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阿 诗 玛 之 缘

马  金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中,我读了曾任电影局局长的陈荒煤先生写的《阿诗玛,你在哪里?》一文,便很想看到这部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名叫《阿诗玛》的电影。也许是因为陈荒煤的呼吁,翌年,这部被禁锢了十几年,拍好后从没公映过的《阿诗玛》就公开上映了。看了影片后,我激动了好一阵子,在七十年代能看到象《阿诗玛》这样的片子已属高级视觉、听觉享受。

“千万朵山茶,你是最美丽的一朵,

千万个撒尼姑娘,你是最好的一个!”

阿诗玛的影像从此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灵中。无论是彝族民间传说中的阿诗玛的遭遇,抑或是阿诗玛的扮演者杨丽坤同志的命运,都使我潸然泪下。稍为宽怀的就是——在云南的石林中,永远屹立着一尊翘首以待的阿诗玛石像。

打那时起,我就有了去石林见见“阿诗玛”的念头谁想到,这愿望却是在二十几年后才实现。

去年的金秋季节,我去昆明办事,办完事之后顺道观光。

石林国家风景名胜区位于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县境内,距云南省会昆明市九十多公里。从昆明坐车往石林要两个来小时。

我请了一位美丽的彝族姑娘作导游。我对她说:“我是来找阿诗玛的。”

“我就是阿诗玛,”她说。

我瞪大眼睛疑惑地望着她。她微笑着补充道:“我们年轻的彝族姑娘都是阿诗玛。”

我释然一笑:“哦,原来如此。”

走进石林,彝族姑娘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风景区内矗立着的大大小小的玄武岩和凝灰岩,那造型优美、千姿百态的岩石几乎都有名字,什么“凤凰梳翅”、“少女骑驼”、“唐僧师徒”等等,许多岩石还给编上了美丽动人的故事。撇开那些让人产生遐想的故事不说,光是这些地表岩溶景观的造型之奇特就堪称一绝。穿梭其间的我只能用“鬼斧神工”这成语来形容眼前这座石林。

“咋不见阿诗玛?”走了半天,还没见到阿诗玛石像,我便急切地问。

彝族姑娘幽默地答:“阿诗玛就在你身旁。”

我凝视穿戴着美丽民族服饰的她,温柔、伶俐,热情、爽朗,我心目中的阿诗玛不就是这样子吗!

她婉尔一笑,说:“别望着我,阿诗玛在小石林里等你呢,”

阿诗玛果真屈居小石林[1]。我们来到一个小湖畔,眼前波光潋滟,豁然开朗。她指着水域对面的一尊岩石说:“那就是阿诗玛!”

我开动自己的形象思维,左看右看,还是没法将不远处那座岩石与阿诗玛合二为一。

见我满脸失望的样子,彝族姑娘带着我找到一个特定的角度:“你从这里望过去。”

我按照她的指点,站到湖边一块突出地面的岩石上,举目望去,只见刚才已见过的那尊岩石发生了神奇的变化:那高高屹立的石峰,宛如一位美丽的撒尼姑娘,她身背竹篓伫立在石林中,像在唱着撒尼民歌,又像是在呼唤着她的阿黑哥。

阿诗玛石像的倒影在碧波中荡漾,我的心情也在荡漾。我呆呆地望着石林中的阿诗玛,思绪翩绵……

不知过了多久,身旁的阿诗玛小声地问我:“您看够了吗?前边还有许多美景呢!”

望着纯朴直率的彝族姑娘,我略带歉意地轻声说:“再呆一会吧!其它景点我不看了。”

她没埋怨我,反而欣喜地说:“我带过不少游客,没见过如此为阿诗玛着迷的人。”

我对她的理解报以微笑:“我们合照留念吧,让阿诗玛永远在我身边。”

于是,我们在阿诗玛石像前面留了影。

“从明儿起,你到我家打三年工[2],”她含情脉脉地盯着我,诙谐地说。“倘若你能熬过三年苦役,我就永远陪伴你!”

听了她这句话,我真后悔二十年前没来找阿诗玛。

不可避免的离别使我惆怅。走出石林,我回首无奈地挥挥手:“别离了!阿诗玛!有缘我们还会再见。”

 写于2002年7月31日

注:网友渔樵耕读看了本文后,找来了有关阿诗玛的扮演者杨丽坤的资料:

附:杨丽坤的艺术生涯与悲剧性遭遇


[1]石林风景区内分大石林和小石林,大石林石峰石柱林立,几乎没有平坦的地面,风景以雄伟见长;小石林多是平地拔起的孤峰,地势较平,景色以秀丽取胜。

[2]彝族的风俗习惯:小伙子向姑娘求爱,必须先到女家帮忙干三年活。女方家长认为他勤劳能干,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