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莫拉莫拉小传

fxnrg

    莫拉莫拉原名莫拉,姓薏。人家有复姓,她就改成了复名。莫拉莫拉每天早上一般430起床,绕着别墅小区--易园跑一圈,气喘如牛后心满意足的洗澡,时间允许的话就睡个回笼觉,早餐是汉堡加牛奶,在步行去学校的路上吃。
    莫拉莫拉的手机,深蓝色。屏幕的光也是深蓝色,是爸从韩国买的最新款模拟机型,找了专业人士改了制式才可以用的。但手机里的储存号码只有两个,爸妈的,也鲜少有人打进来,因为她不曾告诉别人号码。所以,莫拉莫拉总把它调成振动的,放在贴身的口袋里,爸妈来电时,一阵阵麻麻的,才能感觉他们的存在。有时爸妈在莫拉莫拉洗澡时打来电话,等莫拉莫拉洗完澡才看到手机在黑暗中闪着幽蓝的光,上面显示:未接来电。莫拉莫拉立即回电,OVER后便马不停蹄的把通话记录上的未接来电删掉,不然会感到窝心,莫名的。
    每天的晚餐,莫拉莫拉会找本菜谱,学会一种菜,煮一大盘,吃饱。等一本菜谱做完了,扔掉,再买本新的,多的是韩国料理和江南小吃。然后打开电视,只看台湾超搞笑的综艺节目不看悲剧,等胃里的东西消化完了,便穿上跑鞋短裤,绕易园跑个两圈,然后洗冷水,雷打不动。如果是夏天,就开冷气,穿心爱的青蛙毛拖鞋,只包一条浴巾在房子里晃来荡去,多数时间是趴在床上看日本漫画,用妈妈去法国的某个城堡里做客收下的塔罗牌做书签,她总天真的以为塔罗牌上的某种灵力会拯救她的寂寞。
    床头柜上是满满一盒的棒棒糖,葡萄味的,只有葡萄味的,那种甜腻而温柔的气味让她迷恋,一如手里捧着的漫画,另一个古式铁盒里装的事很多折成心形的百元大钞,爸爸有空就丢几个进来,那是他用仅有的一些空余时间折的,多少年了,仍只装了大半,莫拉莫拉从不用里面的钱,只想着某天离家出走可一定要带上它,但她会把里面的一个心形拆开,换成葡萄色的五角钱,再折成心形,这样,爸爸的爱就可以多了两百倍了,乐此不疲,常常折到心发酸,去可以装满两个铁盒这么多。幸?不幸?镜子中,只牵动苦涩的嘴角。有时看着漫画,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莫拉莫拉有裸睡的习惯,所以半夜常被冷醒。
    莫拉莫拉最喜欢的一本书是爸托人买的丹麦原文童话《美人鱼》的手绘本,全球限量1000册,青铜器的精致封面已被莫拉莫拉的手滋润了多年,光可鉴人,散发着很淡很淡油墨香的美术英文,诉说着凄美的童话,里面的王子是淡淡的金发略显削瘦,所以莫拉莫拉喜欢在下雨天游泳,感觉像是在暴风雨狂肆嚣张的海上拯救那个奄奄一息的王子一样,怀着一丝希冀,真的可以在清澈的水底找到一个有着绝美面孔的异世界的王子。
    莫拉莫拉的床很大很大,纯白的天鹅绒,很多个抱枕,一个吊着眼袋的泰迪熊,一个粉色的hello   kitty,是成人礼上爸妈送的礼物。莫拉莫拉通常只窝在床的东北角里睡觉,柔软的绒被如母亲的羊水,沉睡时从不做梦,总会感到汩汩的水声流动,平缓地呼吸时,仿佛会有气泡从口中逸出一样。
    每年的圣诞节,莫拉莫拉睡到九点,然后到易园的教堂做礼拜,顺便拜访她的教父米修斯雷诺,有时会在教堂后的郁金香园逗留一下,满眼的金黄色让莫拉莫拉异常的安心。阳光里那跳动的颜色是否就是凡高生命的延续?她莞尔。
