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叶儿文集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叶儿文集!更希望您给文苑投稿!

                                         

 

在路上--初探美国

--西雅图

叶 儿


以前看过一本书,是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书中的人物不停地穿梭于公路与城市之间,每一段行程都有那么多人在路上,孤独的、忧郁的、快乐的、麻木的……城市只是符号,是路上歇息片刻的驿站,每当他们抵达一个地点,却发现梦想仍然在远方,于是只有继续前进。

作者借书中迪安之口对萨尔发问:“……你的道路是什么,老兄?——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的路。到底在什么地方、给什么人,怎么走呢?它以一种诱惑吸引着人们上路,在我心里,在路上已经成为一种追逐精神自由飞扬的符号,背起行囊激动地上路,探求不可预知的旅途,似乎就可以掌握开启通向神秘的种种可能和多姿多彩的历练本身之门,成了一种自我标榜的仪式。

终于,有了《在路上》的种种条件(有时间,有体力,有积蓄,有伙伴)。这一次,我们选择的是去美国自由行,因为去年底跟旅行社去过夏威夷,有了一年有效可多次往返的美国签证,于是野心勃勃想化一个月时间横穿美国本土。事前我们做了很多功课,选择了不同的路线,反复进行比较和筛选,最终确定路线后,又为每一段行程的做了精心的安排,查找资料,收集攻略,预定机票,火车票,酒店,旅馆等等,前后忙乎了三个多月。最后决定先乘坐邮轮,再由西往东在美国溜达一圈,也为村里日后大部队美国自驾行探个路。俗话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在旅途中,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下面把这次旅程的种种经历报告给村民们,让大家分享我旅途的快乐和波折,也为村民们日后的旅行提供一些过来人的经验。

61,我们满怀信心踏上了经大坂飞往西雅图的旅程。大坂机场转机非常方便,我们原先担心因为不懂日文会在机场找不到方向耽误转机,却发现不懂日文完全没关系,指示牌标得很清楚,转机时间只有二个小时,事先在网上查好并打印了大坂机场的转机流程,按照流程上指引的1234,很快找到转机的候机厅,顺利登上去西雅图的飞机。

到达西雅图,出关时老美很友好,给了我五个月的逗留期。乘坐机场地铁,行李也不必自己拿。出了机场,本想叫个差头去旅馆,但还是想挑战一下,结结巴巴地几经询问,找到巴士集中点,那里有西雅图各酒店的巴士,找到我们所定旅馆的编号,一会就看见那一个编号的车。那家旅店是我们在上海时就定好的,事先还把旅店的外景照片打印了出来,拿出照片一核对,没错,提了行李就进。这是美国的一种汽车旅馆,以前总觉得汽车旅馆很蹩脚,属于脏乱差的那种,在上海预定时也是心里没底,犹豫了半天才定下的。这次发觉美国的汽车旅馆挺不错,一般都会在公路旁,如果开车来的话,可以免费停,房间很干净,且设备齐全,约十六七平方小房间,二个人住,放行李也很宽松,卫生间里除了供应洗浴用品,还有电吹风。下面的柜台有咖啡,早上还提供简单的免费早餐。建议日后村里自驾时,可以多考虑住这样的旅馆。我们后来在拉斯维加斯、得梅因,纽约(前二天)也住过类似的汽车旅馆,条件都差不多,费用是每人每天20-30美元左右。

这就是我们住的那家汽车旅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收拾好行装,叫了差头前往码头,我们的目的是乘坐黄金公主号邮轮,前往阿拉斯加冰川。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最终没能乘上邮轮,可当时我们心里是很兴奋的。当初决定要去美国时,我们就想好了要坐一次邮轮,最初的计划是从迈阿密上船,沿加勒比海转一圈,但最后选择了从西雅图上船,去看阿拉斯加冰川,虽然这是经过我们几个讨论后的决定,不过我本人当初是极力推崇去阿拉斯加的,可能是因为霞兴拍的南极冰川留给我的视觉印象实在太深了,总想能近距离地亲眼看一下那些千年冰山给人的震憾。为了上邮轮,我们还特意按邮轮寄给来的须知上置办了几套正装,上面说邮轮上有舞会,为了到时不丢脸,我这个舞盲还化了三个月的时间专门请人教会了交谊舞和拉丁舞……

到达码头时,看到那艘巨大的邮轮静静地停泊在港口,非常漂亮,我们一边在排队等候,一边在抬头猜想着自己住的那个房间会在什么地方……

我们最终未能乘上的那艘邮轮:

 

排队轮到了,我们被拦住,问我们要护照,当时我们信心滿滿,认为只不过是例行检查,没想到他们一看护照,就让我们先到一边去,然后告诉我们说,因为没有加拿大的签证,我们将不能上邮轮。这一下子,我们都楞住了,当初向邮轮公司定票时,因为这趟邮轮有到加拿大维多利亚港上岸的行程,当时我们就问过邮轮代理是否需要加拿大的签证,回答是不需要。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去办。我们马上打电话找邮轮公司的代理,他在电话里还是对我们说,他们办了这么多年,从来不需要有加拿大签证的,所以碰到我们这次的遭遇觉得很诧异。接着通过东东找到了加拿大驻西雅图的领事馆的电话,可是那天是星期六,没人接电话,中国没有驻西雅图的领事处,我们打到中国驻美总领事馆请示帮助,那里的官员先是替我们向邮轮公司确认了我们的确是订到了票,还知道我们的船舱房间号,邮轮公司表示没有问题同意让我们上,但是加拿大入境处的移民官不同意我们没有签证进入加拿大,总领事馆打了四十多分钟电话,最后表示无法帮忙。黄金公主号的船长签名为我们出具了证明,证明我们是因为缺少加拿大签证而无法上邮轮,这个证明是帮助我们向邮轮代理索赔的依据。

