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我心宁静文集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我心宁静文集!更希望您给文苑投稿!


 

生命的馨香

我心宁静

    久违的春雨,安顿了几天以来空气中令人窒息的沙尘味,让人们的呼吸顿感通畅起来。细碎而张弛无度的沙沙雨声,把往日不变的喧嚣遮没了许多,街道两旁树木上那些张狂的萌发,被雨水梳洗的煞是新鲜澄亮.江南柳,嫩绿可人疼......眼前虽不是江南风光隽丽堂皇,不见烟花三月的扬州模样。有了烟雨迷朦的烘托,细雨侵润着万物伸展,整个城市沉浸在一片生机勃勃的盎然中。
    凝望着雨帘的不断的垂落,聆听着雨声回旋。一种致命的习惯迫使我想记录起这尽收眼底的旖旎。偶然看到过一篇名字叫,“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的文章题目,对于我这是个极费脑筋的内容,作者叫什么“F.A.哈耶克”随手点击一二间,兴味索然。管他社会主义什么样的谬误干什么,却无意记住了第一急奔入眼的西塞罗的一句名言,“习惯乃人的第二本性。” 习惯累积看到的所有触及感官的一切,这就是我的第二本性?有些牵强,也有些夸张,可这恰恰是我几年来的屡禁不止的恶习。
    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水做的骨肉清惋柔美,水做的灵魂凝韧穿石,水做的心胸容纳百川。上善若水,水利万物。水,如此圣洁的流淌,是女人用一生谱写的歌。琴箫相对,筝短笛长。此起彼伏的顿挫有时候会刺及心灵,会产生一种蚀骨的感觉,可谁能够否认她的美。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为这若水的生命而欣然欢畅。
    有位名人大家,自谓名曰恨水。尽管他名字的来源是多么悠长,取自一个亡国君主“林花谢了春江,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叹惋之词。先不管他名气大的足以骇我极度,也不究其著作如何百芳。就只抓恨水两字来说,实实是不该如此叫的,怎就偏偏斩 头去尾的截了个恨水来用。抛开水女人的婀娜不论,就眼前这水烟氤氲的风情,怎就狠的下心来恨了?
    面对霏霏喜雨,放松感官,敞开心扉,采撷着感动生命的漫溢。这融进了苍穹精髓的泼洒,时而轻柔,时而疾进的涤荡着世俗的浮尘。柏油的马路,闪着黑而晶亮的光,疾行的车辆溅起的细小的水花如蓦然绽放粘在车轮上的莲。现在的街道,不遇疾风骤雨,水是不能积存的。为了便利行走,交通顺畅。在多少代人,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把城市建造的更像个城市了。错落有秩的街道,整齐林立的楼群。这就是城市,这就是乡村人们蜂拥而至的地方。可那种久远的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感觉,该向何处寻觅。
    现在的孩童们,在下雨的时候,喜欢直着稚气的嗓子喊着:“滴答 滴答下小雨啦/种子说:下吧 下吧 我要发芽/麦苗说:下吧 下吧 我要长大/梨树说:下吧 下吧 我要开花/小朋友说:下吧 下吧 我要种瓜。”想象的翅膀,永远属于未经镌刻的心灵,朴真的让人不禁怜惜。
    呱呱叫的小青蛙们也要种瓜?雨是下了,瓜往那种呢?公园里的草地上不可以,我们要爱护公物,爱惜草木,不可以破坏。家里的阳台也不可以,水泥瓷砖上的种子绝对不会发芽。而且,你们知道吗?那里可是我们仅有的呼吸新鲜空气的场所。虽然,已经被合金的玻璃窗阻隔,太阳的光已经大大的打了折扣,可毕竟我们还能借此接受一些普照。面对如今的日新月异,不惊且喜,等你们长大以后,若有所感触,闲来如我般悲天悯人的慨叹一番也就罢了,奈何?于是,收起小楼春雨的浪漫暇思,坦然接受生活,享受生命。毕竟社会的进步,带给我们的也有太多太多。
    雨停了,更深重的湿润四散弥漫开来。空气清冽中带了霉雨的气息,涩涩的。如同世间无数经历了风雨的生命,也涩涩的。合拢素手,掬了一些送到鼻端,很熟悉。这是生命的味道,一种只属于经历过风雨的生命里特有的馨香。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