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顽石文集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顽石文集!更希望您给文苑投稿!


 

在康复协会的发言稿

顽  石


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是十组组员曾小坚,是名老知青,而且我这名老知青是文革前就主动报名下去的。在江西一个农业小县峡江烤了22年,历经磨难,砥砺前行。86年调进宝钢,算是苦尽甘来。可想不到只干了十来年,2000年又被待养回家了。一同回去的人都觉得很郁闷,我只往好处想:过去吃了那么多苦,现保留工资让你回家享清福,有啥不开心?不用上班就可天天上网了,有行情就做做股票,没行情就在网上冲浪,自由自在。这种坦然随缘的心态,让我获益匪浅。我有很重的知青情结,喜爱在知青网站转悠,起先马金文苑为我建了个顽石文集。后来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论坛、知青上海杂志论坛等网站也为我建了文集,与知青网友相处甚欢。2016知青微笑评选时又学会了微信。作为病人,起初我并不关心评选活动,后有人劝道:你曾发在论坛的那组癌症术后游泳照不错,拿去参赛肯定能行。说实话,能不能拿名次我无所谓,但在参赛过程中,只要有人从中得到鼓舞树立信心,我参赛目的就达到了。于是在赛程过半的情况下报名并取得名次。在全国知青面前,展现了咱癌症康复患者乐观向上的精神。初赛中的前一百名进入复赛,南京那位创作过“知青之歌”的作者任毅与我分在同一组。只要是知青,一般都知晓其大名,也都唱过他的那首风靡全国的歌,就因这首歌,他当时被判处了死刑,幸好审阅案卷的许世友刀下留人救了他一命。而与他同时宣判的二十多人全都枪毙了,他也因此成为知青名人,复赛时他委托代理人到场参赛,结果被淘汰。名人落选,既是一种遗憾,也可见竞争之烈。本人初赛入选,康复俱乐部的爱友们也都出了很大的力,借此机会,我向各位表示真挚的谢意!(鞠躬)

参赛的那组照片是我2012年10月在霸王湖游泳时拍的,也就是说,我术后不到一年就恢复游泳了,确实令我大喜过望,这是手术时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的。我酷爱游泳,原以为患此恶疾,能苟延于世已属幸运,想重回江河湖海游泳,恐怕只能等下辈子了。我患的是肝癌,癌体有桔子大小,由于包膜不完整被定为三级,这意味着复发可能性很大。医生再三交代复查的重要性,需每月做一次B超验一次血。如能挺过一年,再加三月做一次核磁共振,严密监测病灶变化。前路如此叵测,我岂敢轻敌,在参选说明中我明白写着:“在与癌魔抗争的过程中,本人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但我深知,这个复发率奇高,曾被称为癌中之王的家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随时准备接受它的再次挑战。我的信念是:可以被它毁灭,但绝不向它屈服,绝不被它吓倒。五年过去了,期间虽也有虚惊的体验,毕竟仍然幸运而快乐地活着。而不少与我患同样疾病的人,有的甚至只是一级二级的病人,却已不幸离开了人世,这让我感到很痛心。也更让我意识到:癌症患者有个稳定的好心态是多么的重要。下面就谈谈自己的好心态是如何培养出来的。其实,在座的各位,除少数新会员外,大多已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不想听的,这时候可以闭上眼睛养养神了,但最好别发声,以免影响他人。

 不管是谁,患了癌症,免不了就会联想到死,本人也不能免俗。在拿到加强CT诊断单时,一向乐观的我还心存侥幸而较平静,但在得到专家的肯定答复后,一旁的老伴抹起了眼泪,受其感染,有两三个小时我也陷入了一种生离死别般的悲哀情绪中。不过很快自己就调整过来了,决心以乐观豁达的心态来对待这一变故。我不是个盲目的乐观主义者,我非常清楚这个曾被称为癌中之王的家伙有多么的凶险。小学同桌秦某某的先生患肝癌,从发现到病逝只有三个月。老同事谢某某的先生患肝癌,从检出到病逝也是三个月。江西插妹阿慧的先生患肝癌,从检出到病逝还是三个月。最极端的病例就数家父医院的同事兼邻居魏叔了,从检出到死亡只有短短的半个月。无数的病例告诉我:面对强敌,怯弱就是死亡。如果以一种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去冲击强敌,或许反而能杀出一条生路来。手术前后,我面对死亡又做了些深层次的思考,最后结论是:死亡不但不可怕,而且还很有必要。我写了一首题为“生命礼赞”的四言诗发在网上,得到许多人的好评。因篇幅较长,我只念最后一段。

