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走出社会的日子

Rain474


    
    我,一个本应属于农村的孩子,在村里孩子们羡慕的目送下离开了农村的田地,顺利的考上了大都市中的一所高中。虽说不是什么名牌,但在我们村考进城里的学生还是少的可怜。可面对着那高额的学费,我的心总是不能平静,但父亲总说娃儿啊,考上了就行,只要你能好好念书,爸就是卖血也供你,你就放心的念吧!将来考上大学,我们家就算出头了。带着父亲的这句话,乡亲们的祝福和妈离别时的眼泪,我踏上了我的学习之路……
    二
    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两头老黄牛,爸为了我进城读书卖了一头,只留下一头在地里干活。我本想,为了爸的这份心,为了乡亲们的期望,为了妈的眼泪,为了这头被爸卖了的老黄牛,我也要好好学出个样。但就在我进城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的思想完全改变了。
    在这一个完全陌生的大都市中,我什么都不懂,看什么都觉得是稀奇玩意儿。到学校报到的那天,我不小心踩了一个人的脚,我连声说对不起,可那人却扔下一句土老帽,你给我小心点,我这才头一次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但我所遭受的不仅仅是这些。当天晚上,我被一群人围着打的遍体鳞伤。我痛,我恨,我气,我也真想打他们一顿,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是一个乡下人,这里的每个人我都不认识,我只能守着孤独和伤痛度过了进城后的第一个晚上。
    三
    没过几天,我又被一群人围住了,但这次不是上次的那些人,看起来要比上次那些人凶的多。我的大脑尽力搜索,但实在想不出又招惹到了什么人。其中一个看来像是老大的人开口了。小子,你可够福气,我妹妹看上你了。除了你这张脸,我怎么就看不出你有什么好的。这次我惊呆了,天啊,太意外了。的确,我一个乡下人,什么都没有,但唯有这张脸,乡亲们都说俊朗。还没等我出声,那老大又说了小子,听说你是从乡下来的,只要你和我妹妹的事成了,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我就是你大哥,大哥有钱就绝对少不了你的。另外,前几天被人打了是吧?只要你这大哥叫出口,兄弟们马上帮你报仇。你小子也真他妈的有福气,追我妹妹的人都站排了,可她就看中你了,这他妈的也真是的,谁让你长的俊呢!好了,大哥我还有事,给你三天时间想想,想好了来三年部找我。对了,你就说找白皮虎就行了
    渐渐的人群都散开了,只有我傻傻的站在那,还没回过神……
    四
    事后两天的中午,我去食堂打饭,独自去了后操场的小树林吃饭,才吃两口,就有人把我那热乎乎的饭打翻了。我猛的抬头,又是上次打我的那些人。他们讥笑着怎么,乡巴老,见不得人啊,怎么跑到这么僻静的地方吃饭?我真的被激怒了,他们不知道我着一顿饭的钱爸,妈得在地里干几天活才能挣来。我大喊你们这群王八蛋之后便觉得身上火辣辣的疼,我又一次被打了。看着他们得意的离去的背影,我真恨不得杀了他们。
    我的四肢已经不容我多想,拖着疼痛的身体,我找到了三年部请问,你知道白皮虎在哪吗?我随便找了一个人问。……在那边,你沿着走廊,走到前边刚一拐弯的教室。那人看起来很不自然,仿佛是同一只怪兽说话。我没有心情理会他的表情,来到了他说的那个教室的门口,门口没有班牌号,很显然这是学校的空教室。我顺着门缝向里边望去,果然看见了白皮虎。虽然是在教室,但天气还是热人,白皮虎上身什么都没穿,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背上刻了一只猛虎。而他身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看起来是和我一年的,披肩直发,清秀可人,长相更是没话说,给人一种清清爽爽的感觉,在这可以把人热昏的时节,仿佛可以给人带来几分清凉。我想这可能就是白皮虎的女朋友吧!我直起身子敲了敲门,走进了教室。
    教室中的人正在吃饭,好热闹,当我走进去的时候,他们都停止了午餐,抬头注视着我。接着便听见白皮虎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来了,行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来,坐下吃饭,快来。我才刚想开口告诉他,他妹妹的事我同意了,他已经先开口了来吧,和我妹妹认识一下,你的事,老哥我包了,现在起,你就是我妹夫,大家是自己人,有事就说话。后来经白皮虎介绍我才知道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就是他妹妹,叫孔雀
    之后,我和他们一起坐下来吃饭,感觉一切都很好,很如意。白皮虎很疼他妹妹,自然对我也很好。大家都待我像自家人一样。特别是孔雀对我特别和善。这是我进城之后第一次感到快乐。
    五
    饭后,白皮虎叫他身边的一个人带我和孔雀去消遣。剩下的事交给他们。只要九点到学校操场后边的小树林就行了。之后,扔下一叠百元大票。这天下午我们去了迪厅,玩了一下午。这是我第一次去那种地方,可我知道我喜欢那儿。
    我们到操场后树林的时候,打我的人已经被白皮虎打倒在地了。衣服破的乱七八糟,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的身上刺着二龙戏珠,白皮虎问你背上刺的是什么?他用无力的声音回答二龙戏珠,白皮虎猛地踢了一脚他妈的,老子才刺一个老虎,你他妈的刺龙。我再问你,你刺的什么?那人就像受惊的兔子连声说虾爬子玩球。在场的人都笑的前仰后合,此时我的感觉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六