我们几个人,当初在出发前就定好了每个人要负责的事,有的负责购买飞机,车船票,有的负责预定酒店旅馆,有的负责每天记帐、采购物品和每天的伙食等等,每个人对自己负责的事有绝对的决定权,谁也不能对自己不负责的那一部份事儿说三道四,如果有什么异议,结果就是你必须自己来负责这一部份的事。因为这是第一次去美国自由行,谁也没有经验,于是相互约定,快乐一起分享,风险共同承担。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约定,所以,当挫折来临时,我们没有一句相互抱怨的话,而是团结一心,相互鼓励,一起想办法。再说了,我们都这个年纪了,人生路上都经历过很多波折和意外,相比当年招工或者推荐上大学的表格填写好了,最终被别人冒名顶走之类的遭遇,我们这种意外也算不了什么。定下心来,我们决定,先找一个酒店住下,冷静一下再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邮轮公司叫了一位会说一二句中文的胖胖的可爱姑娘。替我们叫好了出租。去了市区中心的一家酒店,住下后商量对策。这时上海方面的邮轮代理给我们一个信息,说八天后还有一次邮轮,如果我们能在八天内办好手续,就给我们留二个房间。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后面的行程要全部被打乱,很多已预定的机票、车票、酒店、短期旅游团等,都要更改,这个更改需要变动的事很多,而且也不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事,需要各方面都能协调才能达到目的,但这一方案仍然对我们有吸引力。

这时摆在我们面前的有几条路:先是要找到加拿大驻西雅图的领事馆,办理临时签证。如果能办成既可以选择八天后再上邮轮,也可以选择放弃上邮轮,利用这一周的时间去一次加拿大,去班芙公园,温哥华,维多利亚港等地方玩,这二条路是我们的首选,特别是第二条路,我们觉得非常合适,既不必调整日后的行程,又能去加拿大班芙等著名的风景点。这时锣儿给我来了几个电话,详细告诉我们如何向加拿大的签证官说情况,争取他们的认可,还给了我详细的资料以帮助我能顺利拿到加拿大的签证。毛幼荣和大可也是一天一个电话问我们的情况,毛兄说,要不你们干脆早点来洛杉矶吧,多出来的几天我给你们安排活动。J陈和微笑也纷纷给我们电话,提了很多需要注意的事。

当时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想取得加拿大的签证,为此我们准备了充分的材料:需要向签证官说明的情况、我们后期在美国所有已预定的酒店、机票等,以及黄金公主号船长为我们出具的证明等等。打听清楚了加拿大驻西雅图的领事处电话、地址。因为正好是周六,我们只能先在西雅图呆二天。我们趴在酒店的大堂,抱着电脑又是找资料又是打印文件又是商量事,酒店的前台对我们四个很快熟悉,以至于毛兄打来电话时,前台根本不转接就告诉他我们出去了(吃饭去了)。

我们在酒店大堂的工作照:

 

即来之则安之,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我们就索性在西雅图先玩上二天。

西雅图在美国西北部太平洋沿岸,市区人口340万,西雅图北距美加边境仅174公里,温哥华240公里。是美国太平洋西北区最大的城市,也是美国太平洋西北部商业,文化和高科技的中心,是贯穿太平洋及欧洲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主要旅游及贸易港口城市。这是一个多雨的城市,空气十分湿润,清新,洁净,透明。城市不大,转了二天,基本在市区已不会迷路。我们住的酒店离西雅图著名的地标《太空针塔》相距不到100米,它是为了1962年的世界博览会而设计的,在离地520英尺高的瞭望台和旋转餐厅里可以360度的观看西雅图的全景。

西雅图的地标,太空针塔: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吃完免费的早餐,我们就去太空针塔附近玩,正好那天那里有一个大型的为残疾人募捐的活动,锣鼓喧天,乐队热闹,还有游行和各种义卖的活动,我们碰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穿戴得艳丽华贵,一问才知道她已是96岁高龄了,还来参加这样的慈善活动,令人敬佩,征得她同意,我们和她合影留念。

96高龄的老太太:

 

下午乘坐一辆水陆两用的船(鸭子船),听说这是用退役的两栖登陆艇改造的船,先是带着我们在西雅图市区转了一圈,体育馆、博物馆、商业中心等,然后就开到联合湖区的水里,开船的老船长是位退役的军人,一路上不停的讲笑话,放音乐。原先我们都以为鸭子船会在入水之前有一些船身上的变化,打开些许防水措施,所以当司机将""直直开入水中时,毫无心理准备的我们忍不住发出尖叫。
  
鸭子船:

从联合湖区看市区:

 

湖面的帆船

划皮艇的女孩: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