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星星不寂寞文集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星星不寂寞文集!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梦中的雁荡山(三)

星星不寂寞

  Part 5

   文璇几乎是冲进了若冰的房间,把若冰从床上拉了起来
  “告诉我,今晚的一切是谁安排的?”
  若冰惊讶的看着文璇
  “是我和盈盈呀。”
  “那烛光,那场景都是你们安排的,还有那花篮?”
  “不是呀,我们去找那个经理商量让他给你调菠萝汁,提起要给你办个特别的晚会,那个经理说他有个朋友有一个很特别的创意,今晚的一切都是他的主意呀,怎么啦,文璇”
“没有呀,我只是特别的感动。”
  “雨,真的是你吗?那个嘟嘟冰屋的经理就是你吗?我们已经见过面了吗?雨,你在哪里,你回答我......”
  可是柔一直等到天亮,却始终没有雨的影子。
  第二天一早,文璇就来到了嘟嘟冰屋
  “对不起,小姐,我们经理平时不在这里。”冰屋的服务员微笑着回答
  “不在这里?我怎么能够联络到他,我想向他表示感谢。”
  “你可以联络我们公司办公室。”
  “对不起,小姐,我们经理不在,现在没办法联络他。”按照嘟嘟冰屋提供的地址,文璇找到了 他的公司,接待她的秘书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我能知道他现在在那里吗?”
  “应该在温州吧,他昨天走的急,没有带电话。”
  “噢,谢谢,如果能联络到他,请他给我回电话,我有急事找他。”文璇留下了她的电话,她的心里一阵喜悦,温州,雁荡山就在温州呀!
  “雨,你在吗?我今天去了嘟嘟,你真的是那里的经理吗?我给你留下了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真的是你,快给我来电话吧。你是那么的让我感动,我真的想见你。”
  “雨,你知道吗,你长得真不像南方人,我给你打了80分呢!”
  ......
  可是又一天过去了,雨却始终没有上网,柔也没有收到那个经理的电话,柔是感到那样的无助。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已经是第三天了,雨仍然不见踪影。

  * * *

  李磊坐在父亲的病房里,那天晚上他得到父亲病重的消息,就星夜开车往家里赶,守在医院里已经7天了,患心脏病的父亲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他才有心情往上海打个电话,他很放心上海的公司,即使他不在,那里也会运转的很好。
  他看了看秘书报过来的电话号码,顺手把他放到了一边,他也说不清楚那一天是什么力量让他答应若冰去为那个女孩调制菠萝汁,还帮她们出主意创造浪漫的气氛,也许是为了若冰的执着,也许也是为了那个能品出他调的菠萝汁味道的女孩。那天晚上的生日晚会,他只不过是借用了柔的创意,既然柔一直不和他见面,他也就没有机会给他过生日,那就让那个美丽的女孩过一个开心的夜晚吧。
   想起柔,那个他在网上的恋人,磊的心里就一阵阵的心痛。
  磊就是雨,柔网上的恋人。
  他走的匆忙,也没有时间给她在qq上留言,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医院里没有微机,也没有她的电话,可是,他依旧在牵挂着柔。
  “磊,你父亲的病稳定了,明天你需要回公司去处理一些事情,磊,你应该提前回来了,不能让你的父亲再操劳了,公司等着你接手。”
  磊的父亲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老板,这几年,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磊大学毕业后他的父亲就想让他负责公司的正常工作,可是,磊却和他的父亲订了一个5年之约,5年内,他要在上海独立闯荡,5年之后,他将会回家参与公司的经营,他的父亲对这个独生子一点办法没有,只好拨给他200万的资金,由他去玩。可是,他的父亲不知道,仅仅2年,磊自己的公司已经走上了正轨。大上海,依旧是商机无限的。
  坐在父亲宽大的办公桌前,磊井井有条的处理着公司里的事情,这让那些副经理们很是意外,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眼中这个从不问公司事务的孩子处理问题竟是那样的老练。
  忙完了,磊打开微机,进了聊天室,柔不在,已经是8天没有见她了,她还好吗?磊把自己雨的网名改成了雨找柔,一边等柔,一边打开了自己的QQ。
  “什么!”看着QQ上柔传来的信息,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柔就是那个女孩,我心中的柔就是那个美丽的女孩!一瞬间,磊被巨大的幸福击倒了。
  电话,她给我留过电话,“天啊,我放到那里了?”
  磊打电话给接待柔的秘书要来了柔的电话,他激动的拨着号,可是电话却怎么也没有人接。
  “接电话,柔,我来了......快接电话呀。”可是依旧无人接听。
  “你是雨吗?”磊把窗口切换到聊天室,却看见有人在给他留信息。
  “是,我是雨,我在找柔。”
  “风给你留了话,让你给她打电话,她有关于柔的事情找你。”
  “你好,我是雨。”磊拨通了风电话
  “雨,柔想和你见面,你现在能来吗?”
  “我现在不在上海。”
  “你能回来吗?柔病了,病的很重。”
  “柔怎么了?”
  “她想见你,来完了恐怕.....”
  “好吧,我马上回来,晚上6点,我们嘟嘟冰屋见。”