    走的时候,带了雷诺神父送的一束紫红色郁金香,精致的花瓣让她小心翼翼。回家后,把花插在透明的大杯子里,在放进几个游动的蝌蚪,奇怪的搭配,但至少不是一杯死水。然后翻开惟一一本保留了很久的蛋糕制作谱,作了慕司蛋糕,煮碗意大利面,披萨饼,人参童子鸡,胡萝卜汁,奇异果拼盘。饭厅里长长的餐桌只摆满了北边的四分之一,点上烛台,并多加两张椅子,北边的上位摆的是泰迪熊,面前放盘爸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莫拉莫拉对面的位子摆的是hello kitty还有妈妈的最爱--拌饭。妈妈是韩国人,传统型的美女,而且很懂事理,莫拉莫拉对着两个布偶高兴地说,我要开动啰~然后耐心地把所有的食物全吃下去,撑个半死,这样,就再也没力气去想别的事情了。可是每次吃完最后一口时,眼泪都会毫无预警的跑出来,因为太饱,也没有力气去擦掉它们,只有回到床上躺着。醒来时,圣诞节就已经过了。
    莫拉莫拉嗜辣,只是喜欢在中午吃。固定的午餐大腕凉拌面,加很多很多指天椒制成的酱。吃得大汗淋漓后直接去游泳,所以没有午睡的习惯。虽然下午上课时总忍不住打瞌睡。
    游泳池在冬天仍是放满水的,一场大雪过后就有了个天然的溜冰场。莫拉莫拉可以滑冰滑一整天,不厌烦。因为雪在她眼里一直都是很可爱的精灵,下雪最美时是凌晨五点左右,天还没亮,隐约有街灯的光,仰头凝视,感受所有雪花向自己拥来的亲切,多么美妙。
    莫拉莫拉的初恋是发生在一个夏日慢跑的早晨,当莫拉莫拉沿着易园慢跑时,在东北角的围墙边,起初只是一个深褐色的真皮篮球被从围墙外扔进来,然后是一个人轻松的翻过围墙,拾起篮球悠闲地向篮球场走去。
    喂,哪儿条道上的?莫拉莫拉跳到那人面前,趁机上下打量。发型……嗯还合适……淡金色的?不像是染的。皮肤……嗯还合适……白得过分了点儿,有点病恹恹的feeling肌肉……嗯还合适……小腿蛮好看的。眼睛……嗯还合适……就是……太嚣张了点儿。身高……嗯还合适……就是太高了点儿。那人没答话,径直进了球场练起了投篮。莫拉莫拉觉得这人还蛮有意思,于是为了不耽误晨跑就边看他打球边绕着球场慢跑,一圈一圈又一圈。当东方开始泛白时,莫拉莫拉自讨没趣的自个儿回家了。那人基本上看都没看她一眼。不过……来日方长嘛。
    莫拉莫拉酷爱吃水果,水晶葡萄,香瓜,香梨,苹果,还有奇异果。但从不削皮,除了那些批不能吃的,例如西瓜。莫拉莫拉更爱闻水果的气味,水果的香味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都有辛辣如血液的新鲜感,莫拉莫拉的初恋刚萌芽的那个晚上啃着香瓜的时候,她想起了那个男生,他身上会不会也有某种莫拉莫拉爱死了的水果香味?如果有,会是哪种水果呢?想着想着,就一觉到了430,照例起床,可是……昨晚莫拉莫拉把床上为数不少的抱枕全数踹到了床下,鹅绒被的正中央有被蹂躏过的痕迹。
    莫拉莫拉光脚套上跑鞋,开始绕着易园慢跑,这易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种的花草多是莫拉莫拉钟意的,紫藤,向日葵,玫瑰,水莲,当然还有郁金香。到了东北角,时间刚刚好,先是一颗篮球然后是一颗头。
    莫拉莫拉又跳到他面前,喂,姓啥名啥?那人不回答,又开始满场投篮,但莫拉莫拉今天另有打算,只跑了前一天三分之一的路程,然后悠哉悠哉地跑回家。从冰箱里拿了冰镇的奇异果汁,倒在保温的马克杯里,滴几滴超浓的薄荷香油,又慢吞吞的踱到篮球场。路过另一间别墅时,隐约听到比约克哀怨诡异的歌声,心情奇异的随着即将来临的黎明上下翻飞在凌晨的微亮天空。时间又刚刚好,天空的肚皮开始泛白,球场上仍响着球撞击地板的声音。莫拉莫拉在男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不紧不慢的把鞋脱下,把马克杯顶在头上,轻松地爬上篮球架,把马克杯放在篮框的最顶端,抓住横杆一跃而下着地,然后再套上跑鞋,离去。
    中午游完泳的慢跑时间,莫拉莫拉回收了放在篮球架底座边的马克杯。就这样,每天鲜榨果汁虽换了很多花样,不变的是那几滴可以解渴的薄荷香油,不变的是男生不爱搭理人的臭脾气,还有每天例行的莫拉莫拉自言自语时间。
