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文诗文集!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临高的故事

作者:萧云

   (作者话:但愿诗琪能看到这篇文章,我想对她说 。)
    临高的故事——命中注定
    (一)
    小的时候,经常光着膀子在村头的溪边玩水,伙伴十多个,大家都一样的个头,可是他们却经常嘻笑我,因为我的胸前有一个黑痣。
    牵牛路过的王老头看到了,他说,你长大了肯定是个色鬼。
    这是迷信人的说法,说只要你胸前有个黑痣,一定是个色鬼。我不太信,但从此以后,村里的小孩子一看到我,就大叫,色鬼,色鬼!
    渐渐的长大了,上了高中,是县城的一所中学。
    小时候的往事已经忘却了,可是黑痣的事却一直徘徊在脑海里,因为每次洗澡的时候,我总能不自禁的低头注视那个黑痣好久。我曾有个念头,希望能把这个黑痣除掉,可是我相信命中注定,所以一直没敢动它。
    在学校里,没人知道黑痣的事。
    每天下午同班的男同胞都逼着我给他们弹吉他。因为同学炒暴,可能我的嗓音也不差,那段时间,我成了年级同学心目中的“吉他王子”。
    也记不得是哪个星期天,班上的女同胞心血来潮让我弹那首《一生有你》。我问,是水木年华唱的那首吗?
她们像鸡啄食一般,刷刷点头。
    我拒绝了。
    珊珊问我,为什么?听说你弹得很好吖!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
    我想,是因为她还没出现吧。
    上课的时候,珊珊抱着两本小说,一本正经地走到我面前,说,“萧云,你来桃花运了!”我头也没抬,“去,走远点。别烦我。”
    珊珊一脸委屈地站在那边,一动也不动。
    “到底什么事?”见她不走,我双眼直瞪她,问道。
    “我有个朋友喜欢你……”她嘻着嘴皮,眼睛一眨一眨的。
    “你的朋友?不会是你吧!”同桌老二做了个鬼脸说道。
    “真的!”珊珊急得脸红了,眼巴巴的望着我,好像在等我回应。
    “你先给你的那个朋友看看我的交女友要求,要是你的那个朋友符合了,你再叫她来见我。”我递给珊珊一张纸片,上面写着:
    做本人女朋友要具有以下条件:
    1、身高一米六,头发最少要有三分米长,对了,染发烫发者不考虑;
    2、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才貌双全;
    3、家境良好,要会上网。
    ……
    据说珊珊的那个朋友看到以后,暴笑不已。
    老二抓住珊珊便问,不会是暴哭不已吧?不符合条件就别喜欢我们老大!
    珊珊撇着嘴走了。
    终于等到了下午,我们坐在小路边的栏杆上聊天。那是校内通往操场的小路。我抽着烟,时不时和旁边的伙计说着话。这时,同伴们喊:美女!有美女!
    我一个惊,往右一看,那女孩子背对着我们,已经走下操场去了。
    “身材不错嘛,可惜肯定也是个“两条命”。”老二叹惜道。
    “两条命”是我们的专用语,是用来形容那些背后身材不错,脸却长得丑得吓死人的女孩。所谓,后面迷死人,前面吓死人。
    一连一个星期,都看到那个女孩,都是去操场。就是没有看到她的脸,只能目送她去了操场,看着她的背景消失在夕阳里。
    后来,我和兄弟们打赌,发誓一定要追到那个女孩子。不然就跪在地上求饶,要命的是,还要请大家抽一个月的烟。
    按理说,用我那滔滔不绝,能把死人吹活的口才,还有那还算得上帅的脸皮,追上她肯定用不上几天的功夫。
    可是,打那一天起,她却再没有出现了。在操场的路边坐了一个多月,也没有看到她的背影。我快要崩溃了,大不了请他们抽一个月的烟,也不想再唱那首《我等到花儿都谢了》。
    其实自从珊珊说她有个朋友喜欢我的时候,我就感觉都有趣的,虽然那时候喜欢我的女孩子挺多的,但能让珊珊肯传话的,肯定是不错的。
    暑假放假了,在临高没有什么好呆的。正好有朋友打来电话,让我上海口逛逛。那年头,老爸正好做生意赚了,我这个独生子也风光了不少。在海口,经常驻脚在滨海公园地带,因为手头有几个钱,我挥金如土,大意挥霍。滨海里临高仔也很多,而且个个都不好惹。在那一段时间,结交了好多朋友,其中有个女孩子,外号叫诗琪。短短的头发,不到一米六的个子。她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很酷。她上网很厉害,而且溜冰也很在行。每次在滨海公园,都会看到诗琪在场上穿着溜冰鞋轻舞飞扬。听朋友们说,诗琪是二中的。但经常到临中去打篮球。
    晚上溜冰场散会的时候,我和朋友往门口走去。碰巧诗琪和两个男生从外面进来。可能她也知道我是临高的,她看到我时,她点了点,对我笑了笑,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回临高的前一个晚上,老二突然告诉我,说诗琪喜欢我。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我心里偷偷乐着,但表面装作若无其事的告诉老二,“我不会喜欢她的,你叫她死心吧。”
    (二)
    我已经有一个女朋友了,是临高师范的,叫雅灵。活泼外向,性格太强,经常让我气得半死,然后又向我撒娇,有时真受不了她。
    说起来,我真正喜欢的是那种正宗贤妻良母型的。在一起,没有轰轰烈烈的激情,但是却像清茶一样温和,像书上所说的,爱情像花香一样,清淡一点才不会那么依恋,才会长久。
    每个星期六的下午,雅灵都到学校找我。临师离我们学校不远,走一段路就到。
那天下午,我等了好久,雅灵还没来。我就去去临师找她。走过操场的那段路,我竟然看到操场的沿堤上站着一个女孩子,就是以前我们在小路边聊天时只看到背影的那个女孩,她背对着我,坐在球场边看男生们打球。我一下子好高兴,激动不已,心扑扑直跳,我忘了要去找雅灵,突然鼓起勇气,径直走了过去。
    越走越近……脚步沉重,迈不开步子,因为我不知道走过去要和她说什么。
    我犹豫不决,东张西望。
    她突然转过身,惊叫起来:“萧云,怎么是你?!”
    我呆住了,张口结舌,变傻了……
    她竟然是诗琪!
    “你怎么在这?”我笑了,歪着头看着她。
    她也笑了,好久不见,她的头发很长了,轻飘飘的。
    “你也来打球的吗?”诗琪也学着我歪着头,嘎嘎的笑。
    “哦,我要去找雅灵。我的女朋友。”
    “是吗?”她低下头,沉默了。
    我和她说了声拜拜,转身走了。
    直觉告诉我,诗琪一直在后面看着我,一直目送着我离开……
    我回到宿舍时,雅灵竟然在我的宿舍。她气呼呼的坐在床上,一脸斥责地瞪着我。我也不想说什么,我拿起我的吉他,默默的弹起来。弹的是那首水木年华的那首《一生有你》……
    我想,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命中注定,注定一种缘份。
    雅灵挽着我的胳膊,把脸凑到我的耳边,悄悄的地说,“明天我生日!”
    明天?农历5月20?
    “是的!你可要买礼物给我哦!”雅灵一脸兴奋的叫着。
    农历5月20,好漂亮的日子。其实我知道,明天也是诗琪的生日。是老二告诉我的。

