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金文苑/网友作品/sanga文集

 

马金简介 马金文集 百草园 清风诗亭 意林漫步 词语轩 写作参考 网友作品 留言请进 投稿请进

欢迎您浏览马金文苑之sanga文集!更欢迎您给文苑投稿!


 

天边飞来火烈鸟

sanga


成都冬天基本无雪,若下雪犹如过年。大人笑,小孩跳,届时路上行驶的汽车顶上起码有百分之五十上都会载起雪人。其实成都平原周围都是雪山,雪山围绕,冷空气难以侵入,成都反而难以见雪了。于是温柔成都难见大鸟,最多有苍鹭栖息,有白鹭翱翔,有几只麻雀喳喳。 

前几日,忽然听闻,成都边上金堂县的沱江上,忽然飞来了几只大鸟,一米多高,翅膀泛红,嘴像皮靴。好事者一闻,纷纷赶往沱江边。专家考证,这为大鹳,就是火烈鸟。这电视里见过的非洲、东亚大鸟怎么会落户这不冷不热的成都附近沱江,着实让人费解。专家又解,火烈鸟遇季节迁徙,估计雪山太高没有飞过去,体力不支,这几只大鸟降落沱江了。是否如专家分析姑且不管,反正就是在沱江上出现了火烈鸟。

沱江有了大鸟,如若不看岂不可惜。周六赶紧约两三好友,带上摄影家什赶往三十公里外的金堂。成都到金堂有快速通道,不一会功夫就到金堂。停车问有大鸟的沱江边怎么去。连问几人都不知道金堂边的沱江路怎么去,更不知道沱江出现大鸟。正疑惑,一个小伙子主动搭话“我知道沱江的路怎么走,就是听说飞来了火烈鸟,我在沱江打鱼,我开车带你们去。”世上就是好人多,谁说雷锋不在了。小伙子开车引路,不到五分钟就到沱江边。 

看大鸟的车已经在路边停了一长串,岸边的农田已经人走多了形成了小路。远远望去,比我们先到的拍客已经在江边一字排开。赶紧找一空位安装摄影家什,架好家什,抬头望江里望。流水间,三只大鸟孤零零的屹立流水间。没错,就是火烈鸟。 

把镜头拉近,细长腿,泛红身躯,长长脖子配一张大嘴。啊!我们看见活的火烈鸟。 

周围全是打鸟的摄影“家”。长枪短炮层层布开,所有镜头直对江面。三只火烈鸟把头委藏在翅膀里面,一动不动。全然没有把喜悦的人群放在眼里。长久不动,想照鸟的人们有的改换摄影对象,开始照人了。 

摄影群中,一共有四十多支800的镜头,有好事者统计,岸边排开的摄影器材,不算机身,光镜头一项,价值已经超过四百余万人民币。

既来之则安之,耐心的等待吧。接后来,鸟动一下人沸一阵。鸟一扇翅只听见相机快门一遍哒哒声响。 

最可敬担任后勤的摄影家家属。为了让摄影家安心拍鸟,买来饮料,递上水果。全然没有在岸边等鸟动的无聊和寂寞。个个都是好后勤,个个都会服好务。 

等啊等,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估计火烈鸟的午休才结束。只见鸟头伸出,翅膀煽动,慢慢的移动身躯。忽然翅膀展开,快速的启动,一跃而起,翱翔天空。 

漂亮,真的漂亮,那启动的节奏,飞翔的姿态,红红的羽毛。人群一阵欢呼,快门哒哒声响。一分多钟翱翔一圈飞回原地。 

了了心愿,摄了大鸟。检阅了长枪短炮,体会了嗜好的痴迷。我也拍了火烈鸟。 

 

  于2016-1-5

     上一页     下一页

马金(majin)编辑/制作

E-mail: zhuhaimajin@163.com