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叶儿文集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叶儿文集!更希望您给文苑投稿!

                                         

 

听评弹去

叶 儿

    七月的一天晚上,临睡前,突然接到野兔打来的电话,说是狗尾巴草来了上海,要听弹词开篇,野兔让我打听好哪里有演出,然后找时间二人一起陪她去。
    因为太匆忙,恰逢上海评弹团又在夏季整修停演,虽经多方打探,仍没能如愿。次日见面时,野兔问什么是弹词开篇,什么是评弹。虽经戏曲迷狗尾巴草的讲解,还是不甚了了,我说哪天我写出来告诉你吧。后来一直忙于其他的事,又听清平说过,狗尾巴草对各地戏曲极有研究,能唱全本的大戏,吓得我又不大敢随便动笔了。时隔多日,想想总要还债,我先生倒是个十足的评弹迷,每天散步时,请教了他许多相关的知识后,于是认真地做了作业,谨以此文算是对狗尾巴草来上海时,未能全尽地主之谊的遗憾之补偿。希望下次会有机会,陪你和其他有兴趣听评弹的朋友,在上海,在苏州,在江南,在雨天,在水乡一起欣赏软糯吴侬的评弾.......。
    那就说说评弹吧:
    评弹,也称弹词,源自昆曲。据查,昆曲源出元代昆山一带流行的民间戏曲唱腔,后经元顾坚等人整理加工,明初已有“昆腔”之说。至明代嘉靖年间,又经明戏曲音乐家魏良辅等潜心创作,吸收了海盐腔、弋阳腔和当地的民间曲调,昆腔就更加丰富腴丽了。她曲调舒徐婉转,始有“水磨腔”之称,并伴有笙、萧、笛、鼓、琵琶及板、锣等。到了评弹说唱时,更辅以檀板震堂,威丽互补,有声有色,绝妙无比了。明隆庆、万历年后,昆腔随着长江、大运河,遂流传各地,对许多地方戏曲剧种产生了深远影响。有的则同当地语言、曲调结合,成为地方化的昆腔,如北昆、或川剧、婺剧之昆腔,于是昆腔开始有了南昆、北昆之分。操苏州方言唱的谓之“南昆”,这一支除了保有原汁原味的昆腔外,还演变成了另一支,也即今天的评弹,评弹几经六、七百年的民间传唱,香远益清,源远流长,以浅近文言而述,雅俗共赏,成为江南水乡间众戏曲剧种的源头和滥觞。几百年来,一些剧种几近衰微而濒临失传而绝种,而苏州评弹总有她固定的听众。是因为她的沧桑,是因为她的恬淡,更是因为她那么容易被各种层次的人所接受。
    评弹形式分二大类,一谓苏州评话,俗称“大书”。运用苏州方言,只说不唱,兼融叙事和代言为一体。 叙事为说书人以第三人称之表叙,代言为书中人物用第一人称的表演,称为“起脚色”。角色借鉴戏曲程式,具有挂口、引子、道白等白口和以虚拟或象征性动作所表演的各种手面。此外,并有韵文形式描景状物,刻画人物的韵白与赋赞,以及描摹各种音响(包括动物叫声)的口技(通称“八技”)。评话多为一人独 说(单档),偶亦有两人为双档的。演出注重说噱,并对人物事件评点议论,以史料或时事穿插印证。演员在说噱、脚色方面形成不同风格,有方口、活口、快口 、慢口之分。较有名的曲目有《列国志》、 《三国》 、《岳传》 、《济公传》等。一般书目篇幅较弹词为长,逐日一回可连说几个月。