    临近夏末了,天上没有星星,莫拉莫拉预感会下雨,但还是去了篮球场。经过多日的观察,莫拉莫拉发现男生最擅长投三分球,起跳的姿势还有球划过的抛物线角度像极了莫拉莫拉的偶像三井。当莫拉莫拉跑了第三十三圈时,雨如倒瓢般从天空一倾而下,两个人都有点吓傻了的感觉,莫拉莫拉的手被那男生握在手里,手心和手心的汗互相渗透,滋润,莫名其妙地,莫拉莫拉就跟着男生在雨中绕着易园跑了起来,莫拉莫拉又开始自言自语了。喂,那边有凉亭有长廊有屋檐,你带我到哪儿去躲雨啊?别跑啦。
    你别那么多话好不好。不跑,不跑我怎么拉你的手啊。
    呀,冰山石头终于肯说话了呀。莫拉莫拉跟在男生后面飞快地跑,并努力的从鼻翼里捕捉男生身上的气味,可惜,雨太大了,打在手臂上生疼,所有气息都融进雨水里,毫无踪影,让莫拉莫拉自视甚高的狗鼻子也无可奈何。莫拉莫拉看见男生湿透的短发,雨水顺着后颈滑到衣领里,以及右后方四十五度完美侧脸,淡黄色的头发在清晨的朝阳下闪着迷离的光。
    不知不觉雨就停了,没有了溶剂,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阳光有点惨淡,没有热量。男生终于停了下来,又回到了东北角?男生转过身,望进莫拉莫拉的眼里,眼神清澈不含一丝杂质。他右手握着莫拉莫拉的左手,好像很累似的大口喘着气。莫拉莫拉全身上下除了左手以外都湿了,微风吹,似乎可以听到发梢上的雨滴落下砸在鞋面上的声音。莫拉莫拉不禁打了个冷战。男声的眼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心疼,他很自然的把手绕过莫拉莫拉的手臂把头搁在她右肩上,炙热的呼吸喷在莫拉莫拉白皙的皮肤上,体温交换……柠檬味啊……莫拉莫拉心底说着。
    你……叫什么?莫拉莫拉不死心地问。
    男生抬起头,那一瞬的惊鸿一瞥差点美得让莫拉莫拉窒息。他随手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写了起来,两个人像孩子一样蹲在地上,商……免……免。莫拉莫拉念着,终于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你是女生吗?莫拉莫拉的笑一发不可收拾。
    我欠你的。那你咧?莫拉莫拉发现男生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已经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他在害羞哎~好可爱哦!
    我叫~~~~莫拉莫拉。别忘了,这只是一杯果汁的报答~你还欠很多杯呢,商免免……以后我叫你商免吧。莫拉莫拉的话使商免额上的青筋蠢蠢欲动了。
    随你便。商免免绕过莫拉莫拉拿了篮球翻过墙,消失了。
    Yes!莫拉莫拉拽紧拳头向天空捶了一拳,哈哈~~
    莫拉莫拉那晚头一次睡到了床中央,而且连泰迪熊和hello kitty也被踹到了床底下,罪过罪过……
    这一天是大晴天,已颇有初秋的味道。莫拉莫拉在她最讨厌的季节里总会故意的晚起,太阳晒屁股了还在睡,莫拉莫拉猛地惊醒,抓了前一晚榨好的柠檬汁,加薄荷香油,套了跑鞋,蓬着头就往外冲。
    来到篮球场便听到了令人安心的拍球声,当气喘吁吁的商免看到气喘吁吁的莫拉莫拉时,他手中运着的球脱了手,整个人摇摇欲坠,莫拉莫拉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商免,柠檬的香味随着商免的汗挥发在空气中。
    你终于来了。商免说完这话就晕了过去。莫拉莫拉傻了眼。不会吧?就死啦?
