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一种牵挂

风清

 

每周末我大概有四次经过那两排低矮的平房,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愫萦绕我心头,一张张熟悉的衰老无依的面孔与我相望时,没来由地颤抖着同情与怜悯。我一直在猜测那里应该是本区的孤老院,但一直没证实过,事实上我从没想过要弄个水落石出。
    我奇怪我每次从那走过的冲动思维,我渴望与他们接近,希望他们的故事象一个传奇或者一本书来丰富我的生活或者成就我的文学创作梦想,但是始终没有。他们闲靠在太阳底下的死水般的宁静与我匆忙的步履相距很遥远,我停不下脚步,他们象一口古老的挂钟,摇晃着古老的笨拙周转所剩不多的时日。
    有一个晚上,外面的天完全黑了,到处灯火通明,只有我经过的那排平房靠路一端露出微弱的煤油灯光,隐隐约约地我看到一个佝偻的背影在灶前缓缓送柴,可能因为柴火不干的缘故,腾起的烟雾很大,呛人极了,烟几乎盖住了那点煤油的光亮,我情不自禁停下赶路,弯腰一探头就进了厨房,那位老婆婆抬起头,见了我却并不诧异,仍然低头送她的柴,我轻问:“是电灯坏了还是……?”婆婆扬起脸,正好映着炉膛烧好的红红的火焰,满脸忽红忽黑的皱纹,我努力联想那皱纹里堆积的足以令现代人传诵的色彩,竟然有些发呆。“灯泡可能是坏了吧,天晚了,怕是找不到人换!”“我来!”我奇怪自己从不碰电路灯泡这些玩意但那晚果真被老婆婆扶着凳子弄亮了那间房子,及至换好灯,我发现那灯泡发出的亮光比煤油灯强不到哪里去。婆婆见我看着灯发愣,笑笑:“没事,这样省电。”
    我缓缓地出了那张门,缓缓地又回到了我的路上,对着老婆婆的感谢我也笑了笑,我开始觉得一切苍白起来。
    等到我发现我没有问问她是否是在煮晚饭,是否还有外地的亲人,是否有我盼望的奇异故事时,我早已经到了自己家里。
    以后的偶尔遇见,都是在那个我探头进去过的小厨房门前,老婆婆总喜欢坐在门里一张小凳子上看外面,着一身素蓝的衣裤,很平静,很冷清,我反复的想走过去和她说几句话,但终于象被什么阻隔着,迈不出步伐。而她也似乎忘记了那个晚上的我,仍然很平和的没什么表情的看我,我不知道她与光阴是否也有个约会,是否也约定了一种别人无法懂的语言……
    未来的日子里,我依然要每周四次路过那里,我每次注视停留在那的每一张苍老的表情,我不时的担心哪一天哪张脸会突然消失,我也忧伤哪天这里会出现的新面庞,我还很无奈的常常念及属于我的这样的时光与容颜,该会怎么样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