    另外就是苏州弹词了,俗称“小书”,以说、噱、弹、唱为主要艺术手段。说的部分融合叙事与代言为一体,既有第三人称的表叙,又有第一人称的脚色。脚色较多吸收借鉴戏曲的表演程式,于说法中现身,塑造各种人物,间以说书人的衬托、评点。弹唱以三弦、琵琶为主要乐器,演员自弹自唱,又相互伴奏、烘托,再加上渲染书中的喜剧及情节 ,并穿插轻松诙谐的噱头,使之成为一种综合性说唱艺术,具有以理、味、趣、细、技为其艺术特色。其唱篇一般为七字句式,按吴音或中州音押韵。所唱为明白晓畅的吟诵体为基本曲调“书调”。书调以语言因素为主,崇尚咬字清晰和行腔韵味。规范的基本曲调又可随内容而作即兴发挥,以适应各种书目唱篇,所谓“一曲百唱”。书调在传唱中,又因艺人根据不同风格、演唱内容,作创造性的发展而形成多种流派唱腔。 其演出形式分 为单档、双档乃至三个档等。以双档居多,且多男女双档。 题材以男女情爱、家庭纷争、冤狱诉讼等为主 ,多为中、短篇书目,较有名的传统书目如《三笑因缘》和《杨乃武与小白菜》等,故事情节几乎是家喻户晓老儒皆知的了。
    评弹的语言极其生动,一段生动形象的话语,常常足以耐人寻味,甚至可以令人终生难忘,这就是评弹艺术的魅力所在。一句生动形象话语往往胜过千千万万句空洞无力的说教。而从古至今的评弹艺术正是借助许许多多生动形象的语言,把作品(大书或小书)的倾向讲得清清楚楚,把故事的来龙去脉交代得明明白白,把人物形象刻划得栩栩如生。这是几百年来,那些跑码头的艺人们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和才情,象巧筑苏州园林一样,几经沥血呕心,改之又改,才使得这些传统篇目声声血泪、字字珠玑,鞭辟入里地讽喻古今,而一代代传下来,深入人心的。评弹的演出,从不事铺张,既不需象样的台,又不要大锣、大鼓、家什布景之类。只需一桌一椅、一张三弦、一把琵琶、一位说书先生、一位唱曲妙娘、一块惊堂檀木、一把吴越折扇,最多还加上块净手擦脸的帕子,尽可以了。就这一桌一椅、一男一女、一弦一琶、一木一帕,可演成千军万马、翻江倒海;可演成柔肠千转、风情万种。 所以,无论你听到的是劲拔苍凉的陈调,还是清徐婉转的丽调;无论是沉稳缠绵的蒋调,还是刮啦松脆的琴调,更有那余音绕梁、不绝于耳,糯到心里的俞调(俗称“迷魂调”);再有诸如薛调、马调、侯,调等等,她们也象一座座风格独特、又各具神韵的苏州园林,无不在向你诉说她昔日今天的璀璨和辉煌。多少年打造的评弹流派唱腔,更象一颗颗大大小小的珍珠,遍布了江南水乡,千姿百态地勾画出了江南水乡的美景。
    野兔对狗尾巴草说:“你要是想听评弹,买张CD或VCD回去听不一样吗?再说那是苏州话唱的,你能听懂吗?”狗尾巴草说:“那不一样的,坐在那儿听和看VCD,感觉是不一样的。听不懂唱的内容就是听那味儿。”我还要补充的就是:听评弹最好是去苏州听----我觉得,凡值得浅吟低唱的,莫过于苏州评弹;凡喜欢小桥流水的,必应倾心于细雨中的苏州。 如果说,一座座精致玲珑、剔透清雅的大小园林是苏州的形态的话;那么这千回百转、跌宕有致的评弹,就是苏州的魂魄了。
  苏州,春秋时就是吴国的都城,少说也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了。这二千多年的人间烟火,早已化作年复一年的秋风和春雨,无尽地洗刷着这座古城的飞檐翘壁和寺刹堂垣。古刹廊檐下的铁马早已锈尽了,再也不会叮当作响;而斑驳的墙头和小巷长长的青石板路,早已被涂得那么苍老和走得光滑又细长,无声地向世人诉说它曾经的辉煌和凄凉。二千年来的历史和文化,因为她曾经沧海,因为她有太多的积淀,早已渗透并溶化进了遍布苏州城内外大大小小的寺庙、林园、粉墙黛瓦和廊檐低徊的小桥流水。而评弹,这经过了多少代文人艺匠的精心锤炼和打磨,能以如此不温不火、不卑不亢、不俗尔雅、雍容话当年的剧种,这操之吴侬软语的苏州评弹,除她以外,还有哪个剧种,能在苏州这个自古繁华之地一代又一代地徜徉,那么从容、那么普及、那么深入----你们说,要想真正地听到评弹的神韵,能不到苏州吗?           