    第二天,我什么礼物也没买。其实大家也不要怪我,因为要高考了,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了。那天刚好上网通宵查了资料,回来就睡了。把生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我意识模糊中,感觉有人在叫我。我睁开眼,是雅灵,她又生气了。是怪我没买礼物。我刚要解释,她推了我一把,哭着叫道:我不理你了!
    转身就跑了。
    我困极了,麻木了。我没跑出去追她,翻身又回去睡了。
    晚上,我一个人出去逛了一圈。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进了校园,阴深深的。突然,有人在背后叫我。是诗琪。她穿着那白色的连身裙,文文静静的。“你怎么在这?这么晚了,多危险。”我对她说。
    她抬起头,说,我在等你。
    她的声音很小,细细的。
    “你今天生日是吗?”
    她点点头。
    我牵起她的手,在她的手心画了一个圈,说,“这是一个生命圈,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上。祝你生日快乐!”
    诗琪问我最喜欢哪首歌,我说是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诗琪听了就笑了。她说,她也是最喜欢那首歌。那一夜,我们就坐在那条路边的栏杆上,谈天说地。从古代又聊到现代,从杨贵妃的历史,又说到今天山口百惠“认祖归宗”事件……
    就这样,我觉得诗琪有一种美,那就是灵魂美。都说知识是人的灵魂,这一点从诗琪身上就可以感觉得到了。
    (三)
    转眼三年很快过去。高考结果已经出来了,我考上了福建的一所大学。雅灵也已经师范毕业了。那一年雅灵20岁,她订婚了,不是和我。我理解她,我知道她们调楼的有一种风俗,就是早年订婚,我知道她等不了我,所以,我们分手了。
    诗琪离开了临高。她曾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她说她现在在一家商务中心当主管。过得很好。她说再过两个月,就到她的十八岁生日了,希望我还能在生日那天祝她生日快乐。
    大一的功课很忙,我竟然忘了她的生日。
    我的手机换了号码,从此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
    后来,我交了个女朋友,但再也没有那种感觉,就分手了。
    因为无聊,所以我开始迷上了上网,除了Q聊天,就是玩大话。玩烦了,就“自杀”。然后又玩,来来去去,生活就像清水一般,清淡极了。
    我常常想起诗琪。七月份放假时,珊珊给我打了电话。她说她现在在三亚工作。
    珊珊问我现在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我给她讲了我和诗琪的故事。
    珊珊在电话那头万分惊讶地喊起来:“诗琪!你认识诗琪?!!”
    我莫明其妙地说,“你也认识吗?”
    珊珊哈哈大笑起来。一直笑,弄得我是二丈和尚摸不差头脑。
    大概过了五分钟,珊珊那家伙笑够了,才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你还记得以前上高三的时候,有一次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有一个朋友喜欢你吗?我说的那个朋友就是诗琪呀!”
    不是吧!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
    我不敢相信。珊珊在电话一直强调,就是诗琪。
    末了,珊珊还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你和诗琪还真有缘哪。”
    那一晚,我彻底失眠了。
    诗琪,你在哪呢?

    2004年的春节,我回临高了。那年我大三。
    依旧走在临中操场的那条路上,希望能遇到诗琪。可是物在人非,临中校园里,人来人往,谈笑风生。想起当年和兄弟在一起的时候……一起挑逗女孩子,一起抽烟……
    情人节是在春节之后,因为是一个人。所以,独自一人去了网吧上网。还记得,那个网吧应该叫鸿迅网吧。开了电脑坐了下来,正要开游戏,就看到对面坐着一个非常熟悉不过的背影,那是一种好像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心脏的血液仿佛已停流。
    我站起来,轻轻的叫了一声“诗琪。”
    面前的她,真的是诗琪。
    那天晚上,我买了玫瑰,送给了她。算是情人节礼物吧。
    我依然在她的手心画了一个圈。但我没有说话,我想请她做我的女朋友,可是我没有说。
    因为我知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离开临高的那一天,诗琪来海口车站送我。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终身难忘。
    她说:“其实胸前有一个黑痣,是代表他一定相信命中注定。我也是相信命中注定,因为我胸前也有一个黑痣……”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