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西

 

田永安

有没有一种地方令你魂牵梦绕?有没有一种地方,即使过去了多年,所有的情景却仿佛都在眼前?

没去凤凰之前,湘西在我心里只是一抹朦胧的水墨画,没有脉络,没有主题。独自行走在漫长的旅途中,思绪被氤氲的气息缠绕着,牵引着,仿佛真的是去赴一个等待千年的约会。而心里,其实缠满了丰盈的水草,有那么多的触角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着快乐的舞蹈。

真的旅行者,是不一定非得抱了明确的目的的。一个地方,没去之前,你把一切都想的完美无暇。然而,理想和现实毕竟是有距离的。风清云淡的日子令人赏心悦目,旅途中的惊险与坎坷同样是一笔独特的财富。许多的人,倾其多年的积蓄,花费了许多的精力,换来的却只是一声疲惫的叹息。“看景不如听景”,这种令人心痛的抱怨其实是破坏了旅行最核心的主题。连生命都没有目的,又何必追求一段旅程的结局呢?

旅行,需要的其实只是一种过程。

独自背着简单的行囊,从遥远的大西北来到天下胜景张家界,心里有一种向往,一份欣喜,一缕期盼。陌生而熟悉的街道,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只是这一段的记忆是凌乱而班驳的。古老而破败的木楼被挤在现代的建筑中,有一缕沧桑与孤独。有一位土家族的朋友用这个民族独特而热情的礼仪为我洗风接尘,真的是一种极大的幸运。我习惯了孤独,习惯了陌生,习惯了冷漠,习惯了独自承受旅程中的风风雨雨,这一切,都是一个旅行着必修的课程。从武陵源到黄龙洞,从天子山到金鞭溪-------,目力所及之处,都是一幅幅精美绝伦的自然胜景。这种时候,所有尘世的纷扰都悄然而循。心灵需要的其实正是这样的一种洗濯。饱览了无数的美景,晚上被朋友约去龙虾村欣赏美味,一长遛的大排挡,鲜辣诱人的龙虾,浓郁的米酒,忽远忽近的歌声,蒸腾的热气,凉爽的晚风------把一切都营造的恰倒好处。朋友的朋友与我是陌生的,但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变得随意而熟稔,爽朗的笑声、风趣幽默的调侃、缓缓涌动的温情,让那个夜晚变的丰富而生动。

你有没有试着在生活中揭掉面具和一个陌生人真诚相对?许多的事都是被人为复杂化的。就如旅行,没有比脚更长的路,但往往,我们还没有开始爬山,就被山的高度和冷峻吓退了。美丽的风景都在山的另一面。躺在舒适的家里喝着咖啡听着音乐是一种享受,背着简单的行囊走在异域的土地上是一种享受,而和远方的朋友如此亲近地享受一个单纯快乐的夜晚,简直就是奢侈的享受了。

那个夜晚我没喝多少酒,但在回去的路上,心有点晃悠,漫天的星星在我眼前调皮地眨着眼睛,路灯漫射着柔和的光。我分不清方向,无论多么陌生的路,有朋友在前面,你永远都不会迷失。

夜晚在灯光下翻阅朋友的文章,被一篇名曰《亲爱的凤凰》的文字所吸引。凤凰,在我心中渐渐地展开了翅膀,美丽而精致。

第二天,我们坐车到吉首。这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寻一个干净的铺面,点几样具有湘西风味的特色小吃,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里有一种清澈的愉悦。上了开往凤凰的班车,两边的风景依次后撤,道路一如江南的婉约,柔情而不拥挤。这时候风从窗外掠过,带走身上的疲惫,仿佛这趟车正驶向春天。两个小时后,凤凰真的就在一派明媚灿烂中来到了面前。

所有的车站都是嘈杂而拥挤的。跟着一个同样姓田的苗家女孩出了车站,搭上一种叫“漫漫游”的交通工具,很快就来到了著名的虹桥边。女孩是高二的学生,清纯而简朴,她的家就在虹桥下面。沿着宽阔而厚实的石板拾阶而下,清澈碧透的沱江在眼前舒展开来。极目四望,到处都是醉人的风景,仿佛置身于精美的国画中。也只有这个时候,才算明白了什么是“雨来泼墨,烟散笼纱,淡装浓抹,晴雨皆宜”的真正意境。空气也是湿润而清新的,翠绿的远山掩映在飘渺的清雾中,苗家的妹子摆着细腰摇着浆撸唱着优美的山歌,几位阿嫂在河边举着棒槌浣洗着衣物。这样的风物人情,真的是让人陶醉不醒。而这时,女孩的父母亲已迎了出来。收回目光,跨进极具特色的苗家吊角楼,目光先是被墙上的挂件和头饰所吸引。一张古老的八仙桌下面,蜷卧着一只黄狗,让人恍若回到了沈老先生的文章中。我们没有理由不在这么精美的地方住下来。夜幕四合,沱江边一盏一盏的灯都亮了。漫步江边,听热情厚道的苗家阿哥讲各种传奇故事,看江里亮着红灯笼的木船逶迤而过,听远处虹桥上茶楼里的丝竹声声伴着咿呀桨橹汩汩水声搅碎清风月影的闲适,真的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了。

