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投稿!


 

风雪夜林冲夜奔

紫敏 发表于2001年11月8日 非常小说

风,好大的风;雪,鹅毛大雪;夜,伸手不见五指。
  从远处来了一个人影,走近了才看清,此人戴着一顶旧毡帽,一副冷竣的颜面,衬托他多么得英姿勃发,肩上扛着一杆枪,枪上挑着的不是敌人的首级,而是一个包袱,包袱里面就是这个人的全部家当-一些换洗的衣物和一些碎银子,他是谁?他便是京城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而现在却成了一个逃犯,一个任人追讨的逃犯!
  风啊,你刮吧!世上所有的尘土都能扫净,可是谁能刮净我心中阴霾?
  林冲啊,你为什么交友不慎,被自己最信任的朋友-陆谦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为什么连问不问就买了高俅的七星宝刀,还傻乎乎地跟人家误入白虎节堂,以致于身陷囹圄,若非柴大官人,你还有出头之日吗?

    雪啊,你下吧!下得越大越好,将这世间的不平事都冲洗得一干二净!  
  林冲啊,你空学了一身文韬武略,却在殿帅府只充任那小小的教头;你夫人去上香,你怎么就离开了,让那无耻的高衙内看上了你的夫人,百般施计不成就将你发配沧州;林冲啊,你为何这么老实,让那董超、薛霸两个解差把你的脚烫伤,若非是鲁师兄,哪有你的命在!  
  林冲啊,你太傻了,别人让你看管草料场,你就去了,若非是你夜宿山神庙,你不但杀不了你的仇人(陆谦、富安、管营、差拨),而且自己已为齑粉!

夜啊,你为何是这么暗!
  朝廷啊,几百年来连日争战,不但燕云十六州没有收复,而且却反了西夏、大理等国,赔款、割地大宋的国民都快成了亡国奴了;王安石的变法虽然成功,但都让那些地方的封疆大吏给念歪了,以致于百姓的生活更加困苦,而钱财都落入了高俅、蔡京等人的手中去了!
  忽然间,风止了,雪停上,红彤彤的日头出来了,林冲定睛一看,看见了,看见了眼前一汪水泊,水泊中间,有一座山,不,还不如说是一座岛,岛上有两杆杏黄旗,一杆是“替天行道”,一杆是“水泊梁山”。而在这水泊的岸边却有一处酒馆,到家了,遇到亲人了。  

“妻子啊,你为我守节自尽,林冲我就是变为厉鬼也难以报答;”  
  “女儿啊,你还小啊,才两岁便失去了母亲,而父亲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鲁师兄啊,你是个好人,为了正义你失去了提辖,为了我,你也被逼得到处流浪,我们兄弟不知何时才相见;”  
  “柴大官人,你也是个好人,身为王室后裔,不畏权势,为我们这等受冤之人四处按排出路;”  
  “狗贼高俅,你这个无赖,当年王进师兄为何没有把你打死?以致于你依附皇帝做了这殿帅府太尉,纵子行凶,将我们家逼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林冲迈步走进了酒馆,就好像是一只脚也迈进了梁山的大门,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就是炼狱,也要进去,只有重生,才能复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