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  海  去

老   虎(湖南)


    读书的时候,就一直想去南方看看海,去北方看看雪,去西边看看沙漠。
    当然,看海更重要一些。在我的印像中,海是心怀广博的大男子汉,是我心往神移的恋人。无数次梦见这样的情形:我站在海边高举双手,闭上眼任海风触摸脸庞,感受海咸湿而宁静的呼吸。睁开眼是蓝天碧水,天水相连。这样的旷然一体,还有什么比得上海对灵魂的彻底洗涤呢?可是过去了这么些年,一件也没完成。有如酒逾久逾香醇,这愿望逾来逾迫切。
    去,看海去!今天我终于可以动身去海边了。
    我又似乎是看过海了的,说似乎,不是在梦里,而是看到了海,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96年我曾到珠海的拱北,那是与澳门隔海相望的一个城市。我以为可以完成宿愿中的一部分了。经过打听,知道离拱北口岸有一个小小公园就在海边,在那里可以看到海。于是约了朋友步行了一段到公园,果然看到稀疏的铁栅栏外海的影子,还有隐约可见的海岛上高大的建筑,朋友说那就是澳门。
    而我的心里自然只有海。那不仅仅只是兴趣,你想想,朝思暮想的恋人就在前方不远处,静静的看你等你,等你扑向他的怀抱,你心里还有什么要担心的,要犹豫的呢?我的心徒然振奋起来,身体里充满了一股神奇的力量,不由自主的翻过与海相隔的栅栏。
    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朋友们做了如何的反应,他们有没有提醒我,或者他们已经来不及提醒我:栅栏是不能翻越的。总之我在极度亢奋之中以过于伶俐的身手翻过栅栏,越过海岸边凸起的岩石来到海水边。现在,我和海如此切近!没有沙滩我不在乎,水不太清彻我不在乎,没有海螺我不在乎,我只要有海!我把鞋脱下来,把脚伸进三月清凉的海水里,我要把自己融进海里……
    如果不是随后出现的两个边防战士,我一定可以与海亲热个够。我一定可以把海看个仔细!可是,边防战士手里的冲锋枪对着我,命令我举起双手——他们把我当成越境的叛国者。
    后来是如何费尽周折才获得释放的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想起来,被海水浸着和被枪指着的感受一样记忆犹新。只可惜那里并不是真正的海,只不过是海峡罢了。但足以让我激动。
    去,看海去!车已经开动了,这次我要去海南,那里可以看到真正的海——我的恋人,我就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