    要是哪一天,你们谁有兴趣去苏州听评弹,我劝你们最好能选在春天。并且一定要定定心心、从从容容地游苏州,要把所有的烦心事抛在脑后,静下心来细细地,细细地品味。邀上几位好朋友,以平心静气的心态在苏州住上几天,这样才能真的感觉到苏州的韵,也只有这样才能品出评弹的味。
    当我们无所事事地慢慢走时,也许会在一个长长的小巷中,看见一位像丁香那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或者让我们坐着三轮车,嘎吱嘎吱地,沿着高低不平的石条路,在白墙黑瓦的夹缝中慢悠悠地穿过;要不就在春天细细的小雨中,打一把淡淡色的小伞,漫无目的地信步闲逛,说不定在一片曲曲弯弯的民巷尽头,会发现藏着一座旧时曾清朗秀丽的私家小园,那里的门框和窗棂也许已年久失修,露出了岁月的斑驳,会引起我们无限的遐想......。
    累了,就坐到花园的茶室里,要上一壶好茶和几款精致苏州点心,静坐着、闲聊着、发呆着。这时也许会有一男一女,穿着灰色的长衫与艳丽的旗袍,怀抱弦子与琵琶,穿过雨雾走来唱评弹给我们听(许多公园的茶室都兼着书场,有艺人在那里表演,也可以应客人要求点曲目演唱)。啜一口鲜绿的碧螺春,让春茶的清新和甘醇,在唇齿留香;拈一片晶莹润红的糖藕,让桂花和莲藕的清甜,在舌尖久存......。静静地欣赏莺声燕语的婉转唱腔和眉目传情的入神表演,余音会绕梁般久久缠绕在你的心头。即便因为语言你不能听懂,但是一定能让心浸润于这番吴侬软语的美妙之中,也能让你像梦一般宁静地饱享彼时的烟雨朦胧,粉墙黛哇,小桥流水的景致。或许,在朦胧中,你还会有《牡丹亭》里杜丽娘和翩翩少年柳梦梅一见钟情的美梦吧?呵呵~~
    我们还可以选一个细雨迷朦的清晨或黄昏,租一叶扁舟,烟雨朦胧地沿木渎的河道慢慢荡去。透过密如珠帘的雨丝,看着班驳的粉墙参差在黛瓦间,高低错落地排列在脉脉又依依的绿水边,听着飘来的悠悠丝弦弹唱,过了一顶桥,又一顶桥,别了一株柳,又一株柳;断断续续地,也许会有“迷魂调”在空中时不时地缭绕,落在了一个一个的河埠头;空中的雨丝化成了水面的涟漪,一圈压着一圈,一圈大过一圈。细密的雨点,丝丝地落在圈圈的河面上,沿河街边只有人家,街上没有了行人。雨点密集了,水面上就有了烟气,伴着袅袅的丝弦弹唱,听雨打在船舷上的淅沥声,体会那种江南水乡中所蕴藏的无限意境。身边是心仪的伙伴,执手相依;岸边细雨中柳枝轻拂,桃红李白,美不胜收;在依依的杨柳蕙风中,有丝丝缕缕的弦子琵琶声,从那扇扇微启或洞开的窗户里,徐徐地飘出,似悲似泣,如怨如诉。在那样的时刻是不必带照相机之类的,因为不会有一个特别的镜头值你定格,迷漫的天色、温润的大地、飘渺的细雨、悠悠丝弦声、潺潺流水声,那么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只有在那样的画景中才体会得到的美,浸润于心的感觉,是无法用几个局促的画面能表现的啊。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