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马金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痴 痴 的 等 待

马  金

 

 

我踟蹰于海岸边,心里明白你不会来,可我不死心,仍不愿离开。海风吹着椰树长长的叶子,发出阵阵哀歌般的声响。树影下的我瑟缩地望着远方,我多么希望你能突然到来。

南方的初冬虽然不冷,但我却觉得那扑面的劲风带着阵阵寒气向我袭来,犹如无数尖利的小锥子,密密地刺着我的脸。我抽出插在裤兜里的手,摸摸麻木的脸颊,然后懊恼地低垂着头。

往日的傍晚,当你从树影里出现,就有一股暖流从我的心窝中发出,倾刻散发至全身。但今晚已不同,你再也不会飘然而至,我的心一片冰凉。你在电话中对我说:你只能做我的妹妹,只要我接受,你一如既往地喜欢我。你可知道,这短短的一句话,就象一座巨大的冰山,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

当结束了长达半年的聊天室的谈心后,我们就在这棵椰树下会面。从那天起,我的心里深深地刻下了你的影子,我将你当作我生命中的另一部分。如果树木有灵性,这棵椰树就会见证:你说过喜欢我,也说过爱我。可是,这些话却象被一阵海风刮走了,吹散得无影无踪。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发觉你游戏于几位“哥哥”之间。你要我大度些,说爱不能占有,应给予你生活的空间。我压抑着心中的愤懑,以阿Q精神自我安慰:“他们只是你的哥哥,而我是你的恋人。”

可是,当我心中的爱火越烧越旺时,你却对我说:你要做我的妹妹!我只当你发现了我的缺点,我问过你,答应什么都可改正,只要你给我指出来。你说我不需为你改变什么,你说交朋友只为开心。你感谢我给过你快乐的时光,你说那些日子感觉很好,但你不想为一棵树而牺牲一片森林。这歪理多荒谬!你是将神圣的爱情当儿戏。

至今我也不明白:是你哪点让我着迷。也许,我只想有始有终,别让一切成为梦幻。

我知道你今晚不会来,我仍在痴痴地等待。如果你能到来,我会告诉你,我俩有缘相识,我一直认真对待。我将鼓足勇气对你说: 我需要的不是妹妹,我要和你结婚!我原谅你的过去,我原谅你所做的一切!

朋友说过你是坏女孩,只为这句话,就造成了我和挚友的决裂。我好笨,好笨好笨!难道一定得旁观者才能清。

海岸静悄悄,只有海风继续在刮。我的全身好冷,我的心好痛;海风如同千万把锋利的刀片,在无情地割着我的脸,在狠狠地剐着我的心。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是否会到来?来告诉我:你在与我开一个新的玩笑!

----据友人述说  马金撰文

附:

    一位仁兄看了本文后,说了一句:“等待沉淀!”

    我转告友人。他听后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问:“你为啥哭了?”

    他说:“难道就没人拉我一把?”

    我想了想,说:“看来,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作品来源    读者留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