 

         生老病死,自然规律。调整心态,坦然面对。

         罹患疾病,积极医治。细心调养,早日痊愈。

 

         生命尽头,死亡更替。死不可怕,宛如睡去。

         鼾美一梦,恬静悠长。享受生命,无惧死亡。

 

         若无死亡,罪恶疯长;若无死亡,暴君猖狂;

         若无死亡,权贵奸笑;若无死亡,民苦无方。

 

         赞美生命,歌颂死亡。生死循环,不息久长。

         茫茫太虚,人生无常。生多欢笑,死亦安详。

 

针对心态的调整问题,我还写过一篇题为“换一种心态生病”的小文,下面也给大家念几个段落:科学家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将一个同意执行静脉放血死亡法的死刑犯的眼睛蒙上,用刀在他手腕拉了一下,死刑犯立即听到自己血液“滴滴嗒嗒”滴落铁桶的声音。执行者平静地对死刑犯说:“你的血开始滴入桶中……你身上的血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你将渐渐平静地死去……”其实,他的腕部只是被刀背划了一下,并没割开也没出血,他听到的声音是自来水滴入铁桶的声音。一段时间后,犯人死了,不是死于失血,而是死于他自己的心理暗示,死于心理暗示对人体所产生的一系列实质性的病理变化。通俗地说,他是被吓死的。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事例并不鲜见。本人在农村时就知道这么件事,有个人明明是被无毒蛇咬了,却在无知产生的极度恐惧中死去了。

癌症的死亡病例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因心理原因造成的死亡。一些人得知自己罹患恶疾后不能正确对待,吃不下睡不着,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下完蛋了,要死了……”在心理暗示与恐惧的双重作用下,人体免疫系统就会很快崩塌,癌细胞乘机扩散,这样的人还怎么活?譬如我前面提到的那位魏叔,从检知肝癌到死只有短短的十几天。由此可见,绝望、恐惧、沮丧等负面情绪对人体产生的杀伤力有多么巨大。

既然负面情绪有百害而无一利,那么我们生病之后是不是可以换一种心情去对待呢?我们完全可以将生病看成是一种体验,一种类似于极限运动的体验。譬如高空无伞降落,譬如悬崖徒手攀爬,运动员冒着生命危险孜孜以求的行为,不是为生活所迫,而只是为了追求一种体验和突破。那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设想?人生就如徒步旅行,健康时如迈平坦大道,轻松而舒适。生病时就如攀峭壁悬崖,艰难而危险。如果人一生只走平路的话,舒适是舒适,但就感受不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就见识不到“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的险峻,这样的人生,是不是有点苍白呢?这样一想的话,我们对自己患病的事实就不会耿耿于怀了。

毋容讳言,追求这种体验是件痛苦的事情,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独行侠余纯顺跋涉万里,履险蹈危,直到将生命终结于烤炉似的大漠之中。何其悲壮但又何其精彩!王石登山的故事也让人感叹,为了追求异乎寻常的生活体验,获得那份异样的精彩,他可以置酷寒甚至死亡于不顾,无所畏惧地登上各大洲与南北极的最高峰。这是多么豪迈的一种人生!又是多么奢华的一种享受!相比而言,作为病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心境,作一些想入非非裨益身心的遐想,就实在不值一提。正是基于这一点,我才敢在给朋友的帖子里大言不惭的说:“有些人把生癌视为一种难以承受的苦难,而我把生癌作为一种难得的体验,一种开拓视野磨练意志的奢华享受。”有了这样的想法,心态想不好都难了。

作为患者,接受生病是一回事,但要坦然面对死亡与病痛就是另一回事了。虽说人生在世谁都免不了一死。如何对待生死,差别巨大。王石的故事有所教益。95年王石查出腰椎血管瘤并已压迫神经,医生诊断可能会导致下肢瘫痪。一向健康的王石震惊之余,制订了一个去西藏旅游的计划,这是他的一个夙愿。他取道青海格尔木入藏。机缘巧合地遇见了金俊喜。此时的金刚从梅里雪山下来,在那里他刚经历了一场空前的生离死别。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十七名成员因雪崩全部遇难。金本来会是死亡名单上的第十八位,但那天正好他左肩麻痹提前撤了下来,就此躲过一劫。作为中国登山队队长的他,坚定地回到珠峰大本营,再次准备登山。王石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还要登山?”金队长平静地说:“死去的已经死去了,活着的还要面对,还要继续他们没有走完的路。”一番话,坦露出一种无所畏惧的生死观。王石由此顿悟,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并不断地在舍生忘死的攀登中获得自己新的人生乐趣与生命高度。他曾坦言:是登山让自己学会了坦然面对死亡。这正是许多人所欠缺的一种精神。“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是中国的一句古训,王石作为一名大富豪尚能如此洒脱,作为咱小老百姓还怕个啥?譬如原始森林,枯树朽木的倒下,正可为小树幼苗腾出生存空间。由此可见,死亡不是终结,更不代表毁灭,而是为了更好的延续。换句话说,生物种群的繁衍兴旺必须以生物个体的死亡为前提。懂得了这个道理,就不会对个体的死亡更替现象感到恐惧了,也就能够做到坦然面对了。

