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清风诗亭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

杜甫“茅屋”今何在

蒋玉军

         

今日的杜甫草堂,坐落在成都西南郊的浣花溪畔,一带红墙环绕之中。从大门到后园假山,一连四重殿宇,其间古道中伸,回廊左右,楼阁对列,亭台高下。在层层庭院和建筑周围,林木苍郁,流水潺潺。幽深淡雅,构成了草堂特有的风格。人们看了,也许会发出疑问:“这难道就是当年‘床头屋漏无干处’的茅屋吗?”

回忆一千二百多年前(759年)冬季杜甫为避安史之乱南下,由陕入川,岁末到达成都,先是住在西郊外浣溪寺里。没多久,又在城西七里浣溪畔找到一块荒地,在一棵相传有二百年的高大楠树下建造了一座茅屋入住。这座草堂的建成,几乎事事都需要朋友和亲戚的

帮助。建筑费用是表弟王十五送来的。桃树苗、桤树苗、绵竹、松树秧,没有一样是朋友送来的。经过两三个月的辛劳,草堂在第二年暮春时节落成了。从此这座朴素简陋的茅屋便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人们提到杜甫时,总忘不了这座茅屋——成都草堂。

从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年)草堂建成算起,到永泰元年(765年)五月杜甫离开成都为止,除去他中间暂居绵州、梓州等地的几年外,他在草堂的居住还不满四年。在这其间,他写了二百余首诗。这些诗歌,有的表现忧国爱民之情,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有的表对蜀中辽山风物、对身边一草一木一禽一兽的热爱,充满生活情趣。

杜甫去世、草堂荒败、旧址荡然后的百余年,有一个叫韦庄约(836——910年)的诗到草堂的旧址,率先建立了一间供奉杜甫遗像的茅草屋。他在记事中写道:“结茅为一室,盖于思其人而成其处。”简括地说,就是为了纪念杜甫才有此举的。

从那以后的一千多年间,人们多次进行整体维修和扩建,把一间茅屋逐步扩展为祠宇。并且正式地定名为“工部祠”(杜甫五十三岁那年,被推荐做过“检校工部员外郎”),立塑像,配则殿,刻诗碑,植林木。

今天的草堂,就是由原“工部祠”和相郊的古梵安寺合并而成。两处有侧门相通,那是一条长长的夹道,两旁红墙对峙,墙头爬满刺玫,香气四溢。夹道门额上题“花径”两字。出此夹道就到了柴门之前。这无疑是再现了杜甫当年在诗中所描写过的“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情境。

草堂大门两侧的对联——“万里桥西宅,百花潭北庄”,就是杜甫咏草堂的名句。进门后,贯穿草堂中轴线的大廨、诗史堂、柴门和工部祠,一色灰瓦直脊,木柱敞厅,一无雕画栋,二无碧瓦朱窗,殿宇不太大,简朴素雅,配上四周的林木蓊郁,溪水潺潺,全是当年草堂的田园风味。

两条溪流横穿大廨和柴门之前。伫立在石桥上,可以听鹂观荷。池水是从墙外浣花溪引入,与当年杜甫引流为池,植荷种药的心意完全相符。

在柴门的西侧溪上,一间水阁翼然而立,称为“水槛”。所谓“水槛”是指草堂中临近河流小房前的木制杆,诗人常在此凭栏眺望。他还有一首题为《水槛遣兴》的诗,向来被认杜诗中描绘自然的佳篇。

工部祠前有一座楼船形的建筑,叫“恰受航轩”。是根据当年杜甫的诗“野航恰受二三人”(《南郊》)命名的。

有趣的是诗史堂前后有四株高大的罗汉松,使人想起杜甫曾经在诗中提到的那四株心爱的小松树来。正是为了这四株小松树,杜甫写下了“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的名句。

和“恰受航轩”相对称的是杜甫陈列馆。一个个巨大的闪光的玻璃柜中保存着九十自宋以来的杜甫诗版本和抄本,还有十五种外文版本。这是后人对杜甫最深情的纪念。

人们敬仰杜甫,纪念杜甫,是与他的草堂诗作分不开的,人们永远记着他的呼喊:“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返回清风]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