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清风诗亭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之清风诗亭!请留下您的诗作。


 

上 海 人

陆 澄
 

                                


我是上海人。
怎么,
模样不像,口音不准?
上海人没这么爽,
上海人不是这嗓门?
不!
我,就是上海人,
地地道道,“我伲上海人”。

我的先祖来自东海之滨那个渔村.
列祖列宗用海的秉性为子孙造型:
海浪强健我体魄,
海风壮阔我情怀,
海潮荡涤我灵魂。

因此,
我是这样的上海人——
品尝四海佳肴,
口味越来越辣,越来越重;
结交八方朋友,
夜光杯倒二锅头放怀豪饮;
我喜欢泡咖啡吧、逛图书城,
更喜欢蹦极、攀岩,
玩它个心跳脸红。
我的相册里,
珍藏着高原风光、大漠剪影;
我的词汇中,
少了“阿拉、侬”,多了“咱哥们、姐们”;
我唱,唱得波起浪涌,
我笑,笑得风走云动;
哈……
这才真叫那个过瘾哪,
这才是响当当的上海人。

石库门七十二家房客是上海人,
亭子间做出大学问的也是上海人;
小弄堂里走来的是上海人,
闯荡世界、徒步撒哈拉的也是上海人。
是的,
上海人——
粮票曾经小到半两,
花钱掰着一厘一分,
穿中山装戴上护袖,
做白衬衫配上假领。
怪不得说上海人做事做得巧,
怪不得说上海人算账算得精。
还不是因为,
我们是黄道婆的后代,
我们是徐光启的子孙;
我们的大脑承袭了前辈的智慧智能,
我们的基因遗传了祖先的勤俭勤奋。
所以——
上海人精,精中见诚;
上海人精,精在有心;
上海人精,精得适度;
上海人精,精而出神!

不是吗?
北国水灾,南疆地震,
上海人捐衣赠物成车成吨;
追讨国宝,几页字帖,
上海人不惜解囊千金万金;
上海人舍得寸金地、动迁小家庭,
为了给母亲城“美容”;
上海人献出门前土、盖起移民村,
为了让三峡人安身。
上海的土地上,
并放着美丽,更展露着阔大的胸襟,
上海的土地上,
生长着高楼,更挺立着崇高的精神!

上海人就是这样的人,
用智慧装点精彩,
用热情造化青春,
用胆识铸就成功,
用意志托起幸运。
啊,
大厦摩天,
把我们的壮志举上苍穹;
明珠塔高耸,
把我们的理想写上白云;
上海因我们而自豪,
中国因我们而生动,
世界因我们而振奋;
上海人,大写的人!
上海人,可爱的人!


(作者曾为安徽插队知青,现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工作,全国金话筒得主)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