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紫伊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美 丽 心 情

慕蓉紫伊

    愿你每一天都会拥有美丽的心情!

a.
  第一次见到鲁南的时候,是五月里的第二个周末。
  那天早上一样有蓝天白云,我斜靠在操场边的绿色单杠上,读着沉沉寄来的信,她说,宝宝,我在一本时尚杂志看到这样一句话,对于双鱼座的女孩,本月命犯桃花。可是,我所期待的那场桃花却一直没有开。
  沉沉并不是个漂亮女孩,异常消瘦的身材,总留给别人一个营养不良的印象,留了一头散散的披肩碎发,眼睛也是细细的,她的微笑妖娆又刁蛮,有时甚至带点捉弄人的意思。
  很小的时候,她就和我一起分享玩具和零食,一起分享礼物。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看待,她管我叫宝宝,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
  阳光是不刺眼的,温和的落在脸上,风柔柔地吹来,在很蓝的天空下我微笑着。
  然后我看见,一个头发短短的男生在无人的跑道上疯跑,在他停下来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我发现他突然看着我笑了。阳光洒在他倔强的脸上,在阳光下有荞麦一样的褐色肌肤。他就是鲁南。
  鲁南大我一年级,是学校里出众的男孩。他参加了学校的田径社,而且常常在比赛中获奖。
  b.
  沉沉每月会写两封信过来。在夏末淡黄色的太阳光底下,我开始在信里说起鲁南的事情,我说,这个男孩子有着非常清爽的笑容和雪白齐整的牙齿,我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看他跑步的时候,我总是感觉他是奔向我的。然后我微笑着在封了口的信封上写下了沉沉的名字。
  鲁南坚持每天晨跑,每次都朝着太阳的方向跑来,然后在距离我五十米的地方冲刺,我和他之间始终隔着五公分的距离。于是,遇见他成了我一天灿烂的开始。我依旧斜靠在单杠上读信,看流云,发呆。日子波澜不惊地流逝,久了,彼此的存在成了一种习惯。
  很多时候,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他是奔向我的。然后站在清新的阳光里莫名的微笑起来。
  没过几天,收到沉沉的回信,她说,近来学校里有很多人患上了爱情重感冒,没想到你也病倒了,而且是单相思。这样可不好,因为你要对自己的幸福负责。要么你每天吃掉很多的冰块,要么就是鼓起一百倍的勇气。
  淡绿色的信纸上印有一株格外清新漂亮会微笑的仙人掌,还有一排深绿色的花体字,“愿你每一天都会拥有美丽的心情!”
  c.
  认识鲁南的第29天,春季运动日就到了,很多学校的人来参加比赛。
  那天天气很好,一百米短跑开始,跑道起点旁挤满了看比赛的人,我只是坐在终点处的单杠上。当起跑枪声一响,远远看见好几个人朝我的方向飞奔而来。鲁南就在其中。
  鲁南,加油!在此起彼伏的加油声中,我大声地喊他的名字,感觉自己笑得很开心,像个孩子。
  他带头冲过了终点线,许多人欢呼着围上了他。他在阳光下露出洁白的牙齿,那种笑容看了让人心里不自觉要雀跃起来。我心里微微感动了一下,那薄薄的发被风轻轻拂起,落在我的睫毛上。
  d.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林荫道上,眯起眼睛看树缝里落下来斑斑点点的阳光,我突然开始想念沉沉,想念那段充满阳光充满清风充满笑容的懵懂岁月。
  我整理好了行礼,发现带走最多的竟然是那些信和回忆。我在给沉沉的信中说,爸爸工作调动,所以我就要离开了。我将有新的楼房,会插班到那个城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念书,然后会期待发生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从此往后,我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快乐的生活。
  她回信,淡绿色的信纸上只有一句话,宝宝,告诉我,幸福是什么,在哪里,我怎么给你?
  那个周末下着微雨,我一个人跑回了学校,在无人的跑道上独自跑步,直到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然后我看见了鲁南,头发湿湿地站在我面前,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然后笑。
  他看着我,眼睛丝毫不眨。他说,你真是个傻女孩。其实很久以前,在操场上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我每天晨跑,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我一直在等你,昨天,今天,而且我一直会等下去的。
  我望着眼前这个微笑着的男孩子,心里突然有些恍惚。
  但是。我说,我就要休学了。
  他继续看着我,一脸认真地说,你听着,我们两年为期,如果两年后你来了,那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如果你不来,那么我就放弃。我会参加两年后的省春季运动日,我希望站在跑道终点等我的人,是你。
  我眼睛里短暂的潮湿,心里却是快活的。
  走过一段,他远远地唤我,我回过头,他在缠绵的雨丝中大声地说,我希望我的终点,是你。
  e.
  我依然不间断地和沉沉通信,她依然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头发剪短了,也恋爱了。她爱上了一个处女座的男孩子,是个乖乖先生,对她百依百顺。她说,宝宝,我终于知道爱情的滋味了。
  天晴的日子,我喜欢躺在床上翻阅一些关于情感的细腻散文,那些简约的文字常常让人思绪模糊。
  后来我考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新学校离我家比较远,我开始坐公共汽车。有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有人上车,有人到站下车,我却一直坚守着那个站头,那班车。
  两年后的省春季运动日是五月里的第二个周末,很偶然就是我和他相遇的同一天,几经辗转,我依然站在跑道终点处,有种回到高中时代的错觉。
  然后看见一个头发短短的男孩第一个冲过终点线,当他停下来累的大口喘气的时候,我发现他突然看着我笑了。阳光洒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在阳光下荞麦一样的褐色肌肤闪闪发亮。他就是鲁南。
  浅夏完稿于2002.9.7凌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