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叶儿文集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叶儿文集!更希望您给文苑投稿!

                                         

 

承 德 行

--用血浇灌友谊,将友谊温暖心

叶 儿


 

一:缘由

 

  二年前的夏天,听说承德知青办了一个知青文物展,我们几个就商量着想去看看,筹划了很久,多方联系最后终于成行了。遗憾的是,临出发的前一天,家里突然出了点事,我没能去成。一个月前,金刚联系我,说是他和华厦知青网的明熔要去承德,另外夏雨也会有七月底有假期回一次承德,他问我是不是有时间一起聚一下,而且从网上得知,办在丰宁的知青文物展有可能要撤。我算了算也能抽五天左右的时间,所以就决定要去一次承德。

  决定后我就与夏雨、金刚等朋友联系,看到底什么时间最合适,结果他们都说,可以在这个时间段,以我的时间来定,一下子就让我感动起来。于是我向浦江情村委请假,说了我想去承德的愿望。帖子发出后,有几位村民就来电话与我联系,想一起去,其中黑土情编辑部联系我说,他们编辑部都准备同行。原本想一起去的村民中,有的因家里老人有病走不开,有的自己临时有事,有的本人发烧无法动身等,最后是成行的是我和黑土情编辑部成员,好在这个编辑部里山风、游侠、落霞、糊总本身也是我们的村民,游侠与落霞还是板猪,所以我也不是光杆司令。另外,6.16后,大多数村民都已熟悉的书法家王庭昌(他也算是村民了)这次也同行。

  接下来,我每天与承德方面保持联系,他们也对此事也非常认真,专门委派大才子柳絮负责这件事,柳絮这回好不容易有个当临时正村级干部的机会,连续发了好几个文件。夏雨也特意从北京提前赶回承德,然后召开全体成员会议,将我们要到承德的一系列事情一一落实,每一个细节都考虑与安排得无比周到,在下面几天的游记里你们将会看到这一切。

 

二:一干人马启程,皇城根下转巴士

 

    7.24晚,我们一行人乘火车离开了上海。张刚、紫岩、南人北相、树木、喇嘛甸、隐于市井都来送行,小黑妹也来了,听说是秋天自己有事来不了,请她来送我们的。在火车前我们拍了照片,不过不知道在谁的相机里,反正我这里没有。

    列车准点开出上海站,我们聚集在车厢里先开了个会,把这次要去的几件事说了一下,选举了团长、联络员、财务、出纳等,也宣布了纪律和要请注意的事项,然后就分开休息了,我们买的是软卧票,算是条件比较好的,我们这个车厢是我、落霞、山风和游侠,先打了一会儿牌,吃东西、聊天,不知不觉就已是半夜了。

    次日早晨按时到了北京,陈光德来车站接到我们,他说前一天已经帮我们定好了去承德的票,一伙人陆续出了站,站外野兔和她的朋友也已到了,于是我们由光德带领去乘汽车。没想到,光德的太太和他的朋友搞错了方向,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于是我们全体只好坐在汽车里,足足等了他们一个小时,到九点方才开车。进密云,入燕山。

 

三:进密云 入燕山 到承德

 

    不久车子就进入了燕山山脉,只见远处群山逶延,在天边构画出清晰的轮廓,承德那边不断有电话或者短消息过来,询问我们到了什么地方,下午一点多,车已开进承德,突然听见落霞大叫:“停,快停车。”她说是见到路边有一个人,像是接我们的,结果野兔下去一看,果然是风云站在路边上。----我到现在也没明白,落霞从没见过风云(之前我也没见过风云),而且她也从没到过承德,我们走的那条路为我们开车的连司机也不是很清楚,她怎么会一下子从飞驰而过的车厢里就能认出路边站着的就是接我们的风云?事后我问过她,怎么会知道就是这里?她说,我也不知道,就是知道这肯定是接我们的人。真是神了!