沿着曲折幽深的胡同,怀着景仰的心情拜访了沈从文故居。在柜台前读几页《边城》,再背着手徜徉在绵长的青石板路上,花2角钱从老太太的小摊上买几片酸萝卜,心里又是另外的一种感受。离开凤凰的时候,细雨霏霏,三步一回首,五步一徘徊,就想把这所有的美景都囊括在记忆中,而思维的内存毕竟有限。陪同我的朋友说:还有更好的地方呢!真的吗?我追问。从吉首往回走,在一个小站下了车,坐船时间不长就到了芙蓉镇。这个积聚了深厚文化底蕴,当年曾随刘晓庆成名于天下的小镇确实极具特色。独特的吊角楼,错落有致的飞檐,厚重的石板路,热情纯朴的乡民,悠闲的小狗,纯粹的阳光,“刘晓庆米豆腐”的招牌―――异域的风情使人迷醉不已。腼腆的阿嫂招呼着:上好的干鱼,带一点回去吧。金黄的干鱼和腥香的味道真的很诱惑人,10元钱就可以买到很大的一萝。流连忘返于这样的一条古街,心境随着时光流转。你如果到过北方,你如果领略过黄土高原的粗犷和豪放,你如果独自背着行囊唱着信天游品味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味,那么在湘西,在凤凰,在芙蓉镇,这点点滴滴的记忆就绝对是独特而新鲜的。这样美的地方,游人却不多,这也是最值得庆幸的地方。我到过许多的地方,比如号称“江南第一水乡”的周庄,游人如织,万头攒动,一条狭窄的小街挤满了人,简直就是一个超级自由市场,想拍张照片都无法如愿,真是让人败兴不已。而芙蓉镇就不同。吃了晚饭,一个人走在幽静的石板路上,橘红的夕阳暖暖地铺在长长的石板路上,江南的风轻抚着头发,土家族居民的生活图景就活现于眼前,这时候,再浮躁的心灵也会归于平静。住的地方也很整洁,带空调带卫生间的房间虽然小了点,但只要30元钱;吃饭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简单随意。夜幕降临,小镇安静而祥和。遥远而深邃的夜幕上缀满了星星;远山如黛,几点渔火灯火跳跃着闪烁着从水面上划过;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哼着小夜曲。跳上船头,临江赏月,悠悠的怀古之情江水一样漫上来。这时候手机是关着的,但所有的触角却是打开的;也不会有任何的人来打搅你,心变的空彻而透明,真的是一种诗情画意的美好境界。

去猛洞河漂流的想法,源于就餐时电视里播放的VCD画面。我问店家,这样的时节去是不是有点冷。店家说没有问题的,人太多了反而不好。这话正中我的下怀。托谦诚的店家定了票,第二天天不亮我们就出发了。石阶一层一层地升高,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地隐去。搭上去猛洞河的旅游车,心里依然被一种兴奋和好奇所牵引。花两元钱买一身雨衣和一套绑眼镜的橡皮筋,穿上桔黄色的救生衣,全副武装地骑在漂流艇上,这“天下第一漂”的行程就开始了。

河水清澈碧透,许多地方露出了河床,水流不大但落差却大,湍急的河水激起了游客一阵又一阵放肆的尖叫。艄公说,秋天的河水比较小,如果夏天来,水势要大的多。我却喜欢这样的意境,两边的青山高耸入云,湛蓝的天空,柔软的白云,碧透的河水欢快地向前奔涌着,嘹亮的山歌回荡在青山碧水间,激起的河水透过质量不保的装束打湿了裤脚,我们索性就脱了鞋赤脚挑逗流水,让十月的秋水洗涤着自己旅途的艰辛。行到中途,一条银练从天而降,溅起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七彩的光泽。那样干净的一条瀑布不知道流淌了多少年。艄公把伐子撑到瀑布下面,仿佛倾盆大雨浇了下来,我们裹紧雨披,还是被弄湿了许多头发,不过没有一个人气恼,这种紧张,这种刺激,真的不枉“天下第一漂”的美誉。我在西北乘羊皮伐子漂流过黄河,浑浊的水,两岸光秃秃的山脉和大漠,真是无法和这样的体验相比。过了险滩又是一段落差极大的跳崖,和我们同行的上海的一个旅游团里的女士大声地尖叫着,刺激的男同胞也血脉喷涨,他们纷纷从艄公手里买来水瓢,疯狂地互相泼着水。欢快的笑声在峡谷里回荡着,漂流艇就那样在笑声里延伸着旅程。

真的希望这样的旅程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其实我们旅行,需要的就是一种独特而新鲜的感觉。可以说,湘西是我目前为止去过的最美的地方。回到北方,一切复归于平淡。坐在窗前慢慢整理那些优美的章节,心一直被一种浓浓的温情感动。湘西的山,湘西的水,湘西的人,都留给了我至真至纯的美好体验。如果有机会,我还想旧地重游,我还想站在虹桥上看那一叶一叶的扁舟滑过明亮的水面,我还想听那独特的湘西民歌在绝美的风景中缠绕;我还想和朋友一起在青石板路上回味黄永玉的写意沈从文的妙语,我还想去土家风情园品尝土家的“八大碗”看土家姑娘“哭嫁”的表演。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温柔的诱惑。人在旅途,梦回湘西。湘西之行的点点滴滴就如一束茂盛的水草,那么风情万种地将我缠绕。

我的“梦回湘西”主题摄影展在一家新落成的酒店隆重开展后,北方最大的一场雪也不邀而至,旷野、建筑、清真寺、行人构成了北方独有的另一种风景。许多远方的朋友冒着大雪来观展,见了面的喧闹融化了脚底的积雪,但所有进了展厅的人都摒神敛气,那种巨大的反差和独特的美感令他们兴奋不已。

我知道,我的快乐就在明天的旅行中;我知道,我心底流淌的情愫是属于美的,是属于春天的!

 

(原文发表于《旅行》杂志2003年第三期,2003426日《现代生活报》)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