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竹风清


    习惯了冷风冷雨无雪的冬季,虽然时时不可抑止地期盼过。没有料到的是此时飘起了满天的 白,纷纷扬扬、轻盈飘逸,悄无声息的姿势让人一边惊喜,一边涌着无限的柔情。
    下雪的时候,我喜欢装作若无其事走在他飘飞的氛围里。目光所及,是洒洒脱脱、坦坦荡荡的投落,草草木木细致的抖擞着粗旷的轮廓,与立于天地之物融成整体的白。在他们相拥相挤的缤纷里,我惊觉以落势为参照,一切都变得高大起来,心灵在清澈与纯净里不停的升腾欲飞,刹那间,世间万事万物神圣起来,凝重不已。一抬头,我被笼罩在一只巨大的筛子下面,头顶、双肩、发梢挂满了筛落的碎屑,仔细一看,那晶莹剔透的绒花倏地变了,成小块、成晶点、成水珠,而那飘落我面庞的雪儿象最顽皮的孩子,忽地跌落,只一丝入骨的凉闪过,就轻快消失无踪,似乎那一跳竟融化到了思绪里,我的一切也变得秀美而灵动了,这时候,静静的漫步,任密密匝匝的小花坠落,我觉出千万种呢喃在空中蔓延,每一种气息都挟裹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于是,所有的沉默变得有声,所有的语言成为多余。
    雪仍在纷纷扬扬飞舞,偶尔有风掀起他们的翅膀,飘落便出现了另外一种委婉的美。我想,那飞翔的旋律一定接近着梦与梦的边缘,这梦,一定启迪着岁月,紧握着风霜,不然,这越积越厚、越落越酥的雪地不会有这梦幻的白、沉静的光。
    我不知道这清纯雪世界是否也如多愁善感的人类般喜欢幻想明天?而明天的朝阳是否正是许多人说的“融雪离人泪”?然而,离别是有的,泪也终归在来时来,在去时去,因为我明白,在想念的每个冷冬,我与雪会不期而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