Part 6

  下了车,磊疾步走进嘟嘟冰屋,他下午坐飞机赶到上海,直接来到了这里,他一眼就看见若冰和盈盈正在等他。
  “李经理,你好。”若冰起身和他打着招呼
  “柔呢,柔怎么了?”磊不等坐下就问
  “啊,你!你就是雨!”若冰惊叫了起来
  有人拍了拍磊的肩头,磊一看,竟是这个辖区派出所的所长-他的老相识。
  “你好,磊,好久不见了。”
  “是呀。”
  所长紧紧拉住磊的手,一边低声说“别动,老弟,我们有话要问你。”说着,他亲热的搂住磊的肩膀,向外走去。
  在派出所里,警方很快就查清了磊的行踪,解除了磊的嫌疑,而磊也终于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柔,原来柔已经失踪了5天!
  “失踪?怎么会。”磊出来后问一直等在外边的若冰和盈盈。
  “过完后,他一直神不守舍,她说要回家呆几天,可是前天他家里人打电话找她,才知道她根本没有回家,手机也不通,整个人没有一点音讯,我们只好报警。”若冰答道。
  “她会到哪里去?”
  “你们两个的恋情我们都知道呀,我们还以为你......”
  “嗨.....”
  接下来的几个月,磊发动了他所有的关系来寻找文璇,在上海至文璇家的沿途张贴了无数的寻人启事,可是却没有文璇的一点信息。
  “柔,我在等你,你知道吗?上天怎么会如此的折磨我们,柔,你快回来吧,你在哪里?”
  “柔,看到那些寻人启示了吗?我们在找你,我们在疯狂的找你,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
  “柔,如和风已经搬回学校去住了,你们的学校清理了全部在外租房住的学生,柔,我在等你,你快回来。”
  “柔,你的父母来过了,带走了你的大部分东西,他们伤痛欲绝,柔,可我相信你会回来,你快回来呀。”
  “柔,我已经租下了你们住的房子,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柔,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爱你,你感觉的到吗?”
  “柔,我昨天和我的父亲谈过了,我要把公司的总部迁到上海,柔,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我在等你回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你能活着,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柔,你听得见吗?”
  “柔,我不相信你会离我远去,你快回来,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的爱你。”
  ......
  每天晚上,雨都会在QQ上对柔倾诉,可是柔却没有一点回音。