    这些人再也没来欺负我,别说他们,那天之后我地位大涨。再也没人来欺负我。我就只是每天和孔雀泡网吧,迪厅,台球厅,放映厅。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我也从此忘记了父母和乡亲们的期望。自然我和这些人走的越来越近了。
    后来,干脆我逃学去和大哥们出去混。这才使我觉得人不是只靠种地才能活。孔雀家的钱是用不完的,她和白皮虎是亲兄妹,父母在美国开公司。只往家里邮钱,却从不回家。
    大哥对我这么好,我当然也尽全力回报。我和他们一起打架。我很卖力,渐渐的我成了一个真正的混子。
    七
    有一次,孔雀的朋友大妹被人甩了。找孔雀帮忙。这次我们开始了大型的群架。在打架的过程中,在一边观战的孔雀被人砍伤了。白皮虎一急,又拿刀把那个人给砍了。这次和以往的群架不一样,这次事情闹大了,我们都被公安局带走了。孔雀住院了,白皮虎被判了刑。而我们剩下的这些人每人罚款两千元。
    学校给了我记过处分,并给我三天假回家拿钱。我吓傻了。我真怕……
    八
    我用我仅有的一点钱买了回家的车票。登上了回家的路。才走到村门口乡亲们就都对我说是高中生回来了。我说娃儿,可得好好学呀,对得起你爹妈。你看你爹妈过的是什么日子呀,都是为了你呀!听了乡亲们的话,我头也不回的跑到了家门口,因为我怕被乡亲们看到我那快要流下来的眼泪。
    爸,妈我回来了爸妈带着笑脸跑了出来。他们都变了。他们的双鬓白了,眉须白了,额头皱了,脊背弯了,我对我自己发出了谴责。
    娃儿,快进屋,让你爹给你作鸡蛋去,前天这只老母鸡刚下的。已经麻木的我被父母左一把右一把的拉进了屋。
    一切依旧,还是简陋的小屋,而父母脸上挂着无比喜悦的笑容。母亲和我坐在炕沿上,问这问那,而我却说不出几句。父亲在外屋忙着给我煮鸡蛋。一会儿,父亲捧着三个热乎乎的鸡蛋进屋了。娃儿,快吃吧,给你补补脑。我早已过习惯了那种花钱如流水的日子,哪里还觉得鸡蛋是好东西。可对父母来说它是很值钱,很补的东西。我让他们也吃,每人一个,可他们坚持回答吃过饭了,不想吃。一直看着我把鸡蛋吃完。
    乡下人,天一黑就睡觉了。今晚,我也很早就躺下了。但我心里的事儿还没和爸妈说,怎么睡得着呢?直到很晚,我听见父母都起来了,他们悄声说小声点,别把娃儿吵醒了。
    九
    爸和妈走进了外屋。妈说娃他爸,娃儿吃鸡蛋的碗我还没舍得刷呢,上面还有些碎渣,你舔舔吧,我这头得快点洗衣服,明天还得给人家送去呢。经过一翻推让,鸡蛋渣还是由爸来吃,他们仿佛推让着吃稀式珍宝。我再也躺不下去了,冲进了外屋。面对着眼前的一切,要止住眼泪是不可能的了。我哭了,冲到他们面前我跪下爸,妈我对不起你们啊。抱着一大盆衣服的妈,舔着饭碗的爸都愣住了。
    把开口了娃儿,你咋起来了。我饿了,出来吃点饭,你饿不?我也给你做点?刚才我抄了土豆,可香了。”“…………”“这孩子,你妈也没事,她给人洗一件衣服人家给两毛钱呢?五十件就是十块钱,都够你一天的伙食费了。你不用操心,我和你妈好着呢!
    我再也瞒不下去了。我哭着向爸妈说了事情的经过。我一说完,爸妈都傻了。我等待着爸的一顿打。可他没有,他站在那,一动也不动。妈则别过脸抹泪。剩下的,我很模糊,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那晚。
    十
    第二天起床后,我发现爸妈都不见了。我跑进了院子,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包括唯一的一头老黄牛。
    直到中午,爸妈都回来了,爸看起来要晕倒的样子,被妈扶了回来。
    爸躺在炕上,妈坐着。爸把我叫到跟前,用微弱的声音说娃儿,你来,爸不打你,爸就问你一句话,你还想不想念了?”“……我想,爸……”“行,有你着句话就行了咱们娃儿将来一定有出息,能挣大钱。来,这两千块钱,把给你凑上了,拿着吧,有你这句话,爸值了。
    我看的很清楚,爸那松树皮一样的手中紧握着厚厚的一叠钱。仅有几张是百元的,剩下的什么都有,五十,十元,五元,两元,一元,五角,一角,好像是人民币开会。我又一次吃到了我的泪,很咸。
    后来,我要走了,问妈才知道,她和爸把家里的鸡,鸭,鹅,牛都卖了,还有一条爷爷给妈妈的金项链。另外,她和爸每人抽了500CC的血,爸身体不好,才被妈扶回来的。
    十一
    回城以后,我去看过白皮虎,他说兄弟,以后别再混了,大哥在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呀。都是大哥拖累了你,大哥对不起你呀……”。我也去过医院看孔雀。她的腿不能动了。但她很平静,只是对我说别再混了,你看我的腿……”她哭了起来,我为了使她开心告诉她这叫做残缺的美
    我开始努力学习了,尽管我不再混了,仍然没有人来欺负我,我可以安心的学习了。夜晚,我喜欢看天,看静悄悄的天,许下一个能考上大学的愿望。
    两年多以后,我以我的努力,顺利的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当晚我爬上山顶,大喊…………,我考上了……”天空一道流星划过……
    上了大学以后,我写了一篇文章----
    孤独夜空下的祈祷
    凝视着夜空期盼着流星打破夜空的宁静,在流星划过的同时紧握双手,许下一个已深埋心底多年的愿望,这是唯一的一个独守夜空的理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