    莫拉莫拉给商免灌了几口柠檬汁,商免免却吐了出来。喂,商免免你没事吧?要不要去看医生?!眼看商免就又要晕过去了,莫拉莫拉急得快哭了。
    不要。休息。你别哭,我没死。
    ~~咋熟睡的男生都像天使啊?可~~~~这个天使也太勾引人犯罪了。因为,莫拉莫拉已经快要扑上去咬一口了!住口住口!莫拉莫拉挠挠头,不甘心地缩到床上的东北角。莫拉莫拉生平第一次穿着睡衣睡觉哎,翻了几回身才睡着。
    517pm莫拉莫拉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太夸张了……商免免夜市,他右手攥着hello kitty的蝴蝶结,左脚横在泰迪熊肚子上,罪过……罪过……抱枕倒是一个不少的全扔在莫拉莫拉身上,还挺暖和。
    呵啑!~商免的喷嚏惊醒了两个人。商免和莫拉莫拉同时坐起,大眼瞪小眼。
    这里是哪里?!商免刚问完又打了个喷嚏。
    我,的,床。莫拉莫拉得意地笑。
    你没干什么吧?商免像被XX了似的扯紧了衣领。(这孩子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才多大啊~~~啧啧)
没干什么啊,就是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拿去烘干了再给你穿上呗。莫拉莫拉偷笑,要不是我定力好,说不定还真有什么事咧。(唉~~这年头的孩子……)
    什么?!我心脏不好,别吓我。商免揪着胸口的衣服,剑眉微皱。额头有细汗。
    安啦,安啦。看你那个样子,身体不好还打什么篮球咧。莫拉莫拉盘着腿教训商免。
    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要锻炼,猪头。
    那你那个叫锻炼么?简直等于自杀。适量就够了啦,打那么久的球……这么大个人重死了。
    大那么久还不是为了等……。商免突然停了下来,脸微红。
    等……等什么啊?梦中情人啊?商免免的脸更红了。
    是又怎么样?商免作了个鬼脸。
    不怎样~~~莫拉莫拉不知从哪里扯来一根巧克力棒压住了商免的舌头。装模作样地看了看他的舌苔。啧啧啧,多吃点东西补补营养吧,看你的脸白的跟纸似的。然后一骨碌翻身下床。两个人都有点失望的样子。
    哎,那是天生丽质好不好?商免笑道,还不自觉地摸了摸脸。自言道,真该好好保养了……
    莫拉莫拉猛一回头。嘿嘿~被我逮到了吧?自恋狂!商免抓起抱枕就板过去,可惜只砸到门板,莫拉莫拉的狂笑声隔着门也听得一清二楚。商免免,你该反省一下了,你连人家是什么来头都不知道,就上了人家的床了呀……。莫拉莫拉自语道,Yes!!!!
    (各位看官到了现在是否已经分不清莫拉莫拉和商免免的真实性别了呢?)