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病人还必须面对疾病与治疗带来的痛苦。如何减轻或接受这种痛苦,同样需要一种智慧与胸怀。毋庸置疑,每个人心中都有比自身性命更宝贵的东西存在。作为老年人,舐犊之情人皆有之,隔代亲的情感更是强烈。看见孙辈生病打针,哪位老人心里想的不是以身相替?为此,我也曾祈求过上苍让我承受更多的苦难,以消除后辈可能遭到的痛苦。这次自己无端生病住院开刀,我立马想象成是上天听到祈求后的有心成全。既然如此,那么对于由此出现的一系列痛苦,我都乐意承受。因为我认为:自己现在身受之苦,就是将来后辈需受之苦的提前消化。能够消化后辈的痛苦,对我们大人来说,是不是就毫无怨言了呢?爱的力量是伟大的,经过这样的心理调适,死亡与痛苦对我来说就都不足为惧了。一般来说吧,把自己看得愈渺小的人,面对死亡与痛苦时就愈坦然。换句不谦虚的话也可以这么说:胸怀越是宽广的人,面对死亡与痛苦时也就越坦然。有的人碰到点事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这说明他的心胸不够大,这种人的承受力也不会好,生病预后当然也就差。所以,癌症患者必须重视心态、心胸的调整,这样才更有利于自己的康复。当然,治病与打仗一个理,既要有战略上藐视敌人的气概,更要有战术上重视敌人的策略与稳健,尤其是打这种关乎生死存亡之仗,一定要慎之又慎谋定而后动。下面我讲的这位朋友,就是把藐视与重视给弄反了,结果很糟糕。

我术后不久,一位网名水先花的老知青在论坛网上发了一个求助帖,说他的一位云南插兄也患了肝癌,在浦东某院动的手术,现丧失信心想放弃治疗,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帖子是这样写的:“昨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大岗”生癌,刚做完六次化疗。我拿了1500元钱与两盒灵芝孢子粉,乘地铁6号线换4号线,换1号线再换5号线到剑川路,换公交“辛邵线”,三个小时后走进他家。他爱人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两眼红肿,一个多月没有洗脸洗澡,她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做啥啦?做啥啦?!轮咂“阿拉”头浪上,“阿拉”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体”。”接着,就泣不成声了。6个月用去医疗费二十多万,云南方面只能报十万,这让拿着外地退休金的他们,治疗难以为继。”

后来知青网友们捐了两万多元给他送去。我在回帖中说:问好水先花!严重关注中!本人作为一个尚在治疗中的癌症患者,想谈点自己的看法。有道是治病先治心,治心重于治病,特别是对癌症患者而言就更是如此。我觉得陈兄夫妻现在的心理状态太糟糕,面对强敌自乱阵脚,这仗还怎么去打?要像海明威老人所说: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击倒。希望他们迅速调整好心态振作起来。生老病死自然规律,完全不必如此恐惧!“双眼红肿,一个月没有洗脸洗澡”!?我简直难以想象!其实癌症患者的命运大半掌握在自己手中,首先必须战胜自己,然后才有可能去战胜疾病。

这对夫妻在该藐视时不藐视,闻风丧胆。在该重视时又不重视,草率从事,结果钱用去二十多万,治疗却还没结果,弄得自己六神无主,情绪濒于崩溃。我不断地在网上发帖给他们打气:要看淡生死,要置之死地而后生!病魔也是欺软怕硬的!病魔如弹簧,看你强不强。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又安慰说: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自强者天佑!癌症不相信眼泪。希望他们能笑对苦难!笑对死亡!经过一番鼓励,总算暂时减轻了他们心中巨大的恐惧。