    风云原先是承德市公交公司的总经理,这次我们承德行五天,他自始至终一直陪伴着我们,事无巨细,时时操着心,五天下来,嗓子也哑了,脸也晒黑了,不管前一天晚上几点结束,第二天总是他最早笑容满面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无论是参观游览、吃饭游玩,他总要顾前顾后,怕有人掉队,怕有人走散。风云大哥,我知道这几天里,我们有许多让你为难的事,也因为有些因贪图承德的美景而没能守纪律的情况,真的是让你操透心了。

    车开进避暑山庄,在这盛夏季节,这里正是旅游旺季。夏雨动用了她的权力已为我们在山庄招待所准备好了房间,下得车来,只见大个子春雷、接待办主任柳絮也过来了,大家握手相认,虽然除我和柳絮见过面以外,其他人都不认识,可是是是多年的老朋友那样亲切。在招待所门口,我们见到欢迎我们的红色大横幅高高挂着,一下子就让我们倍感温馨。

    春雷拿着钥匙,分配了房间,我们放下行李匆匆洗把脸,就去就餐。就餐是在一个叫“醉英堂”的包间,大大的圆桌上早已放满了丰盛的菜肴,特别有一个菜,很可口,但我们谁也猜不出是什么做的,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用柳树叶子做的,山风把它拍了下来。

    风云就这样站在烈日下的路口。我们的车飞驰而过时,从未见过面落霞竟然能知道他就是接我们.

 

四:游普乐,听风云野导

 

    午餐过后,春雷和风云陪我们去参观普乐寺,风云说他来当导游,原先只以为他只是稍微介绍一下而已,没想到他从山门外就开讲,讲得头头是道,引经说古,有数据、有故事、有历史、有比较。听得我们几个一楞一楞,我忙不迭拿出小本子来记录,可是也只能记下一点皮毛而已。

    普乐寺俗称圆亭子,建于乾隆三十一年,是为安置归顺的哈萨克、布鲁特族而建。它打破了传统寺庙座北朝南的格局。东依磬锤峰,西对避暑山庄,与外八庙中的溥仁寺、安远庙、普宁寺、须弥福寿之庙、普陀宗乘之庙等遥相呼应,形成了一个众星捧月的格局,拱揖避暑山庄。

    全寺建筑为汉藏结合式,前半部承袭迦蓝七堂,后半部融进藏式风格。前部山门为单檐歇山顶,门前置旗杆,山门内有钟鼓楼、天王殿、宗印殿等建筑。天王殿,单檐歇山顶。布瓦绿剪边,内有四天王、大肚弥勒和韦驮像。宗印殿是正殿,重檐歇山顶,殿脊用彩色琉璃瓦拼合成云龙图案,脊正中有大型琉璃宝塔。殿侧有琉璃“八宝”浮雕。殿内供释迦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三尊佛后各蹲着护法神:一只大鹏金翅鸟。两侧有八大菩萨塑像。

    后半部藏式主体建筑称经坛,是集会讲道祭祀之所。它共有三层,主殿称“旭光阁”,完全是仿造北京天坛祈年殿,阁中须弥座上的主体“曼陀罗”上有一尊铜制的藏传佛教的佛像,即“上乐王佛”,又称“欢喜佛”。阁内顶部轩贺形藻井,龙风图案,龙风藻井中心雕金龙戏珠。藻井采用层层收缩的三层重翘重昂九踩斗拱手法,雕工精细,金光闪闪,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阁内须弥座上置大型曼陀罗模型。阁内顶部置圆形藻井,上有龙凤呈祥的图案,中心雕有金龙戏珠,工艺精湛,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进入天王殿,两侧有泥塑四大天王, 护世四大天王呈坐式,体魄魁伟,神色庄严,虽经200年的苍桑,依旧光彩夺目,气势壮观,

    出天王殿进入第二进院落,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面阔七间,进深五间,重檐歇山琉璃瓦顶的大殿,这就是寺内的主体建筑“宗印殿”。在宗印殿的正脊中央有一座黄琉璃瓦喇嘛塔,塔基为须弥座,塔由承露盘、相轮和日月组成。现在殿内正中供有三尊佛:药师佛、释迦牟尼佛和阿弥陀佛,两侧的石须弥座上有八尊木雕菩萨:依次为文殊,金刚手,观世音,地藏王,普贤,弥勒,虚空藏,除垢障。这八尊菩萨大小相同,神彩飘逸,都是木雕金漆。

    我们来到后半部,即被称为经坛的藏式主体建筑,它共分三层:最外一层是周边呈正方形的群房,四面各有门,门殿内建有乾隆御碑。上面刻有用满、汉、蒙、藏四种文字撰写的乾隆《普乐寺碑记》。第二层正方形石台,上面砖墙上有雉堞,方台四周正中都建有石拱门,拱门与门殿之间有甬道相连。台顶四角和四面的中间建有八座形状相同、色彩各异的喇嘛塔。塔分黄、黑、紫、青、白五色,听风云说五色塔象征五色土(中国九州之土呈五色),表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八座塔分置八个方位,作为释迦牟尼“八大成就”的功德塔,象征着清朝廷对四面八方进行长期稳固的统治。