    喏,柠檬茶,昨天你把它给吐了,今天就补回来吧~莫拉莫拉把马克杯伸到商免免鼻子底下,商免免的脸轴承苦瓜,痛苦的表情不亚于看到一只驴在浇花。
    我从小就喝着长大的,腻都腻死了!难怪他全身一股柠檬味啊。商免免把马克杯推开,莫拉莫拉抓不稳,茶全倒在绒被上。
    你……你……你干什么啦?!莫拉莫拉的脸皱得比苦瓜还苦瓜。
    那是爸妈送我的生日礼物!她眼泪就稀里哗啦地流个不停了。
    别哭了,你别……商免免手足无措,尴尬~~~(此刻一只乌鸦飞过画面)商免免无奈的起身。
    我还是走了算了。他临走之前还揉了揉莫拉莫拉的头发。
    商免免是真的走了,莫拉莫拉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真的哭了。
    之后莫拉莫拉再遇到商免,绝口不提那天的事,依旧果汁加投篮运动。
    有时他们会一起去一间叫八度的书吧,莫拉莫拉惟一的一个好朋友米拉开的,只要有新书到,莫拉莫拉就会跑去找米拉叙叙旧,顺便蹭书看。八度是米拉和男友厄尔一起设计的,波西米亚风格,华丽而高贵的装潢。其实莫拉莫拉不是很喜欢,莫拉莫拉喜欢简单的,就像他和商免免的爱情,就像一朵在太阳天下突然盛开的百合,那么纯粹。
    以前莫拉莫拉都是窝在米拉给她留的专座里,看完了郭敬明的《幻城》,安妮的《告别薇安》《彼岸花》《蔷薇岛屿》,安静地流泪,梦游。
    八度里始终回荡着westlifeseason in the sun,没有特别的原因。可是莫拉莫拉一听就会昏昏欲睡,而且也常常在商免免的怀里睡着。
    商免免陪莫拉莫拉去八度,不看书,而是和厄尔一起挤在pc前塞上耳塞,大玩cs。通常情况下,女生和女生有说不完的话题,那当然男生和男生也有说不完的话题,商免免和厄尔的共同话题就只有cs,而cs是莫拉莫拉和米拉最一窍不通的东西。厄尔和商免免联机对打时,商免免总把厄尔打得稀里哗啦。
    时间长了,厄尔会不爽。哎,手下留情了嘛~这样我在我老婆面前很没面子的咧。厄尔和米拉一直以老婆老公相称。莫拉莫拉以前总是笑他们肉麻,这回莫拉莫拉和商免免也肉麻起来了。
    我管你啊,我也要为我老婆挣面子咧。商免免得意地朝像猫一样窝在单人沙发里的莫拉莫拉笑。
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从小到大都被关在家里没事做就只有玩啰,玩着玩这就这么厉害了。
    厄尔只能和商免免大眼瞪小眼了。通常这时候,两人会乖乖地回到各自的老婆大人身边。厄尔帮米拉喂金鱼,商免免把莫拉莫拉拥进怀里,美美地睡一觉。所以米拉说我们两个是书吧的招牌吉祥物--情侣考拉。
    有时米拉会说,她和厄尔的爱情...像野姜花,常开不败。
    ~!你看,这位帅哥长得好像你老公哎!米拉拿着一本娱乐杂志凑向莫拉莫拉。
我看看,还真像咧。说不定是商免免瞒着我偷偷去拍广告!莫拉莫拉奸笑着走向正在和厄尔厮杀的商免免。
    老公~~看看~这是你么?
    我?单眼皮...黄毛...可真够白的啊...看清楚啊~~是蛮像的,可是~~~老婆大人...我的头发明显没那么长嘛。
    那...他叫啥?看看........城。韩国的咧~老公~他长得比你帅~~
    商免免咂咂嘴,去去去~~像我这样的帅哥百年难得一遇呵~然后摆出自以为很勾引人的pose
    真的?不过长得还真的比你帅,嘿嘿~~厄尔幸灾乐祸地附和道。
    就是就是!~~米拉的色狼本色显露无遗。
    从那时起,莫拉莫拉开始留意每一期的娱乐杂志,寻找关于焕城的报道。很多fans都说焕城像王子,削肩金色长发,摄人心魂的单眼皮,很贵族的气质...让很多人不为理由地爱上他。最让莫拉莫拉高兴的是焕城和她一样都非常的喜欢大海,尽管莫拉莫拉生活在小河很多的江南,从未见过真正的大海,大海却一直是莫拉莫拉梦牵魂绕的地方。
    商免~~你愿意为我留长头发么?~莫拉莫拉娇滴滴的撒娇。
    亲爱的老婆大人~是不是像...你的焕城那样?嘿嘿。我,不,要!商免免加重了你的的音调。
哎呀~纠正一下,焕城是大家的呢~再说了,长发多好呀~~你老婆我粉稀饭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热,我,不,要!
    好啦好啦,我体弱多病的孩子~~妈妈可怜你~~不留了不留了,啊。那改天我们去看海~怎么样?
