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姥 姥 的 手

来源:Rain474


    姥姥在我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现在算起来大概有九年了。关于姥姥的很多很多在我脑中早已模糊,唯有姥姥的那双手永远那么清晰。原因并不是姥姥有一双美丽的手,相反却是一双黑乎乎的,像松树皮一样粗糙开裂的手,而我的记忆也是由这双外表并不美丽的手而展开的……
姥姥很疼我,大概因为我是她唯一的外孙女。而那时年幼的我从来都没有领会姥姥的这份爱。还认为姥姥没文化,很“老土”。
    记得有一年,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外面玩儿。不久便下起雨来,我们正没什么可玩,居然在其中一个小朋友的带领下玩起了淋雨。正玩的尽兴时,只听姥姥焦急的喊“佩佩,佩佩……”我明明听到了,却懒得理睬,继续玩着淋雨。心理想着“即使她看见我淋雨,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却不知道姥姥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得。一会儿姥姥找到了我,连忙帮着我打伞,叫我回家。本不想回家的我,想起了妈妈的那句“听姥姥的话”,也只好跟着姥姥回家了。姥姥仿佛是为有这么一个听话的外孙女而感到高兴,抬起手想把我那几缕被雨水打湿的贴在前额上的头发弄到一边去,当手接触到我的额头的时候,我却大喊“哎呀,疼死了,姥姥你的手真粗。”我眼见姥姥的手连忙收了回去。现在想起,不知姥姥当时有多痛心,而我还以我的威信而自豪。
    后来,可能是认为姥姥好欺负,也可能是六岁孩子的逆反心理强,我总是和她过不去,虽然那些具体的事例我已记不得了。
    直到七岁那年,父母为了让我读重点学校,让我独自住到姑姑家,原因就是离学校近,交通方便。那时我就要离开爸爸,妈妈,还有总是被我欺负的姥姥。我记得临走的那天,已经得重病的姥姥含着眼泪对我说“佩佩,你可要早点回来呀!不然你就见不到姥姥了。”说完姥姥就哭了,这时我才感到有些难受,震撼。但幼小的我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就在我离开家以后我才真正了解了姥姥对我的爱。每当吃饭的时候,我会想起姥姥总是用颤抖的手,把瘦肉挑出来夹给我;每当洗衣服的时候,我会想起以前看姥姥给我洗衣服,我从来都不想姥姥累不累,竟然会幼稚的怀疑姥姥的手那么粗,会不会把衣服磨破;每当睡觉的时候,我会想起姥姥用黑乎乎的手给我铺被,然后给我讲“宝贝乖乖”的故事,而我却从没像“宝贝乖乖”那样孝顺。
    这以后,我才知道讨厌姥姥的原因,恰恰是那双不停为我操劳的手。因为它粗糙,弄疼了我;因为它开裂,很丑;因为它黑乎乎的,看起来很脏。
    将近一个月以后,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说姥姥不行了,嘴里直叫我的名字,我没有听下去,也没有向老师请假,打了一辆车到家。大家都在床边站着,我冲进去,跪在床前,“姥姥,我是佩佩呀,姥姥,我爱你。”姥姥睁开积满泪水的眼睛。她抬起手伸向我的脸,但好象意识到什么,马上放下了。“佩佩,姥姥最后给你讲一次故事。从前,有个小孩叫宝贝乖乖……”。故事结束以后,姥姥的手再也没有抬起过……
    至今,我仍不知道,姥姥临终前那只手放下的原因,是想起了那句“哎呀疼死了,姥姥,你的手真粗。”还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最后摸一下我的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