    第三层正方形石台周围有石栏杆围绕,平台正中是寺内后半部的主体建筑“旭光阁”,意思是面向东方旭日的佛阁,阁的内顶部饰有精美的团龙戏珠藻井,雕工细腻,金光闪闪。这是一座圆形重檐黄琉璃瓦攒尖顶的殿阁,外形与北京天坛祈年殿一样。12根檐柱和12根金柱分内外两层支撑重檐圆顶。方形平台、圆形屋顶,显示天圆地方的中国古代宇宙观。殿内中央的圆形石须弥座上的那个建筑叫“曼陀罗”,这是国内最大的立体“曼陀罗”模型。它底座的九宫格是用37块木头制成,表示释迦牟尼的37种学问。在曼陀罗中央供有上乐王佛双身铜像。上乐王佛又称胜乐王佛,也就是“欢喜佛”,藏名“德巧”,是喇嘛教密宗修行的本尊之一。密宗主张修秘密法,就是通过“方便之门”进行修炼,可以即身成佛。双身结合好像是鸟之双翅,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只有这样才能即身成佛,这在喇嘛教密宗中是一种最高级别的修炼形式。听风云和春雷说,他们小的时候常常顽皮地爬到上面去玩,现在则不允许进入石栏内了

      这是密宗佛像中最具影响力之一的铜制“大威德怖畏金刚”。密宗修炼的根本,是常人难以达到的一种境界,要断无明,修善根、获正觉,藏密的真谛有一层神秘面纱,我们这些凡人是不会懂的,只是金刚像雕塑高超,它的人体造像艺术魅力,还是使我们叹为观止。

    这里展出的还有狱主金刚,骑羊护法,欢喜金刚,吉祥天母,上乐王佛等等,因为我的相机电不多了,所以就只拍了一个。

    普乐寺虽然是一座喇嘛教寺庙,但寺内并没看见喇嘛,我们跟着风云和春雷一路走着,忽然发现游侠不见了,问了几个人都说没看见,心想可能他还在下面的哪个殿里拍照吧,反正没出大门丢不了,也就没在意。过一会儿他来了,看他脸有点红,问他:“怎么了?”,他说刚才碰到“高人”了,有个人拉住他,对他说:“你咳嗽一声,我就能知道你的生日。”游侠暗自嘀咕:难道他比狐仙还厉害?于是轻轻咳了一声,那人果然说准了他的生日,这下游侠惊呆了,后来那人还准确说出他的孩子的性别,这下游侠更服了,后来听说还对他说了些什么(可是后面的内容,游侠死也不肯公开了)。事后我们都说可能那是魔术,但又解释不了,总之让我们感到很玄乎。

    我们出来时,见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上,有卖夏雨写的书,我们几个把剩下的几本全买下了,准备让夏雨给我们签字。还看到一位戴着草帽,爬在高架子上拓碑的人,见风云和她打招呼,才知道原来是位碑文的专家,这一天她亲自在拓乾隆的一首碑诗,也正好有卖她编著的“乾隆禦笔避暑山庄碑诗”一书,我买了一本,还爬上脚手架请她签了名,她还向山风介绍了拓碑的一些技术,很有意思。

    因为晚上夏雨定了在避暑山庄大酒店宴请我们上海知青,所以我们匆匆告别了普乐寺,前去赴宴。我和春雷等回住处取我们带来的小礼物,其他人则跟随风云直接去酒店。

 

五:夏雨宴请,沪承二地知青见面会

 

    从普乐寺出来后,我们兵分二路。一路跟随风云直接去避暑山庄大酒店,夏雨早已在那里定了为我们接风的酒宴;我则和大个子春雷返回住宿地取东西,是我们带给承德知青的一些礼物,山风也承受我们返回,她说要给相机冲电,她的相机利用率高,所以电也耗得特别快。

