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忘年之交张桂林

张永庆

我这位朋友,是位女士,姓张,和“桂林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同一个名字。我们同姓,兴许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我们两年前相识于石家庄市西清公园。这里的沉降广场,是一个露天舞场,每天早晨,在这里跳舞健身的有几百人。我在这里跳舞,桂林也在这里跳舞,知道,见过,但从来没有交往过。后来相识了,相识的起因,是因为诗。

在这里晨练跳舞的还有一位诗友王炳武,是因为诗和他认识的;他认识张桂林也是因为诗。从叙话中,知道彼此都喜欢诗,也都写诗,于是就逐渐接近熟悉起来。

那是20061213日早晨,在晨练跳舞的间隙,王炳武引张桂林女士和我相见,并对双方作了简要介绍,从此和张桂林相识。随即约定,由桂林做东,当晚在河北艺术中心茶楼小叙。

王炳武赠送我的他的诗集中,收有张桂林女士诗作多首,我回到家,找出来阅读,见其词句清新佳丽,意境深远悠长,深为叹服,慨然叹曰:蓬蒿隐着灵芝草,惜不为人知耳。兴不能已,随即作《诗中女杰张桂林》七言诗一首:

日日逢君不识君,近在咫尺伴芳邻。

相识恨晚怨炳武,失之交臂嗔桂林。

韵语清远情浩浩,词赋悠长意深深。

诗坛向来不寂寞,女中诗杰有几人?

不过,这首诗收进我的诗集《长风吟诗草》时,桂林提出并坚持将题目改一改,后来改为《初识张桂林女士》。

为了纪念这次相聚和结识张桂林女士,我将已起草完毕的《长风吟诗草》自序的日期署为“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这次聚会之后,很快收到王炳武、张桂林的和诗。张桂林《和张永庆先生》的和诗如下:

偶读诗书巧遇君,夏荷喜得竹为邻。

淡定自若傲仕宦,经纶满腹笑儒林。

老骥伏枥扬鞭快,后生步武敬意深。

清茶一杯结三友,缕缕茶香醉煞人。

张桂林女士喜荷,并喜竹,她的网名为“夏荷生”。我亦喜竹。读桂林和诗,见“夏荷喜得竹为邻”句颇喜,当即慨叹:“不是清雅自诩竹,惊叹妙句何处寻。”于是再奉和一首:

清涟净植离俗尘,德不孤时必有邻。

捧读华章频颔首,品赏珠玑入琼林。

步武获陪从头越,绿荷青竹意境深。

三人同吟有我师,芙蓉阿妹不输人。

此后,仍互有唱和,或相互切磋,或交流读诗的感悟,颇相得。所以,我和桂林首先是诗友。

我们认识以后,仍然每天早晨在西清公园跳舞健身,因为原来各有各的舞伴,尽管每天都见面,并不一定都打招呼,但有时需交流或谈论一些事情,便约请跳几曲,边跳舞边谈论。所以我们也是舞友。

时间长了,我把我正在编辑诗文集的事告诉她,她对我说,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这部名为《常山俚语》的诗文集有40多万字,自己录入了一部分,听了桂林的话后我也不客气,请她帮我录入了十来万字。对书稿,我审读多遍,犹恐有疏漏,又请桂林审校,她又发现和纠正了一些错字和病句。印刷厂排版后,一校清样有800多页,必须压缩文字,都压缩哪些?怎么压缩?我举棋不定,和她商量,她斟酌后,提出了具体意见,我大都采纳。我这部《常山俚语》得以顺利出版,得到了不少朋友的帮助,在我得到的帮助中,出力最多者当属桂林。

我当时在一则日记中写道:“我让桂林审读的几份材料,纠正了一些错字,改了一些病句,提出了应该补充的意思。可以说,语语中的。这个丫头实在厉害,不能不让人信服。很真诚,既不忸怩作态,又不吝惜笔墨,在文字上当仁不让,该怎么改就怎么改。她并不是专门搞文字的,但文字很老到,令我喜欢。”

在书稿即将交付印刷厂付印时,我对桂林对我的帮助,做了这样的总结:“订正错字,顺通文意,取舍篇目,设定版式,俨然一行家里手,职业编辑也不过如此,一些编辑新手在她的面前,也只有自称学生的份。我很感激她。这800页书稿经她订正一遍,虽不敢说没有差错了,但确实提高了编校质量,总让人放心些。”

为了表达对桂林的谢意,在付印前,写了如下诗句予以记述,并印在书中:  

君任校对不辞苦,字斟句酌细审读。

鲁鱼混用厘正清,举烛误书挑剔出。

增增删删润文字,去去添添修边幅。

文章调整顺眉眼,篇什杂陈去冗芜。

校改符号画阡陌,辛勤汗水滴样书。

今时文才得借用,他日友牒谱新图。

设使缺少本校次,遗憾长留难弥补。

手捧校样心头暖,怎一谢字了得无?

从中我体会到,这不光是录入几份材料,改正几个错字的问题,它们是一种象征,一种友谊的象征,是我晚年得到的一种无私的帮助,是我人生有意义的一种经历。我得到的这些帮助,是无形的非物质的,但它们比有形的物质的更有价值。

桂林也以《贺先生文集〈常山俚语〉付梓》发来贺诗:

常山游子话俚语,拳拳深情忆故乡。

开篇明义甄正误,掩卷沉思辨雌黄。

一生宦海平安渡,两袖清风正气扬。

心路印迹坦然露,喜看桑榆沐霞光。

所以,我们也是文友。

但从年龄上来说,桂林和我女儿同庚,我女儿也在这个公园活动健身,因我之故,她们也认识了。我比桂林父亲小几岁,因此,桂林总以叔叔称呼我。如果按年齿论,她是晚侄辈,因此,我们是忘年交。

近日,我的博客建立,得益于桂林的鼓励和具体帮助多多,我操作技术不过关,她教我,有时遇到问题,她在电话上遥控指挥。她还是我博客的第一个访客。平时在电脑上网时,遇到处理不了的技术问题,也时常请教。从这一方面说,她是师傅,我是徒弟。

人,不能没有朋友,尤其到了老年,更不能把自己封闭起来。过好晚年生活,不是要有什么老本、老伴、老友“几老”吗?老本保命,老伴伴老,而朋友是生活中的阳光,是滋润心田的雨露。这里“老友”的“老”,不应该是年龄概念,而应该是与“新”相对的,长久的、熟识的,谈得来的朋友,桂林就是这样一位年龄不老的“老朋友”。在我们的交往中,桂林写过一篇关于我的近千字的散文,题目是《君风如竹》,题目很好,文字清丽俊秀,我很喜欢。如果抛开“我”的成分,客观的评价此文,称得上是一篇优上之作。特别是她对我的观察和评价,可以说恰如其分:“他仕途宦游,却没有为官的霸气骄傲;他读书为文,却没有文人的矫情张扬;他勤勉敬业,却时时总结过去警醒自己;他年逾古稀,却有着一颗年轻的心。”她在文末写道:“我为自己结识了这样一位师长、前辈而庆幸,而高兴。”那时我和桂林认识的时间并不很长,却有“倾盖如故”的感觉。同样,在我的晚年,在精神需要予以慰藉,在编辑出版自选集需要帮助,在电脑新事物面前需要得到指导的时候,遇到了桂林这样一位兴趣相近,有才情有见解,可以切磋诗文,可以给我许多帮助的忘年交朋友,令我十分欣慰。

于2009-04-09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