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星儿叶子诗文集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鲜 艳 的 脚 印

——赏析星儿叶子的诗集《轻轻走过》中的诗歌《安详》、《岸》和《淹没》

李哲夫

    
   几个月前,女诗人星儿叶子告诉我说,她准备于近期出版诗集《轻轻走过》,听到这个消息,很是为她感到高兴,并深深的恭喜与祝福,还为她在文学道路上执著之精神油然而生敬意,钦佩之情不溢言表。应该说星儿叶子的诗歌我是读得比较多的,看见她的成长与进步,一次次的为她暗暗的高兴着。

   诗歌《安详》、《岸》和《淹没》是她诗集《轻轻走过》中的其中几首,从这些干净的文字里,不难看出诗歌的魅力,以及诗人的良苦用心。在《安详》里追求一种瞬间的永恒,在那些永恒里寻觅“静”的闪光。由此感到女诗人所具备的敏锐眼光非同一般。在“山岩”与“夕阳”里,她还在搜寻“静”的一个个“点”和诗意空间的“角”。在点与角里,我们看看起来都感觉很小,可是在她的诗歌里,是深深不可缺少的“意与境”。

 

     轻轻捻动一支野花的时候

     我正坐在山岩上

     一只羊在身边安静的吃草

     远处一片水绿着

     夕阳

     慢慢贴近山峦

     山下的村庄

     有很多声音向我的内心涌来 

               星儿叶子——《安详》

 

   诗歌《安详》的标题看似比较大,不好把握,女诗人却有自己的触角去表现,让它的“大题”去进行一番“小作”来展现。于是“虚题与实题,就看怎么样的去深刻的描写了:“轻轻捻动一支野花的时候/我正坐在山岩上”诗歌一开始,就让我们欣赏到女诗人悠闲与雅致的精神状态,起句几个字,更是让我们感觉到了一种空旷中的静与美,直感觉到女诗人的“触角”与“锐角”都很特别,把自己的一些郁闷释放了出来,或许是有一些尘封的“心迹寄予于“山岩上”的风,“瞬间”敞开的亮点是她“轻轻捻动一支野花的时候”。紧接着的是:“一只羊在身边安静的吃草/远处一片水绿着”一种“心灵的萌动”,早已经逃出了安静之外。“夕阳/慢慢贴近山峦/山下的村庄/有很多声音向我的内心涌来”。从近到远,从远到近的景深,这一切实景与幻象,都在女诗人的笔下,看见的和记录了的,那种情怀,自然的从笔尖流淌出来。在“安详”与安静里,诗人的心是不安分的,是动荡的也是宁静的。“有很多声音向我的内心涌来”,从这最后一句里,我们还是不难看出,女诗人一直保持着一颗纯净的心,她一直在倾听那些声音,并且在那些声音里,找到了自己的一个灵魂的归宿。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时间限定”,在“夕阳”这个词的意象语言里,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晚霞与光阴的流逝,或生命的短暂展现,它更多的是一个“疼”的“反衬”,就像是芸芸众生的“必经之地”。我们都有过,我们都曾怀想。由此,这些纵横交错形成的情景都在一个梳理好了的线性里,生活的轨迹,以及雁过之影,让我们始终难忘。

    岸在那里

    真的无法确定

    那些鲜活的生命

    不只是水里的鱼

    其实

    我早就上岸了

    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彼岸在那里

    我把自己种在盐碱地

    向着天空伸出一枝茎叶

    一滴雨的期待不知要等多久

              星儿叶子——《岸》

    诗歌《岸》,让我隐约感觉到了一种“震撼”。诗人在这里一次次的问,让我也在一种感慨里。心,一次次的颤。《岸》,让诗人想得很多,也让欣赏者想得很多。在这样的一个岸里,我们都在面对,又无法面对,但是在现实的生活面前,我们还得面对,我们又必须面对,谁都不能也无法逃避:“岸在那里/真的无法确定/那些鲜活的生命/不只是水里的鱼”,这首诗歌起句一个问,就是一个强烈的思考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也是在千万次的问,可以说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岸,到底在那里。这首诗的哲思,在字里行间深深的隐藏着,“生命与鱼”,让我们一直都在忙碌,也无法不忙碌。在人的一生中,有多少次岸,曾经被我们错过?在那些岸里,又有多少次美好也被我们自己错过?在“进入”与“错过”里,有我们自己,还有诗人自己?一些错过是在“必然”,还是在“偶然”,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思考:“其实/我早就上岸了/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彼岸在那里/我把自己种在盐碱地/向着天空伸出一枝茎叶/一滴雨的期待不知要等多久”。在诗歌的第五句里,出现了一个大转折,那就是诗人告诉我们岸的近与遥远。“我把自己种在盐碱地”,还是想自己能靠近那岸,将自己种在地里,就是诗人确定的目标或方向,这些都应该是诗人的一个深深的向往,以及生命更深沉的东西,在那里闪闪发光。“向着天空伸出一枝茎叶”这不仅仅是一种绿,或生命的展示,还应该是人的一种渴望或抗争。“盐碱地”,谁都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地,它由此可以让我们看出诗人内心强大的生命力,和她向往的那个十分纯净的境界,即使在这样的绝境,她依然没屈服过谁,之后的隐藏里,它还在向我们展示着什么……又在向我们寄予着什么,或述说着什么,这样的思想境界和身出这样的境地是何等的崇高。它不是偶然,也不是必然,都在一个深深的“痛”里,让我们“揪心”的,还有那:“一滴雨的期待不知要等多久”。

