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朱永祥文集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朱永祥文集!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我的“插队诗”----第一章 少年游

朱永祥


    就像作小说,《水浒全传》有"引首",《儒林外史》有"楔子",写戏剧则往往有一个序幕。本组诗词起自参加毕业分配工作组,讫于插队登车北上,也算是我蒙城插队劳动的序幕吧。
    作为"序",主要是表达我当时去蒙城的动机,迁户口时想些什么,领到火车票时又作何感想,走之前与父母双亲、长辈、兄弟姐妹、同学如何告别……。当然,作为诗词,由于押韵、平仄格律、表达方式的限制,不可能讲得具体、透彻,尤其是负面的真实想法,当时的思想斗争,同学之间的辩论,我总感到言犹未尽,不妨在此作一个补充交待。
    我们为什么要去农村?据我的回忆,当时与中学同学、小学同学、长征队友高谈阔论的最终理想是这样两条:第一条--经过我们的努力,逐步缩小三大差别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把农村办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即五七指示所指引的实现共产主义的道路)。第二条--知识青年在艰苦环境中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树立共产主义人生观,最终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说实话,我一辈子插队落户口号喊得响亮,心底却希望按照五七指示,先学工,再学军,最后再学农。因为学工的想学农易如反掌,而下到农村再去工矿难于登天,那可真要在农村"干一辈子革命"了。我当时向毛主席"献忠心"所表的态是坚决响应党的"四个面向"号召,一颗红心,多种准备。只是在中小学同学、长征队友的影响下,以革命先烈的诗词鼓励自己:"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革命先烈流血牺牲都不怕,我又有什么不可放弃的呢?
    但是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仍然是把去蒙城插队落户作为读书的继续,既然是"接受再教育",那总有毕业的那一天吧?
    当时在我们学校里流行着这样一种思潮: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是变相失业,干部下放劳动是变相劳改,我们当了政治斗争的替罪羊(有点像林彪后来搞的《五七一纪要》)。不管这种言论是否符合历史的真实,在当时,作为一种反面教材,很大程度上却推动了当时的"一片红"极左思潮的发展。
    至今我仍然感到愧疚的是,在文革初期,我的两个结义同学,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浪潮中,勇敢地站出来,为解放战争渡江战役中在江阴率部起义的朱力子老师辩护,随后就我们三人组成了"卫东战斗队"。到了插队落户前夕,全班都向毛主席献了忠心:插队落户干革命,广阔天地练红心。又是他们两个说出了石破天惊的话:什么一片红?极左!我劝他们跟潮流表个服从分配的态算了。他俩说:我们不献假忠心。六六届当时有60%分配在工矿,论条件政策他俩也完全在60%之内。我作为毕业生分配工作组成员,当其他成员一致认为要抓反面典型,将我其中一位义弟分到"上农"去时,为了维护我自己左的形象,竟保持沉默,并且将此秘密一直保持到正式通知他去农村。
    作为"引首",本组诗词已把我往后两年的插队生活中的理想、热情,种种思想感情表露无遗了。

渔家傲
送长征队友孙晓兰赴黑龙江
1968年秋
草绿军装英姿秀,
雄鹰展翅风华茂。
屯垦戎边苏美斗,
枪在手,
寒疆兀立神抖擞。

困苦艰难眉岂皱,
朝天大道金光透。
赤甸千年欣醒后,
从领袖,
犁锄翻动乾坤绣。

从军行
1968年秋、冬
一、读中学同学黑龙江来信
三棵树算大车站,
寂寞荒寒见一斑。
铁鞋踏下出发点,
雪原再度万重山。

二、为邱天宏同学在刘英俊塑像前题照
英俊卫群流血处,
浩然正气凌青空。
少年热血亦沸腾,
一样宝书贴在胸。

三、留别"卫东战斗队"战友
劝君莫唱送别歌,
劝君莫恋安乐窝。
打起背包走天下,
携手铁马与金戈。

送长征队友陆苗菁同学赴崇明东风农场
1968年冬
洋洋大江口,
烟迷崇明洲。
朝霞涌海日,
东风俏枝头。
世间沧桑变,
人寰阶级斗。
此去无遗憾,
旗开展雄遒。

迁户口
1968.12.25
我本是棵小树,
来自大山深处。
红旗下面成长,
党是阳光雨露。
农村需要我们,
把根移回故土。

我要学习柳树,
灵活是我天赋。
狂沙戈壁红柳,
勇斗严寒酷暑。
男儿志在四海,
到处都可归宿。

我要做棵松树,
坚定是我质素。
根盘泰山绝顶,
悬崖峭壁落户。
何惧霜刀雪箭,
决不后退半步。

我只是棵小树,
根浅枝细叶疏。
稳坐广阔课堂,
细读社会巨著。
人生第二故乡,
来日参天大树。

拿到乘车证有感
1968.12.26.
登上时代的列车,
导师向我们走来。
给我们雄文四卷,
嘱我们继往开来。

登上时代的列车,
人民向我们走来。
孩子们再受教育,
个个要培养成材。

登上时代的列车,
祖国向我们走来。
美丽的山山水水,
由我们重新安排。

登上时代的列车,
世界向我们走来。
全人类解放重任,
靠我们浴血争来。

登上时代的列车,
希望向我们走来。
让我们引吭高歌,
走进这火红时代。

元旦饯别
1969.1.1.
男儿出远门,参加新长征。
插队去落户,扎根在农村。

东门压扁担,西门选马灯。
南门试草鞋,北门买长绳。

我有好思想,斗私不留情。
我有好体魄,爹妈请放心。

忠孝两全难,孝亦报党恩。
临行喝妈一杯酒,万水千山从此行。

少年游
上海北火车站
1969.1.9.
车轮欲动,汽笛萧萧,此刻最伤情。
怕被人知,低头转脸,拈泪泣吞声。
干革命,千难万险,准备去牺牲。
下定决心,挥手前路,万里展长缨。

    上一章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