这对夫妻心态之所以如此糟糕,除了对死亡的恐惧外,还有个根深蒂固的“恶人生恶病”的糊涂观念在作祟。这是导致许多癌症患者沮丧萎靡的原因,有的甚至隐瞒病情,不愿让外人知晓。我发帖子说:有研究表明:“好人”更容易患癌症。据统计,癌症患者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原因就是好人对工作总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对他人也多是委曲求全,善良大度。好人承受多发泄少,付出多得到少。所以现代医学认为“癌症是一种心因性疾病。”因为好人身上沉淀的负能量较多,所以好人更容易罹患癌症。譬如周总理、陈老总、焦裕禄、曾乐、李媛媛、傅彪、沈殿霞、马三立、赵丽蓉、陈晓旭等等等等,都是传统意义上的的好人。在我自己的亲人熟人和朋友中,也都是公认的几位品格最好的人患癌症。从本论坛来说,本人虽不敢自称好人,但豪夫、荷塘月色、井冈山下人、姚建明等,也都是“乓乓”响的好人。

帖子发出后,得到许多知青网友的夸赞,我惭愧地回帖说:谢谢大家的鼓励!本人那有这么好?我写的这些帖子,反映的只是自己心理调适后的结果。生癌而没有情绪波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更清楚:癌症患者的心理状态将决定自己的生命走向。我见过不少癌症患者因情绪失控而导致病情恶化死亡的病例。无数的事实证明:坚韧的意志,良好的心态,是癌症患者康复必不可少的内在条件。这也促使我在短期内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并以这种乐观心态影响和帮助了不少身边的病友与家属,使他们摆脱了对癌症的恐惧。非常痛心的是,前面讲到的那位插兄,尽管他瘤体只蚕豆大小,比我那剥皮桔子小得多,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挣脱死神的利爪。

还有个问题就是癌症患者一般觉得自己寿命比不过健康人。我认为这也是因人而异,宋美龄虽因癌症两次手术,却轻松活过了一百岁,所以关键还是心态。我有个想法,与大家分享:就是癌症患者不要过于关注生命的长度,而应更积极地构建自己的生命体积。生命体积是个啥概念?就是以生命长度乘以生命宽度再乘以生命高度。生命长度就是寿命长短,这好理解。那生命宽度呢?就是指见识与学识,也就是古人说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那个意思。放到现在来说就是多学习多旅游。高度指的是道德修养,简单说就是善。助人为乐是善,帮困扶贫是善,见义勇为是善,甚至不乱穿马路,不乱扔垃圾或为别人让个道也是善。具体来说,我们身边志愿者们的行为就是一种善。需要说明的是,官职大小与赚钱多少与善没有关系。所有,通过努力,我们的生命体积不但不会逊于健康人,甚至还可以超越。

再谈谈我的康复措施吧。虽从外表看本人还像个人样,其实天晓得,开刀时我床头上挂的是全病区独一无二的红牌。除本病外,还有高血压、糖尿病以及抗生素过敏,主刀医生也表示对我手术有所担忧。我却像个局外人一样照吃照睡,也是傻人有傻福吧,后来除刀口愈合出了点问题外,手术还是蛮成功的。术后五年多,一路走来乐乐呵呵,细想想也不容易,首先每天的中药西药就够我喝一壶。而且还要复查、打针。每天两针胰岛素那是小意思,还要注射胸腺肽。这胸腺肽是哪家开哪家打,附近医院不肯通融。反映到卫生局,回答确有这规定。出过事,这种需冷藏的生化制品易变质,出了问题难以追责。被逼无奈,只能自己学着给自己打,还真省事不少。平时忌口也做的比较到位。就这样,那调皮捣蛋的肝癌细胞竟出人意料的老实了,我非常开心,但仍不敢大意。除延长了复查时间外,药照吃针照打,并随时准备接受那捣蛋鬼的挑战,我不敢奢言自己就一定能够战胜它,但,即便注定我会屡战屡败,也一定会坚持到底坦然乐观。佛家有言:历大磨难,成大功果。能成就大功果,那是一种福缘,何须埋怨?踏雪赏梅固然是乐趣,破冰游泳同样也是乐趣。让我们勇敢的面对人生吧!只有勇敢者,才能体会到更多的人生乐趣。寒冬腊月,将一个人剥光衣服投入水中,那无疑是一种酷刑。但对勇敢的冬泳爱好者来说,那就是一种无上的快乐。

最后,将自己所写的一首小诗奉献给在坐各位:

 

苦难如石。

有人将它踩于脚下;

有人将它顶于头上。

踩石脚下者,

苦难越大,

越能彰显生命高度拓展人生视野。

顶石头上者,

两股颤颤背驼腰弯不堪重负终被压瘫。

 

希望各位都能做那踩石者,而不要做顶石者。                

 

 谢谢大家!(鞠躬)


 

 

                                     2017-06-12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