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叶儿文集

欢迎您光临马金文苑!更欢迎您在文苑投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 茶(三)

叶 儿


    昨天下午,我们慕名来到浦东乳山路上的一家茶馆,推开木格店门,茶的清香朴面而来,丝竹音乐袅袅,让人觉得仿佛每一步都是踩在高山流水里。店堂四周陈列着陶瓷,古董,名家书法字画等,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与悬挂着的中国结相互辉映。选座落定,服务生上来,我们选了冻顶乌龙茶,于是温壶,烫杯,置茶,冲泡,封壶,斟茶,奉茶,等等每个步骤都如同优美的表演,看得我们目不暇接,啧啧称赞。

接下来就是品茗了,浅酌一口,舌面首先被一股强烈的苦涩浸没。再饮一小口,苦味绵绵直达舌根处,再饮一口时,先不急着吞下,在嘴里含一会再咽,不知不觉,整个口腔如沐春风雨露,乌龙的香醇混合了甘爽,缭绕不绝,连说话的口气也澄净起来。

有位领班模样的人走过来,于是我们与之攀谈,一问才知,他是这家茶馆的合伙人之一。听他如数家珍似的为我们介绍各种茶叶和品茶的门道,真是大开了眼界,增长了许多知识。原来我们所喝的冻顶乌龙茶是台湾包种茶的一种,台湾包种茶属轻度或中度发酵茶,亦称清香乌龙茶。包种茶按外形不同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条形包种茶, 文山包种茶为代表;另一类是半球形包种茶,以冻顶乌龙茶为代表。素有北文山、南冻顶之美誉。

冻顶山是凤凰山的支脉, 居于海拔700米的高岗上,传说山上种茶,因雨多山高路滑,上山的茶农必须蹦紧脚尖(冻脚尖)才能上山顶,故称此山为冻顶。冻顶山上栽种了青心乌龙茶等茶树良种,山高林密土质好,茶树生长茂盛。小时候读书只背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孰不知,这茶叶的采摘也有这许多艰辛与危险。听来令我们纷纷唏嘘感慨。

冻顶乌龙茶的采制工艺十分讲究,采摘青心乌龙等良种芽叶,经晒青、凉青、浪青、炒青、揉捻、初烘、多次反复的团揉(包揉)、复烘、再焙火而制成。冻顶乌龙茶的品质特点为: 外形卷曲呈半球形,色泽墨绿油润,冲泡后汤色黄绿明亮,香气高,有花香略带焦糖香,滋味甘醇浓厚,耐冲泡。

我们又请教,为何自己在家中冲泡茶,即便是上好的茶叶,也不能有如此香醇的茶昧?那位老板又告诉我们:煮茶除了水质,茶具等原因,还有一个火候,水煮到接近沸点时,开始如鱼目散布,微微有声,这时叫嫩汤;接着四边泉涌,累累连珠,这时叫中汤;最后则腾波鼓浪,水气全消,这时叫老汤。而泡茶以中汤为最好,茶叶即能朵朵展开下沉,茶香溶出,又不至于泡熟。

这泡茶之法,看来也合乎中庸之道呢。

渐渐地客人多了起来,他又忙着去招呼了,稍候又让服务生送上几款小食,说是送给我们品尝的,小食非常精致且可口。于是我们浅斟细饮。齿颊留香,喉底回甘,心旷神怡,别有情趣。记得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波兰诗人米沃什写过一首关于茶的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
  白雾巨大的静默
  在山丛中醒来
  屋檐上凝聚着微滴
  也许还有那另一座房屋
  在我看来,这就是吃茶的心境。一杯茶在手,当然是要好茶,即使身处闹市,内心里的确还有那另一座房屋”----那房屋,就是宁静的所在。啊,逢假日,有知已相聚,海阔天空、谈风论雅、畅叙友情,让长久以来无奈的忙碌和辛劳暂时远离,使人觉得平凡安逸,心境空明,真是惬意极了。
    我在想:茶叶是干枯的,水是沸热的。看着白开水注入茶罐中,那彼此的相溶,干枯的茶叶有了再生的舒展,苍白的开水也有了一抹淡黄的笑容。哦,生活,我也愿是一片干枯的茶叶,给我一个温馨热腾的环境,让我舒展,让我散发出浓浓的香郁罢。

好茶要用心去品,茶香才会沁人肺腑;

温暖的情义也同样需要用心来感受,才能品尝出个中滋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