    因事前我们已将要带的东西都整理好了,所以很快就取了东西直奔避暑山庄大酒店。那是座落在山庄丽正门不远的一家酒店,装潢得古色古香别有一番气派,进门知道是赵局长(夏雨,承德市文物局)的客人,马上把我们迎到了二楼的大包间,不一会儿,夏雨满面春风进来,接着,冬雪也到了,我刚要一一介绍,夏雨说,先就坐吧,等会儿每个人都要自我介绍。过了一会儿蜗牛也来了(正如他的网名,总得慢一点吧,呵~~),于是大家纷纷就座。正式开宴前,夏雨简单地讲了这次为了招待上海来的知青朋友,承德方面所做的一系列准备、计划等情况,虽然她是轻描淡写地说,而且相关计划安排在我们来之前也已从网上得知,可是再次听她介绍,我们都深深地感觉到了承德知青对我们的那份真诚和热情,招待和活动安排非常之周到精心。未了夏雨还问我们有什么意见,很多安排超出了我们的意愿,我们都只有点头的份,什么也说不出,因为我们没想到的,他们全替我们想好了。

    然后夏雨为我们一一介绍了承德的几员大将,那天秋风因事去了北京开会没能来,金刚则还在石家庄要第二天才能到,其他六人这回全见到了,风云、春雷、柳絮是下午就见过的,冬雪和蜗牛很温文秀气,我以前只是在网上看过他们的文章,在后来几天的接触中,我才更多地了解了他们:冬雪儒雅细腻,蜗牛英气逼人。

    可能是因为初次见面,大家都有些拘谨,也可能是长途旅行有些疲累,当天的宴会气氛很热烈,但大家还没有疯起来。王庭昌喝了点洒,即兴要给大家表演双钩书法,起先大家还不很在意,但看到他书写的过程,都感到新奇和佩服,一时间纷纷围着他索要墨宝,王庭昌则是有求必应,一丝不拘。

    晚宴后,夏雨把我们送进山庄(又免一次90元的门票),让我们在山庄里散步,步行到住宿地。避暑山庄的门票要90元,可是当地老百姓买一张全年的年卡,52元。所以在这昔日皇家的山庄里,我们到处可以看见普通的老百姓全家老小,在这里悠闲地漫步乘凉。柳絮、风云、春雷等陪着我们,走了不多久,突然谁叫了一声,看,快看,小鹿。只见路边草地上,一头高大的梅花鹿,若无其事地在漫步,它一点也不惧怕游人,我们好奇极了,纷纷上去拍照,风云提醒我们,不要靠得太近,防它会伤到人。我不敢走太近,只是远远地拍了几张照片,山风和落霞走得近些。

    山庄的夜晚真是美啊,特别是身边是神交已久的好朋友们,心情和环境都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快乐。不久天色转暗而夜景渐亮,远处用彩灯装饰的楼台亭阁,与在水中的倒映瞬间忽然妩媚起来,晚归的鸟儿在树梢飞快的掠过,皇家园林的夜晚,虽然没有什么欢欣鼓舞的场面,却意外地大气、沉静,我们身在其中,深切感觉得到它虽不置一词却已说尽了历史的沧桑和文化的积淀。行走在山庄的小路上,走过一座座古意盎然的楼堂亭园,暮色已深,无法辨认建筑中的雕龙画凤、碑跋残绢,但我们仍然深切地感到,这里的一切,无不浸透着渊博的书卷气和威严的皇家盛气。也许,这里也曾发生过宫廷的阴谋和皇权的争夺,但如今它向我们展示的仍是一份散淡和儒雅。
    盛夏的夜晚,在这座曾经的皇家后园里,幽静而漫长,走在曲折而略显冷清的小路上,伴我们漫步的,除了青草的泥土味,还有掺杂了鸟声和远处隐约传来漫不经心的琴声。我领悟到:这座座落在燕山山脉深处的行宫,之所以会吸引了几代皇帝,除了它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也许还因为它本身平静着它的平静,悠闲着它的悠闲,世上的千种诱惑,万般浮躁,与它何干啊!
    野导风云告诉我们,在山庄内,凡是三个字题字的建筑(无论是亭、台、楼、阁、榭、桥等等),都是乾隆写的,凡是四个字的都是康熙写的,暮色中,我们横穿过山庄,回到了我们住宿的万树园。

    很晚了,柳絮家里全家人感冒发烧、春雷的老母亲也身体不适、风云则放大嗓门导了我们一整天。到了住地,赶紧挥手请他们快回家,风云还不放心,一遍遍叮嘱我们明天早上几点吃饭、几点集合……

    在承德的第一天就快要结束了,这里晚上很凉快,只有二十度左右,睡觉必需要盖被子,这对于刚从酷热上海过来的我们来说,真是太幸福了。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