看海?我们这里可没大海。你傻啦?
    那就去北海~还有...济州岛!怎么样?看看南方的海和北方的海有什么不同,好不?~莫拉莫拉眼里闪着奇异的光。好啊,就今年冬天。
    冬天?不会吧?为什么不在夏天?既然你这么喜欢看海,以前都没去过么?
    我不喜欢一个人旅游...再说了,你不是怕热么?
    乖~~~那我们就冬天去。
    可是没等到冬天,焕城就永远的离开了这么多深爱他的fans ,毫不留恋的。莫拉莫拉是窝在沙发上看到焕城的一则消息:金焕城因病毒性肺炎离开人世。当时八度里正放着《蒂法尼的早晨》,莫拉莫拉感觉一切都静止了, 心疼得像商免免离开她的那天,无法言喻。莫拉莫拉才明白,什么叫物是人非。
    喜欢焕城, 喜欢焕城给哥哥们买烤白薯,喜欢焕城把腮帮子吹起来冒充比目鱼 ,喜欢焕城在家什么都不做只负责吃零食,喜欢焕城因为没抢到敏敏做的菜而生一肚子气,喜欢焕城热得跟熏熏抢一个电风扇,喜欢焕城扮女生小腿竟然那么细,喜欢焕城冬天穿红毛衣裹白围巾活生生就是冰雪王子,喜欢焕城永远不属于任何人的深情眼神,喜欢焕城出生在情人节。也恨焕城 ,恨焕城说好来开演唱会却没有理由地爽约,恨焕城一点都不体谅别人的心情竟然走得那么平静,恨焕城带走了那么多人的眼泪甚至生命,恨焕城让我的人生因为有了悲伤而完整,恨焕城最后一句话是我想去中国,恨焕城跟大家开了这个根本不能开的玩笑,恨焕城使莫拉莫拉模糊了对恨的概念,恨焕城走得太远太远,恨焕城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有一种恨,是因为爱过了极限…………
    晚上,莫拉莫拉哭着在商免免怀里睡着了。半夜被噩梦惊醒,梦到好多好多向日葵变成面目狰狞的魔鬼。看到商免免甜美如幼童的睡颜,才安下心来。原来,一直没发现,商免免的怀抱远远比绒被温暖。莫拉莫拉小心地起身,一身睡衣加球鞋就出了门。
    莫拉莫拉出了易园左转就一直走,不知多久,走到一条不是很大的河边,还有夜市,颇热闹。大多是些不乖的孩子,午夜特有的凉风刺激着莫拉莫拉皮肤上的神经。此时几个不比莫拉莫拉大多少的男孩子不怀好意的靠近了,莫拉莫拉警惕地瞪着他们,要是他们敢怎么样...我就...莫拉莫拉心里想着。可是当他们看到站在莫拉莫拉身后的人时,才悻悻的走开了,莫拉莫拉纳闷着望向身后。
    商免~~~你一直跟着我?
    我担心你啊,谁知这小脑袋瓜里装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都不知道你下一分钟会去哪里。下次不要半夜乱跑了啊。
    我只是睡不着,又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
    北海的马路很干净,而且笔直得像看不见尽头,走在上面似乎可以感觉到咸咸湿湿的海风包裹着身体,每一个毛孔都能尽情的舒展。公车也特干净,玻璃窗都是大开着,偶尔不多的乘客,都是休闲打扮,真是一座会享受的城市~莫拉莫拉还看到一对情侣都穿着夏威夷热裤,于是在人家背后和商免免偷偷地笑:他们冷不冷啊。虽然是在冬天,却不显冷,但一连几天都是阴沉沉的。平日看起来很宽阔的大海也显得很压抑,最远的海平面上是噬人的黑。莫拉莫拉和商免免只好转战济州岛。
    济州岛的海才有冬天。他们在仁川转机,傍晚时分到了四面环海的济州岛。先去一家当地有名的店吃了晚餐:人参炖童子鸡,拌饭,泡菜...然后在一家民宿住了下来。莫拉莫拉趁着天没黑,拉起商免免直奔海边。
    济州岛其实不大,走在环岛公路上随便就可以看到海的轮廓,路面有点像柏油,很原始的味道,海边鲜少有什么像螃蟹海星之类的小动物,因为没有沙滩,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上面又布满大大小小的洞,像起司。听说是很多很多年前火山爆发的岩浆遇海水冷却形成的。
    莫拉莫拉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才拉了拉衣领,缩缩脖子。商免~我终于看到大海了~~好漂亮!~是海水的味道呢!