   我们在《岸》的“深度”里,向着诗歌的“核心”进发,那些对生命的渴望与向往,一直在诗人的内心,从未“泯灭”过。的确,诗歌很需要空间或是一种情绪的弥漫,它不仅仅体现在一个简单的灵动里,它的思考,它的表达,都有一个度在“深邃或松弛”里漫漫的“融解”,让我们在一些模糊中,清晰与清楚起来。

      山被淹没

      沙也被淹没

      时间被淹没之后

      我的淹没已失去了最后的力量

      独立苍茫

      我用目光淹没了大地

      泪没了

      没有了泪的淹没

      还叫淹没吗 

                星儿叶子——《淹没》

   “哲思”与“智性”是很多诗人在自己作品里所展现出的闪光一面,有了这些优势,诗歌的可读性或耐看性就多了几分。不指责谁或不回答什么,虚拟或虚设,让诗歌的意境再次的深刻和升华起来,让诗歌的回味多了起来,让诗歌的一些“暗力”,隐隐作发。诗歌语言的“机智”,从而体现出诗歌的“内质”,而不是一种单纯的表象。是的,诗歌之“意”在于“融渗”,而诗歌《淹没》漫延的意,让欣赏者欣赏到的意之深:“山被淹没/沙也被淹没/时间被淹没之后/我的淹没已失去了最后的力量”。诗歌《淹没》,语言也不多,女诗人直接的处理和清晰的叙述,让一个快被淹没的心,“弥漫”在苍茫里。山与沙还有时间都被淹没之后,我的淹没已经没有力量,一个是自己的力量,一个是来自大自然的力量,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很渺小的。想要淹没谁,却被谁淹没,这是诗人对现实生活和情感生活里的无奈逃避吗?想要淹没的,是自己不想看见的,诗人在这里不指人,只是指了山和时间还有沙,这些意象语言来替代自己隐藏的东西或不想看见的,自己已经失去了力量,其实是诗人不想失去的,还想继续的,延伸的或是漫延在一个“意”的过程中。

   诗歌在这里的开始,我感觉是诗人没有分行的分行,它直接的让我读着就有一种紧迫感和压抑感,有了这样的感受,诗歌之思,由不得我们不去深刻的想:“独立苍茫/我用目光淹没了大地/泪没了/没有了泪的淹没/还叫淹没吗”。这后几句显示出了诗人或诗歌的气势,“我”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我的精神是不死的,我的追求是存在的,我的理想是要为之奋斗实现的。那怕是泪没有了,就用我的目光去“淹没”,诗人最后说出了:“没有了泪的淹没还叫淹没吗”,由此,再次的强调了情感的归宿,眼泪的强大甚过目光,这就是诗人的精神气势与情怀。不说“眼泪”的崇高或伟大如何的去淹没山与时间,我们还是能看出诗人的一种“感动”,在忍受着一种内力的驱动,以此通过这些语言释放出我们无法想象的能量,进而不断地接近“独立苍茫”的卓越。没有了眼泪是痛苦的极点,还是死亡的等待?在这首诗歌里,我还是看见了女诗人所要表达的一种“崇高”境界,以至于让我们产生出“淹没”,其实就在一个神秘多姿的动态里。没有了“眼泪”之后,它又像我们昭示着什么?它是一种命定吗?整首诗歌里,更多的还是让我们感受到了淹没里的“眼泪”,在这首诗里显示出的泪的“井噴”,在没有眼泪的“淹没”里的效果。我想,这应该就是诗人想要体现出来的一种诗的“资质”。

                          于二00九年八月五日嘉陵江畔堆金石(李哲夫)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