重游旧景。我想起了恭王府,说想到那里看看。夏雨大笑起来:“哈哈,你说的啊,可不是我介绍给你的。明天我带你去逛恭王府。”说完,她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了明天我们参观恭王府的行程。挂了电话,她才向我们解释说:“我闺女就在恭王府工作,这么巧,你们提出要到那里去。”

次日,由于有临时的急事,夏雨没能陪我们逛恭王府。她女儿代表她接待了我们。恭王府的参观门票是每人60元。我们作为广东文化部门考察人员,夏雨的女儿晓媛为我们一行四人办理了免费参观证。于是,在人头涌动的游客中,我们作为贵宾,始终被安排在最好的参观位置;在和珅那私家戏院里,我能坐到当年和珅专用的宝座上,品着八宝茶看杂技表演……

……

唉!这一幕幕情景如今依然历历在目,犹如发生在昨天……夏雨啊,我的真挚好友,你怎么突然间竟不辞而别呢!你的离去,让我们多么伤心!我悲痛欲绝!

一路走好!我的挚友!愿你在天国安息,抹去经年累月的疲劳!你是天使,你留给我们的美好形象永不磨灭。

 

2008329

 

:夏雨于2008326日在北京遭遇车祸不幸离世。

 

附:关于知青事业活动家夏雨同志的追悼会相关事宜的公告:

 

夏雨同志的告别仪式已经于15日上午10时结束,赴北京参加赵玲-夏雨追悼会的有:

老知青楷模:候隽

上海知青网:罗凤朝(叶儿)

澳洲中国联谊会会长:许昭辉

北京知青:金 熊、赵云鹏等

石家庄市知青   卿等

承德老知青及好友有:

仇承轩、李忠良、董有才、房春雨、董云峰

以及各地老知青40余人

 

送挽幛的有         

承德重绿碑友

承德知青网

承德知青“归忆青春”编委会

上海知青网

《浦江情》论坛全体村民

中国文联付主席   叶辛

澳洲中国知青联谊会会长许昭辉及全体同仁

香港中国知青联谊会会长承明

上海知青信息服务公司周哲英、李建萍及全体同仁

上海知青健康读书会会长陶玲芬及全体同仁

 

送花篮、花圈的有:

老知青楷模:候隽

上海知青网:叶儿、紫岩等

上海崇明知青文化村 范敬贵

中国文联付主席   叶辛

澳洲中国知青联谊会会长  许昭辉及全体同仁

香港中国知青联谊会会长  承明

上海知青信息服务公司  周哲英、李建萍及全体同仁

上海知青健康读书会会长  陶玲芬及全体同仁

原河北省文联副主席: 郭秋良

承德知青网:柳絮、春雷

北京知青: 宇鹏夫妇、阿灵、呼伦河、疏桐、缺月、小路 、质子、阳阳、孙晶晶、阳光、素面、金雄等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亚太研究学院罗清奇、白杰明、桑晔

美国知青田力、西里村、胡杰等

加拿大知青:莲溪、吴杰等

中华知青网: 延石生
天涯小屋: 陈卿

广东知青:马金、郑大明、徐宁、李毅文等

云南知青: 天心

天津知青:老贫农、马头琴等

辽宁知青:板筋、 清平、红嫂等

浙江知青:江河水等

湖南知青:老呆等

山东知青:积雪浮云端、大仙鹤等

湖北知青:号子、杰夫等

及老例暨林子夫妇等

 

悼念夏雨的知青网站有:

承德知青网、  承德知青论坛、 上海知青网、  浦江情、 老三届论坛、 中华知青网、  老知青论坛、  中国西部知青 马金文苑、 赤峰知青网、 柴春泽联盟网站、 天涯小屋网、  快乐情缘网、 中华记忆网等近20个网站建立悼念网页,论坛上有300余人发表祭文悼念赵玲同志夏雨。

由上海《浦江情》知青建立的网上祭典灵堂截至到414日已经有2600余人次悼念夏雨。

如果还有没统计上的,请原谅!

至此,承德知青网再次向大家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承德知青网

2008-04-14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