    是啊,原来大海可以这么好看的。商免免把莫拉莫拉的手包在自己的手里。
    这就是焕城最喜欢的大海呵~
    第二天430莫拉莫拉准时起床,叫醒睡得像猪一样的商免免,赶去成山日出峰。到了山顶,商免免揉揉惺忪的睡眼,老婆,一大早折腾个什么劲儿呀。
    嘘~~~快看!日出!霎时间,太阳仿佛突然挣脱了束缚,一跃上了海平面,光芒刺眼。
    看到没?看到没?!出来了!好厉害啊!莫拉莫拉高兴得差点失足落山,商免免笑着无奈地抓紧雀跃的莫拉莫拉。
  成山日出峰的植被很奇怪,山脚下地势平缓,长满了草,像草原,还养有马。山下的特色小店里卖的就是石头,都雕成一个老爷爷的模样,两个眼睛大得像带了墨镜,据说是当地的守护神。莫拉莫拉买了四个,说是要放在家里当镇宅之宝,东南西北各放一个。商免免说韩国的土地爷管不到中国来的,莫拉莫拉偏不信邪。
    莫拉莫拉买了张极具济州岛特色的明信片,要寄回去给米拉。
    商免~你说写些什么好呢,特别点的?
    就写...祝你的野姜花永开不败...好了,然后署名一个永远爱慕你的人。商免免狂笑不止。
B!这么俗...莫拉莫拉掐着商免免的脸皮,咬牙切齿地说。
    结果明信片上只写了一句:我现在在济州岛,记得帮我留一期《轻音乐》。 莫拉莫拉上。
    既然来到了韩国,当然一定要去汉城的。东大门,首相府...
    就在莫拉莫拉送葡萄汁的那天中午,回收到的除了空的马克杯,还有一封信,浓浓的柠檬味,只听见马克杯破裂的声音。还有莫拉莫拉失魂落魄的背影。
    在再后来,每年夏天莫拉莫拉都和爸妈一起去韩国看望外公外婆,莫拉莫拉开始去的一天都会因晕机而窝在酒店里休息,趁爸妈出去的时候蹑手蹑脚地溜出酒店乘三个多小时的公车区京畿道的陵园,在那个永远十九岁的歌手墓前献上一大束开的很灿烂的向日葵。有时会待上四五个小时,仔细端详墓碑上的照片,为接下来的一年寂寞日子充电,焕城真的和商免长得太像了,如果商免的头发留到现在的话,也有那么长了吧...莫拉莫拉每次都是这么想着想着就会留下眼泪,有时真的希望商免已经不在人世了,或许还可以借助时间的力量来淡忘他,可...
    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爸妈打算让莫拉莫拉到美国和他们住在一起,这样的话,要再回韩国,就不太可能了,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来看焕成了吧。放上向日葵,莫拉莫拉闭上眼祈祷:焕城,你要好好地过,还要帮我保佑商免哦,安息吧。我没办法再来看你了,自己保重了。
    一股熟悉的柠檬香包围了她,莫拉莫拉不敢睁开眼睛。这是梦境吧?焕城,如果是的话,那一定是个最美的梦呢。莫拉莫拉伸手探向香味来源。
    我来找你了。莫拉莫拉被人抱了满怀。希望这个梦不要醒来...莫拉莫拉紧紧地回抱,她闭着眼睛闷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乖,睁开眼,看着我,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商免免轻拍着莫拉莫拉的头,宠溺地笑了。
    为什么离开我?
    因为...商免免免露难色。
    因为什么?
    因为要和你在一起啊。我的心脏病治好了!^_^我现在可是健壮得可以捶死一头牛哦!
    商免的头发在阳光下灿烂无比...从此~莫拉莫拉和商免免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majin@c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