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紫伊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水 月 镜 花

慕蓉紫伊

    她修长的窈窕身段,一袭蓝白色复古旗袍,端坐在檀香木质地的梳妆镜前,一遍又一遍地梳理着那如黑绸缎般的长发,窗外美人蕉浸湿在眼泪里,镜中她长长的头发掩过半边脸,隐约露出一双凄迷哀怨的单凤眼,她梳着那万千烦恼丝,轻轻一瞥愁绪零落。
 
 那日在野外亲掬野雏菊一簇,一回首,两只蝴蝶缠绕着飞过眼前,那经典的一刹那在她脑中成了永恒。就像是小的时候看过的黄梅戏<<梁山伯和祝英台>>中那个被世人永为传唱的情节。
  看见他的妻子的那一刻,她感到了窒息,她们就这样静静地凝望着对方,沉默中她看见他的妻子流下了一滴眼泪。
  那是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她洁白的皮肤慢慢滑落到腮边,她看上去是那么柔弱,那么值得让人好好怜惜一辈子的一个女人。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永远也不可能代替他妻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她只是他男性虚荣感中的一件美丽的附属品。
  她突然觉得累,直到她妻子离开关上门的那一刹那间,她决定自己先学会放弃。
  老唱片还在那边不停地转动着,她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喜欢怀旧的女人,小到插在头上的一件小饰品,大到家里的装潢摆设。如果这样的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似乎也就是死心塌地,一生一世的事了。
  他打来电话,他说他已经知道他妻子来找过她了,他会解决这件事的,不过要过几天才能来找她了。
  她说,好的,再见。
  在他挂断电话的刹那间,老唱片传来刺耳地摩擦声,随后是一个女人在唱:“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她最喜欢的一种花是香水百合,以前每个星期他都会让花店送一大束给她。她知道这是他宠爱的她的一种方式,他说他会尽力给他的女人带来快乐。
  可是什么是快乐?在他眼里,她知道,她和这束百合没什么两样,女人如花,如果没有容貌,他是否还会珍惜。现实一直是残酷的。
  认识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一个有妻室的成功男人,他自己开了一间公司,在当地小有名气。在那次慈善酒会上,他潇洒的邀请她共舞一曲,在舞池中他拥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很特别。
  她一袭复古耀眼的红色旗袍,腮边淡淡胭脂红,头发挽成一个髻,插了一朵白色的百合,淡淡清香扑鼻,他如痴如醉。而他优雅的谈吐,潇洒的动作,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和她互换了电话号码,第二天他就约她到一家情调很好的咖啡馆里,这是他们第一次单独约会,他送了好大一束百合给她,他说:你很美丽,就像是一朵山间的野百合,第一次看见你,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住了。
  她淡淡地笑。她说:你妻子知道吗?他摇了摇头。
  她点了杯爱尔兰咖啡,眉间淡淡轻愁。看着那热咖啡的轻烟冉冉升起,她说: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
  他一把抓住她放在桌上玉藕般的手,她使劲挣扎也挣脱不了,他语气坚定:我不会放手的,除非你说你不爱我。
  她轻叹:你,你这又何苦呢?
  窗外下起了雨,雨水滴在窗台上,滴答,滴答,烦扰着她的思绪,他突然一把把她拥入怀中,霸道地吻住了她。
  滴答,滴答,她眼泪落下。
                 
  都说那天上的雨,是女人一辈子流的泪,她相信这句话。她倚在门口,看着屋檐下的雨,在地上划出一道一道水花,她离开那个香巢,那个男人已经好多天了,她不知道他是否会牵挂她,是否会找她,还是庆幸她的不告而别。
  她自己开了家花店,取名:水之花。花店平时很少有人光顾,可到了情人节这天,生意却异常火暴。
  这个情人节,天空飘着蒙蒙细雨,虽然天公不作美,可还是有很多幸福的小情侣相依相伴前来光顾,玫瑰,百合,郁金香,马蹄莲,满天星如扫荡般瞬间售出。
  早早她就关店了,她感到寂寞,一个人漫步在雨中,突然有了流泪的感觉,她看见在街口一身黑风衣,捧着一大束百合的他。
  身边依偎的是他那娇小可人的妻子,原来他也送他妻子百合花。
  她躲进附近的酒吧,昏暗的灯光,就像她现在的忧郁的心情,她躲在一个角落里,流着眼泪喝着酒。她想醉,可是越想醉却越清醒,她爱的那个男人并不爱她。
  咖啡馆里播放着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在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时间累积,这盛夏的果实,回忆里寂寞的香气,我以为不露痕迹,思念却漫溢,或许这代表了我的心——”或许这也代表了她的心。
                 
  那晚,她在酒吧喝酒,很晚才回家。雨已经停了,天地被雨洗刷的一尘不染,月亮也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清新的空气吹在她的脸上很是舒服,此时她的头脑也异常地清醒。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但愿人常久,千里共婵娟。”她突然记起了这几句古词,很小的时候,她母亲就教她念这几句词,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总是那么忧郁,直到母亲去世前一直呼唤着某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她才突然明白原来在母亲的心灵深处一直藏着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一份真挚的爱情。
  如果母亲现在还活着就好了。她抬头看着那一弯新月,乌黑的发被风吹散了,异常绝美。
  她坐在喷泉旁的石登上,此时已是深夜,可街上仍然灯火辉煌,一对对小情侣挂着幸福的笑容,从她面前经过。她和他过第一个情人节的时候,他叫花店送来了好大一束百合,他打来电话说公事很忙,她相信了。
  其实她一直在渴望着什么,她只是希望有一个疼她爱她可以一辈子的男人,难道这个要求高吗?
  她望着月亮悠悠叹了口气,身旁突然传了一些声音,她转过头去。
  是一个捡垃圾的老婆婆,在旁边的垃圾箱里翻腾着什么,微驼的背上背着一个大麻袋,她把自己手中的可乐罐递给她,老婆婆接了过去,喃喃地说:“天晚啦,该回去啦。”是啊,天晚了,难道还不该回去吗?
                 
  浅夏修改于2002.9.6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