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叶儿文集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叶儿文集!更希望您给文苑投稿!

                                         

 

说上海女人

叶 儿

    谈起上海女人的“作”,那可是众人皆知、天下闻名,不仅上海女人会“作”,而且上海女人善“作”。她能“作”得男人混天黑地心头乱,“作”得女人云开日出喜笑颜,“作”得世界阴阳颠倒、乾坤反转。
  “作”与“嗲”不同,“嗲”者趋炎附势、阿谀奉承,着眼于讨好男人,“作”者软硬兼施、胡搅蛮缠,着力于要挟男人。因此聪明的上海女人,必是先“嗲”后“作”,在她们看来“嗲”是获取猎物,“作”则是调教猎物,因此在没有真正成为猎物的主人之前,她们明白自己只有发“嗲”的义务,决不敢心存发“作”的权力,然而一旦她们已成为猎物事实上的主人,如何处置它就完全是主人板上的肉、锅中的菜,哪怕“作”得天塌下、“作”得地隆起,都与他人毫不干。
  上海女人朝你“嗲声嗲气”,说明她对你有情有意,但她只是有可能属于你,而上海女人朝你“大作小作”,证明她对你爱恨交加,你肯定已经是属于她。因为上海女人不可能对着别人的男人“作天作地”,她心中十分白,“作”是一种感情的冒险,女人不“作”男人不爱,但女人太“作”男人不敢爱。上海女人会“作”、善“作”,但她决不瞎“作”,对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根本就不会“作”,因为此时她不敢“作”,就像公司里的女员工,她是万万不敢对男上司、男老板“作天作地”,最多只是发发“嗲”而已。有头脑的上海女人是吃了豹子胆也不会对男上司“作”的,她非常清楚做“作家”是要有条件的。“作”也要有分寸,有场合,凡能把握好分寸、场合和对象的女人,才是聪明的女人,否则就会让人感到尴尬、不自在,甚至厌恶。而这是教不来学不会的,它与一个人的教养、修养、底蕴、才智等等有关。
  所以说,如果只会“嗲”不懂“作”,她还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上海女人。“作”反映了上海女人调教男人的水平,“作”显示出上海女人对付男人的智慧与手段。上海女人的“作”,有时间、有周期、有分寸、有情调,就如同黄浦江的潮水时涨时落,天天“作”受不了,没有“作”太寂寞。上海女人的“作”有时更像这个城市的商业脉搏,高低错落,粗看似一场商务谈判上的讨价还价,其实是女人在进行着一局逼迫男人让出利益、维护自己权利的高级智力游戏。
  哈哈,胡乱说说,一笑而已。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