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心灵中的珍品

马  金

 

我拥有一件无价的珍品,那就是我心灵中的一幅寓意深远的画稿。这珍贵的画稿并无实物,它只是一幅国画的腹稿,一棵松与一株梅,貌似平凡,但在我的心目中,它确实价值连城。因此,我把它收藏在世界上最安全的保险箱──我的心灵深处。  
  十多年前,我有幸认识了一位天真无邪的姑娘,她叫于冰。冰思想纯真、心地善良,缺点是身体一直欠佳。因为这点微瑕,她与我相恋数年,仍下不了决心和我登记结婚,她的理由是不愿给我增添负累。我心急如焚,百般劝慰、千次表态:你的身体会好的,而且我确不介意但毫无成效,我们仍在进行马拉松式的恋爱  
  一天,我对冰说:我想作一幅画送给你。  
  真的!?冰雀跃般跳着,拍着小手欣喜地叫道。  
  这天晚上,我们在风景优雅的海滨漫步至深夜。我向她作了详尽的描述:此画名为《松梅图》,画的是一棵松与一株梅,它们并排生长在幽谷之中,两棵树的枝桠交错伸展,互相庇护,松绿梅红,相予点缀,在朝阳辉映下,姿态刚劲嫣妍;背景近处是嶙峋的悬崖峭壁,远处是白雪皑皑的冰峰。空白处有一首配图诗 ,诗后有我的落款:  
                   
     
松 梅 赞  
                   
  如玉洁,似冰清,气质高雅分外妍。  
  谁言红颜多薄命,倚松相护越百年。  
             
  枝连理,根盘缠,雨雪风霜志更坚。  
  互戏相娱无它望,隐居幽谷乐无边。  

    马金 于丙寅年春
                   
  冰听后很高兴,说:好啊,你就画吧!但诗词的末两句应改为:互相支持迎丽日,它日干枯只作眠。”  
  我兴奋地答道:行,行!说着,我转身凝视着她,嗫嚅道:我们……我们……结婚吧!”  
  冰紧紧地挽着我的手,柔情无限地点了点头。  
  我达到了目的,几天后即与冰结为连理。数年时间办不成的事让一幅虚无的腹稿所搞定,我怎能不对这画稿珍爱有加。  
  婚后我们相敬如宾,转眼已过十余年。冰的身体比婚前好多了,她说是得益于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对我无限感激。  
  美满的婚姻令我沾沾自喜、十分开心。但我却有一宗未了的心事:我答应给爱妻作的画一直没动笔。爱妻亦多次催促,遗憾的是我累次让她失望。  
  最后一次我说:亲爱的,这幅画稿早已藏于我的心灵深处,我们最好不要取出来,那里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保险箱。”  
  爱妻说:狡辩,你懒惰。”  
  我满脸委屈,真诚地对她说:要知道,一幅珍贵的画卷,只有收藏于你我的心间,它才能完美无缺,它才会永不褪色。”  
  爱妻听了我这番隐含哲理的话语,凝思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许是出于对我的一贯信赖,她赞同道:那好吧!让我隔着保险箱感受一下这画稿的存在好吗?说着,她甜蜜地一笑,将那像绽开的梅花般的脸颊贴近我的胸膛。  
                   
  写于2001815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