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投稿!


 

怀

竹风清


    我的家乡在洞庭湖东南之滨,小时候上学时,总要绕经半圈大堤,堤外是水上芦苇,堤内是方圆几百亩的水中莲荷,听大人们讲,那美丽的荷湖有个挺雅致的名字——白鹤湖,于是,我想:这里定是白鹤群宿群栖的故乡了。孩时起,我就在春夏秋冬里期盼梦里的白鹤,就象等待着荷湖中取之不尽的天然食物、享之不竭的儿时乐趣一样久远不能停息……
    一到春末夏初,荷湖拥挤、热闹起来,沿湖的小径上,蓦然地人多起来:放牛的、肩背撞脚跟书包的,还有专程赶来的一些小娃娃们,顾不得寒意逼人的湖水,勇敢的拉扯那刚刚冒出水面的荷杆,有的甚至还没有探出头,只顶了个嫩黄的荷叶卷,亭亭玉立在离岸很近、手臂可及的湖水里,被那寻觅的眼窥到了,照例免不了要连根拔起,那藕根既可生吃,又是一道湘菜,嚼在嘴里甜甜的,带着泥土的芬芳。
    仲夏的日子,荷湖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调皮的男孩子顺手摘下一片碧绿绿的荷叶,就成了溢满芳香、遮阴挡雨的帽子;爱美的女孩子摘下一朵粉红的花儿来,插在发梢,流光溢彩,或忍痛割爱,摘去莲外花瓣,用一根长长的线系住莲心的柄端,细心的绕好,然后提至半空松手,那金黄的花蕊与嫩绿的莲心飞旋成极美妙的花,叫人爱不释手。
    夏去秋来,到了荷湖收获的季节,菱角、刺莲、莲蓬、莲藕等等,美不胜收,那便是大自然赐予的最宝贵的财富。此时,荷湖上总不时摇荡着一些木制脚盆,赤膊的孩子们悠闲的坐于盆中,唾手可得的食物一并采摘到盆内,及至沉甸甸的盆沿与湖水差不多齐边时,才意犹未尽的划向岸边,这是,早已有约好的小伙伴提着小篮小兜美美的候着,盛不下的,摘几片大的荷叶卷成筒状,往里一倒,抱起就走。夕阳的余辉中,暮归的孩子闷成了一幅别致的画,满村飘起了比往常更加切近的水的腥味、莲的芳香。
    一到冬末春初,荷湖落潮时,湖滩上一定有密密的、刚冒出小芽来的菱角,赤着脚,专寻那小芽芽,定可在或深或浅的淤泥里扯出许许多多的菱角来,这时的菱角不及在菱苗上采摘的甜,但仍可解馋,因此,每到这个时节,荷湖仍吸引着不少的小伙伴。
    我儿时的时光就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与白鹤湖的相伴中度过,直到我上初中一年级的那个春天:枯水期的荷湖一夜之间被抽水机抽干了,密密麻麻的人在挖的挖、挑的挑,肢解着我们共同的乐园。原来这片荷湖要被改建成鱼塘,同时取土上堤。
    梦想中的白鹤永远的消失了,美丽的白鹤湖灰飞烟灭,然而我想:此时我重返故里,重返若干年后的塘堤边,定能收获到那荷湖在冥冥中与我珍藏的礼物,因为在我的心里,永远生长着着那一片美丽的白鹤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