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心   愿

冰 冰

 

我的先生在七十年代曾上山下乡,他是到海南岛去的,当时称为生产建设兵团,后改回国营农场。那段日子对先生来说是很难忘的,他是中学没上完就辍学踏上上山下乡之路的,在海南岛度过了八个春秋。
    我们是在七十年代末相识的,他比我年长七年,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相识了八年才结婚。
    婚后,先生经常会对我讲起在海南时的往事,见他津津乐道地说着那段经历,我就觉得和我平常所看的书报上所讲的有关那段历史的故事不尽相同,甚至大相径庭。
    “岛上真的有那么多美丽的故事?”我见他整天都说不完,便笑着问道。
    “是呀,在我所认识的人之中,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先生正正经经地说。
    “假如你将这些故事写成一本书多好呀!”我还是笑着说。我是随便说说而已,我认为只有这样说才接得住他上面的那句话。
    先生惊愕地望着我,半响才说道:“你怎知道我的心思?我早有此心愿呢!只是……只是……”
    知夫者莫若妻,我明白他是想说“只是没写作的能力”。也是的,一个文革时期的初中生,之后是上山下乡近十个年头,是典型的“失去宝贵时光”和“被断送的一代”之人,哪有写作的能力。但我不想先生难过,我鼓励道:“你写吧!为我而写,我是你忠实的读者。”这回我没笑,我笑不出来,见到先生那懊恼的表情,我为他难过。
    自从提起这件事之后,先生变得沉默寡言,时常独自在阳台上踱步,冥思苦想,时而还痛苦地摇着头。我后悔极了,暗暗责备自己乱说话。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先生才渐渐地恢复平常的神态。我是再也不敢提写书一事了,但先生时而还会与我说起海南的趣事。
    前年,先生的同事邀他去海南岛转了一圈。回来后,先生就兴奋地对我说:海南进入了另一个开发建设期,一切都在变,向好的方向变。
    过后不久,他就开始动笔写他的回忆录,回忆他在海南岛上的那段时光。我原以为,先生已经忘记了那次所说的想写作的事,或者已决定放弃自己的写作计划。哪想到,他真的动笔写起来了。
    先生的回忆文章写得很艰难,在写作过程中,我见他不时停下笔来翻查字典、辞书。于是我温柔地对他说:“写不下你就别写了,你口述给我听也是一样的。”
    先生说:“夫人,对不起你啦,我实话对你说,我的书不是为你而写的,你没经历过那种生活,我写下的东西对你不会有很大的吸引力。写下那些事情是我的一个心愿而已。如果说要把它献给人,我也必定是献给那些曾与我共同战天斗地的人们……”
    先生很刚毅,两年过去了,他已写了二、三十万字。用他的话来说是:“一定要写完这本书,写得好坏是另一回事,反正自己不是为了发表或出版而写,只是为了完成一宗心愿。”

 
  冰冰写于2001年9月10日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