  * * *

  转眼2年过去了,对于文璇的生还,大家已经不抱了什么奢望。
  若冰和盈盈已经毕业,经过这件事情,若冰一下仿佛成熟了很多,磊原来就颇为赏识若冰的才干,他把她招至了麾下,现在她已经是磊的高级助理。
  若冰曾经对磊有过一点点幻想,可是当她发现磊依旧住在她们曾经租住的房内,而且文璇的房间依旧是她走时的模样时,若冰明白她是不可能有机会的。
  磊从若冰那里知道了文璇所有的一切,他精心挑选了她的几张照片,摆在办公室里,若冰经常看见他对着她的照片发呆。
  磊的父亲身体恢复的很好,磊的表现令他十分的满意,他把权利全部交给磊,自己和爱人回到了家乡,过起了田园生活。
  磊的公司在磊的带领下,已经发展为一个国内外知名的大公司。
  文璇的父母每年都会接到一笔数额巨大的无名汇款,他们的全家的生活也是十分的舒适。
  只有文璇,是磊永远心中的痛,2年来,磊从未放弃过对她的寻找。
  那一次短暂的相见,难道会成为磊心中永恒的记忆?

  * * *

  “经理,这是您下一周的行程,周二的行程有冲突,一个是同外商的商务谈判,一个是您家乡疗养院疗养楼的剪彩,你看......”秘书向磊请示着
  “商务谈判请若冰助理去。”磊安排着,他对若冰的办事能力十分的欣赏。
  家乡的疗养院是父亲掌管公司时一直赞助的项目,从他接管公司以来,就加大了对家乡疗养院的赞助力度,这也是他的父亲高兴的一点,在风景优美的雁荡山下,他公司赞助修建的现代化疗养楼已经完工,院方通过他的父亲邀请他回去剪彩,他不想张扬可他无法拒绝。
  疗养楼正式启用的剪彩仪式是隆重和简单的,这符合磊的一贯作风,剪彩完毕后,磊应院方之邀参观了几个病房。
  “这一间是我们的特别护理室,里面的病人是一次车祸中的唯一幸存者,因为找不到患者的亲属,简单治疗后就转到我们这里来了。”院长一边介绍一边推开了房门,“幸亏有贵公司的善款,已成植物人的她才能活到现在,我们认为她有恢复的可能,但这需要很大一笔资金”
  院长是真的替这个女孩惋惜,所以他才特意安排磊参观这间病房,想借此机会争取一点资金。
  院长等了一会没有听见回音,他抬起头看着磊,却发现两滴晶莹的泪珠正从磊的眼眶中滚落而出......

Part 7-大结局

  在上海的若冰刚刚结束谈判,就接到秘书的电话说经理让他立刻动身赶往温州,紧接着她又接到了磊的电话,电话中的磊分明是极力压抑着的他的抽泣声。
  “若冰,我找到了文璇,她还活着,叫上盈盈,你们快来。”
  当若冰和盈盈赶到疗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文璇和一直守在她的床边紧握她的手哭泣的憔悴的磊。
  紧接着,上海最著名的脑外科专家和神经内科专家也到达了温州,文璇的父母也被专车接到了也赶到了温州。
  经过专家们的详细会诊后,文璇被接到上海接受了最先进的治疗。
  在文璇接受治疗的日子里,磊推辞了能够推辞的一切活动,专心致志的守着文璇。
  “文璇,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行来吧,看看我,我是你的雨.....”磊攥着她的手,向她倾诉着他们往日生活的点点滴滴
  “文璇,你还记得吗,在网上我们相约一起去看星星,我们在同一个时间一起跑到屋外,回来后,你问我看见你了没有,我说看见了,你就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文璇,醒来吧,我们一起去看星星”
  “文璇,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我们要一生一世永不分离,我不会再离开你,永远不会”
  这时,磊分明感觉到文璇的手动了一下
  “医生,医生.....”磊狂叫着奔了出去
  一年以后,文璇完全恢复了健康。在这期间,磊给予了文璇最细心的照顾,他们的爱情也终于有了结果。
  “你为什么要到那里去?”有一次,磊傻傻的问
  “我找不到你,我都要崩溃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我想逃避,我想回家,但是在火车站我改变了主意,我要去看我梦中的雁荡山,看到了雁荡山,就像看到了你”
  梦中的雁荡山。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